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银行 > 央行发布 > 正文

央行罕见5月盘前定向降准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5-07 14:12:16



央行罕见5月盘前定向降准 



北京时间5月6日早上09:29:27,就在A股开盘前30秒,中国人民银行突然宣布降准决定:从2019年5月15日开始对中小银行实施降准。


央行在公告中表示,为贯彻落实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促进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从2019年5月15日开始,对聚焦当地、服务县域的中小银行,实行较低的优惠存款准备金率。


具体而言,对仅在本县级行政区域内经营,或在其他县级行政区域设有分支机构但资产规模小于100亿元的农村商业银行,执行与农村信用社相同档次的存款准备金率,该档次目前为8%。这也是自4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央行媒体吹风会中要求抓紧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政策框架、两会期间易纲表示对不同规模银行实行不同档次的存款准备金后,政策正式落地。


据央行消息,约有1000家县域农商行可以享受该项优惠政策,释放长期资金约2800亿元,全部用于发放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


5月盘前降准


多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金融市场领域分析师表示,虽然对中小银行实行定向降准早有多次讨论,市场也一直存在降准的预期,但此次降准时机仍然显得有些突然。


从本次降准的时间点来看,可以说相当罕见。一是央行选择在5月的第一个交易日降准,而以往降准则多发现在每季度首月中旬,上一次5月降准还是发生在2012年;二是央行选择在股票市场正式开盘前30秒降准,而此时正是A股集合竞价后的撮合成交时间,而此前降准则在收盘后或者非交易日宣布,给市场一些缓冲消化时间,避免过度刺激市场。


“央行此举将使中小型银行流动性得到较大改善,一是贯彻国常会精神;二是执行结构性货币政策,实现支持小微企业的结构性货币政策目标;三是对冲国内经济与金融市场的潜在风险,也展现了央行逆周期调节的决心和意志力。”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颜色副教授表示,“下一次降准的时间窗口预计在7月份左右,二季度再次降准的可能性不大,而等到二季度数据出来以后,如果经济形势没有明显改观,预计央行会有类似的定向降准。”


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赵庆明也认为,此次降准从政策层面已有预期,一是有降准空间,二是符合支持小微、民营的政策意图,虽然此前央行两度辟谣降准,但市场降准预期一直是有的。随着外汇占款小幅度减少情况下基础货币投放方式的改变,预计下半年还会有降准。


“不过本次盘前降准的时机选择,也是在应对外部环境恶化。受到贸易谈判协定的不确定性影响,金融市场风险偏好收缩,可能出现较大的波动,盘前降准也希望对冲这种波动。”赵庆明说。


“一般来看,降准对于股票市场多是利好消息,但在降准信息发布后股票市场仍然出现大跌,更多是与中美贸易谈判不确定性有关,因此市场避险情绪上升。可以看到几乎全球股市都在跌,而黄金价格则在上涨。”华南地区某证券策略分析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此外,针对北京时间5月6日早间关于美国总统特朗普声称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及中美下一轮经贸磋商的问题,外交部发言人主持的5月6日下午举行的例行发布会上表示,关于美方威胁对中国的产品加征关税,类似的情况以前多次出现过。


“中方的立场和态度一直非常明确,美方对此也十分清楚。至于中美经贸磋商已经进行了十轮,取得了积极进展。当务之急,我们还是希望美方和中方共同努力,相向而行,争取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达成一个互利双赢的协议。这不仅符合中方利益,也符合美方利益,更是国际社会的普遍期待。至于记者关心的下一轮经贸磋商,国内外对此很关注,国际社会有很多的评论,我们也正在了解相关情况。我这里可以告诉你的是,中方团队正在准备赴美磋商。”耿爽表示。


另一方面,在北京时间5月2日2:00,美联储宣布将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IOER)由2.40%下调至2.35%,联邦基金利率则于2.25%-2.50%目标区间内不变。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美联储认为现在的政策是适合的。相比之下,虽然货币政策要“以我为主”,但外部“缩表加息”的暂停甚至小幅度降准,也会更多打开国内货币政策的空间。


县行的困惑


从央行公告可以看出,本次定向降准聚焦于在本县级行政区域内经营,或在其他县级行政区域设有分支机构但资产规模小于100亿元的农村商业银行。那么,对于本次定向降准,县域金融机构究竟怎么看?


从央行2018年四季度货币政策报告来看,目前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的基准档次大体可分为三档,即大型商业银行为13.5%、中小型商业银行为11.5%、县域农村金融机构为8%。其中,中小型商业银行主要包括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民营银行和外资银行,县域农村金融机构主要包括农村信用社、农村合作银行和村镇银行。


这也就表明,此次政策落地后约1000家县域农商行存款准备金率由第二档11.5%变为第三档8%,降准约3.5个百分点。据央行公布数据显示,本次约有1000家县域农商行可以享受该项优惠政策,释放长期资金约2800亿元,全部用于发放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


“我们要意识到,目前部分县域经济其实已经开始进入缺乏活力阶段,大批量进行小微民营贷款的风险偏高。”中部地区某农村商业银行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另一个问题是目前经济处于什么周期,产业的导向在哪里,县域如何吸引符合产业导向的公司?这些问题光靠给小银行‘弹药’,要资产小几十个亿的小银行去自我探索是不行的。”


而另一位存款准备金率已经被降至8%的甘肃地区某村镇银行行长则表示,监管部门对不同类银行实行不同指标评价是正确的,并且小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还可以更低一些。


“对于小银行而言,除了降准外更关注的问题是希望做好政策的协调和具体落地,如村镇银行、农信社、小型农商行发放农户、小微贷款,人民银行再贷款,财政奖补,税收优惠,网点下沉建设等要精准到位。”上述银行行长说,“目前我们一二万元贷款流程基本与大行几亿贷款流程一样,人力交通等成本很大,无政策优惠就是亏的,但再贷款等优惠政策的条件严格且繁琐,目前情况是有政策但大多数村镇银行、小型农商行、农信社申请不上,财政奖补和所得税优惠也多数享受不了。”


而在4月举行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中,除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外,也提到了要灵活运用货币政策工具,扩大再贷款、再贴现等工具规模,并推动银行健全“敢贷、愿贷、能贷”的考核激励机制,支持单独制定普惠型小微企业信贷计划,中央财政也会继续安排资金,实施小微企业融资担保降费奖补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