首页 > 银行 > 央行发布 > 正文

消费谷底,央行再次放水四万亿!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8-26 11:11:37

消费谷底,央行再次放水四万亿!


央行之水正在不断排放下来。2018年1到7月的MLF,加上降准释放的资金,央行上半年放水规模已达4万亿。兜兜转转,又从“去杠杆”回到了“加杠杆”的时代。十年前,2008年,国家放了4万亿的水,不少流入了房地产、矿产等投资回报率较高的行业。

十年后,2018年,这笔钱将流向何方?

1、开闸P2P潮水褪去,社会消费增速减慢脱了一把水,贸易的水花也激不起来,中国的经济池塘干涸不开闸不放水,就通通要渴死了。

下半年,央行放水的脚步仍会继续。继续放水,钱就要变成纸。但中国经济持续下行,再不拉一把,就很危险了。权衡利弊后,这水还是要放的。

只是这水要从哪个闸门放进去,这是个问题。

拉动经济增长的三个放水闸口:消费、出口、固定投资。而被高房贷压榨、消费能力跌到谷底的居民,背着高杠杆、融资处处受限的企业,一再跌穿2700的上证指数,凄凄惨惨戚戚、实在卖不出货的实体经济,被贸易战压制的出口…消费和出口这两条路已经被彻底堵死了。

制造业也水深火热、萎靡不振

今年上半年,在平安银行整体不良率下降的背景下,制造业不良贷款率却创下历史新高。截至今年6月底,平安银行制造业不良率高达6.5%;与上年底相比,涨了七成。不只平安银行,南京银行制造业的不良贷款率,在过去一年时间里,涨幅也高达24%。

银行制造业不良率的大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了国内制造业当下的困难处境。

在这样的情况下,急于放水的央行,只能临渴掘井,基建就这样被临时拉上场。

2、临时救场的基建就在今年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还在不断下挫,6月的投资增速已经下降到6%的历史低位。基础设施投资额甚至出现了负增长,也就是说,本来今年是不打算在基建上下功夫了,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最后还是要基建来托底。

2018年伊始,基建投资方面持续下行中。7月过后,本来已经向下走的基建要被强行拉起。真是爹不疼、娘不爱,危难时刻还要救水火。

先是政策放风。发改委投资司与中咨公司等有关单位组成调研组,赴河南、湖北、江西等地开展基础设施投融资实地调研。中国工商银行公司部近期对各分行下发文件,明确要求推动全行抓住当前政府鼓励投资、特别是基建领域投资的有利窗口期,加大重点区域、优质业务、重大项目资源储备,尤其是基础设施、棚户区等领域项目储备。

钱到位了。数据显示,今年1到6月,铁路运输业投资3127亿元,同比下降10.3%,而1到7月则增至3750亿元,同比增长3.5%。这,意味着7月有大量资金进入了基建。

一切都准备好了,基建马上要兴起了。但是,水还能灌进基建里面吗?答案是:能。尤其是中西部,尚有很大的缺口。尽管中国经过多年发展,基础设施建设水平不断完善,但是仍存在不少短板。

尤其是中西部地区,基建投资相对东部明显不足。从公路密度到资金投放,中西部都处于下风,加上土地宽广辽阔,各方面的设施不完善,要大手笔搞基建搞开发,机会多得是。

而且,上半年中西部地区固定资产投资计划完成率明显低于去年同期。内蒙古、新疆、宁夏、云南、青海、江苏等中西部地区今年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完成率尤其低,这意味着下半年上述地区固定资产投资有望加速推进。

此外,从各省2018年基建投资计划完成进度来看,还有有大部分省市的完成度低于50%,这些剩余的54.82%(浙江)、68.98%(河南)以及58.09%(宁夏)等等,都是基建大水可以灌进去的空间。

3、救中国经济于水火中假如国家要修建两条高速公路,这两条高速公路需要2亿人民币。这时,市场中的货币是需要增加的,不然市场流通的货币不变,平白增加了两条高速路,这个时候就通货紧缩了。这增加的货币就是央行印的钱。资金到位了,路就开始修建了。施工队要找人找设备,需要大量的劳动力和材料,砖、水泥、沥青、钢材等等。由于需求增加,施工工人的工资上涨,钢筋水泥大概率上也会涨价,增加的售价以及销量,厂子的老板就能多赚钱,连带厂里工人也能涨一波工资。那这钱赚到了,难免会有更多的需求。

这很好理解。当你赚到更多钱的时候,是不是想多吃两串烤香肠,是不是想多买两杯一点点?这样,消费就被带动起来了。各种商品会逐渐涨价,服务行业也迎来了春天。

说到这,钱通过基建流入市场,然后流进了老百姓的腰包里,最后,大家买房买车买商品。

整个社会的工资在涨,物价在涨,当然,房价也会涨,达成社会的全面通胀。

十年前的四万亿,使中国的M2从2008年年底开始大幅增长,这次放水后,M2的增长看起来也无法避免。

再进一步讲,基建是一支一次性的强心针,用过就没了。在人口潮水涌向大城市的时候,建在人口稀缺的中西部的那些铁路公路机场,能有多高的使用率?

2010年,中国运营的175个机场中,有130个亏损,共计亏损了16.8亿元。从往年经营状况看,能盈利的多是北上广深等地的机场,而中西部机场七成以上存在亏损。像阜阳机场,因吞吐量太低,曾一度沦为养鸡场。

只能说这是一个弊大于利的决定。2008年,在强有力的“四万亿计划”刺激下,中国顺利完成了GDP保8的任务。

地方政府疯狂举债投资基建,刺激经济,修建新区,修地铁修公路,结果呢?没人使用没有收益,导致负债累累,高压杠杆。2007年到2014年,部门政府总负债增加了16.4万亿,达到30.28万亿,增幅为118%。

而在财政扩张、央行放水、商品价格上涨的驱使下,企业部门也连续加杠杆来扩大产能。截止2015年底,国内非金融类企业部门总负债高达201.87万亿,较2008年增长3.2倍。

这波大水也漫进了房地产,高房贷使得居民部门杠杆率也从18%上升至2018年的55.1%;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之比也高达107.2%。

至此,地方政府、企业、居民债务全部失控。这也是为什么水进不去这三个部门的原因。

现今把水放进基建,又会再次拉升这些部门的负债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