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银行 > 监管 > 正文

经济增长平稳更需加强监管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5-19 14:26:27

经济增长平稳更需加强监管


国家统计局5月15日发布的数据显示,4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长7.0%,增速比上月大幅加快1.0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月也高0.5个百分点。今年以来,月度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率已经2次超过7%,另外一次是1-2月的7.2%,而这样的情况2015年以来只有3次。由此可见,从生产的角度看,目前经济运行情况不比去年同期差,经济增长的势头仍然良好。今年1-4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9%,比去年1-4月还高出0.1个百分点。服务业也是类似的情况,今年1-4月全国服务业生产指数同比增长8.0%,只比去年同期低0.2个百分点。

但从需求的角度看,经济运行却有趋缓的迹象。1-4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7%,增速比1-3月份回落0.5个百分点,比去年1-4月更是低1.9个百分点。4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9.4%,比3月低0.7个百分点。外需方面,从月度出口额来看,3月是负增长,而4月恢复为正增长,但从累计出口额来看,1-4月的增速要比1-3月低,也显现了减速的迹象。今年外需的增长会充满不确定性,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不如去年是大概率事件。

生产企稳预示今年上半年GDP能够保持平稳增长,但需求增长趋缓的影响会逐渐显现出来,因此,下半年之后可能会有经济增长放缓的压力。4月23日召开的政治局会议要求,把加快调整结构与持续扩大内需结合起来,保持宏观经济平稳运行。扩大内需的重要性再次被4月经济数据证明,普遍的共识正在形成,但尚未形成共识的是,如何扩大内需?

去年以来各领域都加强监管,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其一,金融领域加强监管,促使表外资产回表,这导致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增长放缓,同时,贷款利率和融资成本上升。其二,政府部门规范PPP项目,对不符合规范的PPP项目进行整改甚至清理退库,一定程度上减缓了基础设施投资的增长,而融资成本上升放大了这种影响。1-4月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12.4%,增速比1-3月份回落0.6个百分点,比去年同期低10.9个百分点,是拉低投资增速的主要原因。其三,去年以来房地产调控一直在加码,导致住宅销售面积一直在下降,今年1-4月仅增长了0.4%,受此影响,与住房相关的消费增长出现了减速,今年1-4月家具类、建筑及装潢材料类消费的增速都低于去年同期。

另外,还有一个可能会继续加强监管的领域是消费贷,也有可能影响消费的增长。实际上,去年严查消费贷作购房首付、整顿“现金贷”业务,都与消费贷有关,但对于其促进消费的作用还是鼓励的。随着消费贷中一些问题的暴露,例如变相高利贷、超出消费者承受能力等,对其本身的规范和监管也会逐渐增强,这将会使消费增长丧失一部分动力。

正因为内需增长放缓与加强监管具有一定相关性,因此,有人认为,扩大内需意味着监管放松、货币政策转向。这种预期在房地产领域有比较突出的体现。虽然在调控措施的高压下,住宅销售面积低增长,但开发商的投资热情仍然很高,1-4月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名义增长10.3%,增速只比1-3月份低0.1个百分点,比去年同期高1个百分点。开发商拿地的热情更是高涨,没有因为眼前的销售低迷而受到抑制。中原地产研究中心日前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4月份,全国50大城市土地收入2842.2亿,同比上涨83.4%。而投资者也在等待房价上涨的机会,不断制造炒作的概念,前有海南,后有丹东。这些地方的政府都遵循“房住不炒”的原则,迅速出台了调控措施。但这没能完全遏制房地产市场的炒作情绪。

去年以来不断出台的加强监管措施是切中经济与金融运行中的关键问题的,当然不能因为扩大内需而放松。目前的货币政策也不紧,总体上是中性的,不具备转向宽松的条件。一旦放松监管和货币闸门,资产泡沫的风险就会喷涌而来,从房地产市场看,这种风险还在酝酿之中。因此,随着扩大内需变得越来越重要,政府部门需要做出相应的规划,以正确引导市场预期,以防范金融风险再次累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