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银行 > 央行发布 > 正文

央行要卖“特麻辣粉”不搞“定向降准”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5-01 09:44:45



央行要卖“特麻辣粉”不搞“定向降准”



央行辟谣定向降准后的第二天清晨,直接向市场补了一碗“特麻辣粉(TMLF)。

央行偏要卖“特麻辣粉”不搞“定向降准”,这意味着……

市场总有人惦记着央行降准,似乎是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了央行的降准上。

继3月底的降准谣言之后,4月23日,市场又传出“央行25日(周四)起拟对部分农商行及农信社等农村金融机构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的消息。当日晚间,央行主管媒体《金融时报》报道,央行回应称该消息不属实,央行目前并没有新的定向降准政策。

这是不到一个月内,央行两次针对降准传闻的及时否认。

从中可以看出,当前央行对降准的态度,另外也可以看出当前市场对货币宽松的期盼。而央行辟谣后的第二天清晨,央行就向市场补了一碗“特麻辣粉(TMLF)”。

TMLF是结构性调整!

4月24日,人民银行第二次开展定向中期借贷便利(TMLF)操作,金额2674亿元,操作利率与上次持平,为3.15%,相比中期借贷便利(MLF)利率优惠15个基点。操作期限为一年,到期可以根据金融机构要求续作两次,实际使用期限可达三年。

TMLF是央行在2018年12月新创设的货币政策工具,根据金融机构对小微企业、民营企业贷款增长情况,向其提供长期稳定资金来源。总体来看,TMLF是比较“朴实”的工具,信号小,作用大,适宜“精准滴灌”,而这一新工具也被部分机构解读为定向降息。

因为,只有“符合宏观审慎要求、资本较为充足、资产质量健康、获得央行资金后具备进一步增加小微企业民营企业贷款的潜力”的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大型城市商业银行,才具备申请TMLF的条件。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表示,“从资金成本的角度上看,TMLF对商业银行有着较强的吸引力。”他认为,TMLF利率不仅较同期限MLF利率低15bp,也低于目前商业银行1年期同业存单(NCD)发行利率,因此实际降息幅度超过了15bp。

自2019年以来,货币政策论调的重点依旧在于对民营、小微等实体的针对性扶持上。4月17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了4条支持小微企业发展的措施,并强调,确保今年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增长30%以上、小微企业信贷综合融资成本在去年基础上再降低1个百分点。

而当前民营、小微等实体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是结构性的,而结构性的问题需要用结构性的工具来解决。“TMLF就是结构性的调整和安排,”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告诉时代财经,央行进行2674亿元TMLF操作,一方面可以引导中小金融机构把信贷资金投放到民营和小微领域;另一方面,TMLF释放的中长期低利率资金,助于降低中小金融机构的自己成本,从而传导至实体经济,降低中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

为何不“定向降准”?

就在刚刚过去的4月23日,针对市场惦记许久的降准,央行再次出面否认,并通过媒体表示,当前没有新的定向降准政策。

在央行的货币政策工具箱里,定向降准和TMLF同属于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都可以达到引导商业银行更好地支持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的效果。但为什么央行偏偏选用TMLF来操作呢?

招商证券首席固定收益研究员尹睿哲表示,“尽管定向降准能起到结构性工具的效果,且在显著流动性总量缺口对冲下定向降准或许不会造成资金面的过度宽松,但定向降准仍非目前时点的最优选择”。其原因主要在一下三个方面。

降准和定向降准是典型的数量型宽松政策,因此会释放出相对强的信号。他认为,“此时定向降准难免给市场货币环境延续乃至宽松进一步加码的预期。而自2019年初以来,监管层已多次表达对资金空转及金融风险的关注,定向降准所带来宽松预期此时可能不再适宜。”

“另外,2018年以来市场已经历6次全面降准及定向降准,目前大型及中小型存款类机构基准存款准备金率已经分别下降至11.50%和13.50%,较2018年初下降3.5个百分点。客观上进一步降准的空间已经有了明显压缩,对此央行行长易纲在今年全国两会记者会上曾有相关表示。”

还有,央行数据显示,3月社融增量反弹至2.86万亿,较前值翻了约4倍,明显高于之前市场1.85万亿元的预期,也远高于去年同期的1.58万亿元;整个2019年第一季度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8.18万亿元,比去年同季度多增长2.34万亿元。尹睿哲认为,“数据印证了2019年以来信用似有探底企稳迹象,降准的必要性较先前已经有所下降,所以定向降准不是当前的最优解。”

而从另一个角度看,降准和定向降准所释放的都是长期无成本资金,也是总量工具,无法控制最终资金的流向。虽然会提升金融机构资金投放的能力,但在金融机构风险偏好不佳的时候,资金流入房地产或者在金融体系里空转,会增加债务风险、催生资产泡沫。相反,资金成本上升,理论上投资短期资产的收益会下降,套利空间也会收缩,进而逼迫金融机构向实体经济投放更加长期的资金。

因此,兼顾防风险和促增长双重指标的央行,选择既能释放有成本长期资金,又能调结构的TMLF进行操作,概率自然会更大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