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商业要闻 > 正文

商业要学会舍满取半,小心使用榨干和变现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8-10 18:32:59

商业要学会舍满取半,小心使用榨干和变现


创业可能会失败和可能会成功的人最大的区别在哪?

是能力吗?

不。是创业的出发点不一样。

什么是创业可能会失败的人?就是事事想着的是“我”,我如何“套利”?我如何在小白市场中博弈,分一杯羹?在他们的逻辑闭环里,充斥着这些热词,韭菜、收割、榨干、变现、赚快钱,急功和近利疯狂撕扯,没完没了地折腾。

什么是创业可能会成功的人?就是事事想着的是“我们”,我们如何把商业效率提升到极致,降低成本的同时,产品还做得跟他们一样好,甚至更好,替消费者省钱。

如果给你一个短时间内把公司资金从900万美金变成2个亿美金,可以把稻草卖出黄金价格的人,你会不会很兴奋?

雷军不兴奋,反而很痛苦。

2018年7月9日,小米集团在香港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众人欢呼雀跃,在小米晚宴纪录片《一团火》中陷入深深的回忆:“在小米公司内部一次会议上,雷军谈到面试了公司一位高管推荐的牛人,他的简历接近完美,在一家重要的供应商,把之前一年900万美金的业务,用四年做到了2亿美金。

当他提到自己的能力就是可以把稻草卖成金条的时候,雷军断然拒绝了他,并说你跟我们的价值观不符,我们不需要骗用户的人。”

当小米手机销量下滑,几乎所有的人都劝雷军把小米产品卖贵的时候,雷军感到十分痛苦和孤独,但依然毫不犹豫的表示:“你们别劝我,我不会涨价的。”

Part.1

成功不在于他能力有多强,而是当他面对巨大利益诱惑时,依然痛苦的坚守本心。

这真是一个极大的讽刺。你想要得到吗?那么好吧,你先放弃唾手可得的巨大利益吧。

你必须做出选择,是选择享受把稻草卖出金条价格的快感,还是选择坚守底线,忍受无穷无尽的诱惑?

你能忍受多大的诱惑,就能收获多大的结果。

和雷军一样更容易痛苦的,还有罗辑思维的创始团队。

今天,虽不敢说罗辑思维是一个多伟大的企业,但是当你有一天亲耳听到脱不花开会时向全体员工重申的几个公司原则,你依然会觉得这是浮躁商业社会的一剂空气清新剂。

这三个原则分别是:“不作恶,不造假,不行贿。” 

试问,面对到手的利益,你又会如何取舍?

人们产生这些困惑时,通常面临选择。有人想要指引,有人想要宣判,有人想要拥有看清事物本质的能力。

人之一生,无时无刻不在面临各种各样的两难选择。

如果得到一个答案,你会过得更好吗?

这几个岛民的提问,也许可以让你有所明悟。

Part.2

岛民玫耘:

“以为想通了,还是没有想通。景观设计,这个小众的专业和行业,我应该继续去考研吗?按说,设计应该也是未来。但景观设计真的也是未来吗?混在区块链圈子里,看着这个世界风风火火,真的不那么淡定和坚定复习考研。

要在趋势的大河里挣食?还是在小溪里盘踞?不管选择哪条路,内心都是不踏实的——考研景观设计?还是专心写作参与区块链世界的研究?

刘润景观设计是专业。设计是能力。能力是比专业更底层的东西。专业变化很快,能力变化较慢。学好设计,比学好景观设计重要。

考研是用三年的时间换一块敲门砖。这要看你觉得值不值了。在社会上用3年时间砸门,或者从小门慢慢换进大门,也许可以积累更多能力。

区块链是很有未来的东西,但你今天看见的是泡沫。不要为了在泡沫里游泳,而忽视基本能力的建设。

没有回答你的问题。但希望你已经有答案了。

Part.3

岛民张彬彬:

润总您好!我有3个微信满号,都是厦门地区这一届的中考毕业生的家长,现在在推初高衔接培训课程。目前已经执行的营销方式就是:讲座、涨价逼近(已经涨过3次了)、老带新优惠、微信群直接硬广推课。我们感觉微信这边都已经被榨干了,想通过老学员等现有资源再去拓客,或者品宣拉客。

想问,在这个后期阶段如何结合现有资源,还有哪些运营方式可以促进变现呢?

刘润:小心使用“榨干,变现”这些词时,给你带来的心态改变,经营微信生态生意,因为用户上限明显,所以只能把精力放在复购上。

复购有很多手法,但只有一种心法:每一次购买,都要物超所值。建议把这四个字打印出来,贴在办公桌上:舍满取半。

在微信里,任何一次销售,如果用户没有获得超预期价值,就不要卖。

Part.4

岛民许少菱:

我99年开始创业,开了公司做庄吉浙江工作服的业务代理,赚了第一桶金,04年11月开了男士西服定制店,自从开了定制店就不在接工作服了,专心研究男士西服版型,一路走过来还是很不容易,06年在上海开了工作室,从此两地跑,周五去上海,周一回杭州,这样一直坚持到现在;二个地方一直都是自己全资,杭州年初拿下一个沿街的店面在装修,很多人说要找合作伙伴会好些,润总我不知道我该给人家多少股份?该找多少个合作?

我市中心沿街的店铺180方,两层,底层做定制店,楼上准备开培训形象礼仪课,迎接北京的(云想夫人学院)和儿童(七彩礼鱼)礼仪培训;我自己学了5年的形象礼仪是AICI国际形象协会杭州分会的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