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商业要闻 > 正文

出圈的B站,走不出“网络侵权”围城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1-09-21 14:08:51

出圈的B站,走不出“网络侵权”围城 


陈睿最近心情可能不大美丽。


在8月公布2021 Q2财报后,B站虽然暂时遏制住了股价下跌的颓势,但亏损持续扩大,游戏业务依旧疲软,以及国内政策日趋收紧等情况,导致市场对于“破圈”之后的发展不再像之前那样盲目乐观,这使得压力重新回到了B站的身上。

而在这样的高压之下,B站前不久又惹上了一堆麻烦事儿——以腾讯、优酷、爱奇艺、米哈游、韩国MBC为代表的一众公司几乎是在同一个时间段前后脚将B站告上了法庭,而起诉的案由基本都是“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

优爱腾和B站积怨已久暂且不提,米哈游这位“二次元同盟”倒戈也暂且不说,此番“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竟然还出现了韩国MBC这样的外国选手,以一己之力招来这么多“品类丰富”的对手,着实显得稀奇。

不过,如果围绕“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这个案由展开去讲,恐怕B站在这方面的确谈不上是清白之身。

要知道,B站基于ACG内容二次创作发迹,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网络侵权”早刻入了它的DNA中。

而在“破圈”成功的同时,B站的这一软肋,也就自然而然地暴露在了对手们的眼皮底下,如果不做出改变,那么侵权官司的浪潮,可能仅仅只是它“挨打”的开始。

官司排到年末,只是B站“水逆”侧写

根据爱企查上信息显示,B站在今年8月遭遇纠纷案件19件,而截至9月16日,9月以来已经遭遇了38件纠纷案件,翻了整整一倍,开庭的时间也一直排到了2021年的12月。

图片来源:爱企查

事实上,自从2020年跨年晚会“破圈”以来,B站的发展一直是喜忧参半。

一方面,“泛二次元化”的稳步推进,成功实现了从小众亚文化社区向年轻人潮流文化社区的转型,拥有了更广阔的获客空间和商业前景;但另一方面,“破圈”之后,ACG(动画、漫画、游戏)部分也被推到了聚光灯之下,监管趋严之下,这部分业务也面临不确定性。

对如今的B站而言,想要稳定的发展下去,只有加速“泛二次元化”一途,继续减少ACG业务在整体营收中的占比,直至即便对它们进行切割也不会影响正常运营为止。

而目前看来,B站确实是在执行这样的计划,这一点在最近的中秋晚会预告中便有明显的体现,这部两分钟不到的宣传影片里几乎看不到任何的ACG要素,不少用户在看完后纷纷吐槽B站已经“变味”。

不过,ACG业务毕竟是B站的基本盘和差异化竞争优势的来源,“泛二次元化”战略原本的想法也并非是对于ACG业务“一刀切”,而是想通过扶持非ACG业务来减少依赖,这也是B站近年来在影视综艺等板块的动作愈发频繁的原因。

但事与愿违,B站的ACG业务呈现出来的现状,是从理想的“被迫”让出支柱地位,转向“主动”急流勇退。

比如,在游戏业务方面,可谓是“持续性熄火”,在非游戏业务都在大幅增长同时,游戏业务的增速几乎停滞,在总营收中占比的数字,从2017年全年的83.4%,下降到了如今2021 Q2财报中的27%,已经很难再用“主动摘掉游戏公司帽子”这样的漂亮话搪塞过去了。

图片来源:B站2021 Q2财报

当然,对B站而言,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作为以代理和联运为主要业务的游戏发行商,其寻找接替《FGO》的爆款产品还未果,就一头撞进了开发商话语权迅速提升的“质量为王”时代,靠渠道挣到游戏产品的收入大头的操作不再可行。在这样的背景下,曾经一度“自废武功”放弃自研游戏的B站,还在继续采取渠道时代的思路,通过“广撒网”来挖掘爆款,而最后也只造就了《机动战姬:聚变》这一类事实性失败的产品,让人很难继续看好其游戏业务的前景。

而除了“拉跨”最为明显的游戏,动漫和漫画也并不省心。

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动漫产业近来频频闹出负面新闻,作为国内最大的动漫视频网站,B站大量下架、删改番剧如今已成了常规操作,甚至在2021年还出现了一个月内下架数十部番剧的情况,影响了用户在观看动漫作品时的体验。

如果ACG业务继续衰颓下去,那么势必也会使它最忠实的用户们感到失望,而这部分用户即使不会出走,也会因为观看番剧体验不佳而转向其他,从而放弃继续购买会员服务,这对被盈利问题纠缠的B站而言,显然不是一个好兆头。

“网络侵权”其实是社区文化?

话题回到B站的官司纠纷上,虽说版权纠纷在线上娱乐领域不算新鲜事,但惹上这方面麻烦的次数的确是过于多了点。B站最有可能涉及网络侵权的内容,一方面是UGC内容,另一方面则是广告业务。

UGC内容是B站区别于优爱腾这样的主流长视频网站的突出特色之一。

事实上,B站脱身于ACG相关UGC视频内容创作和分享社区,UGC内容可以说是B站延续至今的社区文化的重要组成,像是在ACG板块盛行的“鬼畜”视频(具有强烈节奏感的恶搞视频)、MAD(对影片重新剪辑和配乐的同人视频)就是UGC内容的代表。

发展早期,国内市场无论是用户还是平台的版权意识都相对比较薄弱,因此B站才能依靠大量用户上传的盗版动漫资源以及二次创作(即使用了已经存在著作物的文字、图片、影片、音乐或其它艺术作品而创作的新内容)内容吸纳大量ACG爱好者,构建自己的用户基本盘。

然而,时过境迁,随着主流视频网站纷纷转向“正版化”,版权成为了他们相互竞争的护城河,而与此同时,经历了因用户上传动漫资源而引发的“真当自己大小姐”等一系列纠纷之后,B站也意识到盗版资源将对网站未来的发展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因此也跟着投身了正版化的浪潮,盗版资源很快被取缔,但以二创内容为首的UGC内容却因为地处灰色地带,尚未明确的相关法规判定其侵权性质,而被保留至今。

由于过去主攻ACG视频内容,因此B站的UGC内容一直以来都被更倾向于影视综艺的优爱腾等主流长视频网站忽视,然而,在转向了影视综艺之后,长视频网站们才切实地见识到了以二次创作为代表的UGC内容的惊人“吸粉”能力。

根据B站20201 Q2财报数据,该季度PUGV(即专业用户创作视频)内容播放量已经占到了平台总播放量的93%;月活跃UP主数量达到了240万,同比增长25%;月均投稿量达到840万,同比增长了41%。

UP主生产UGC内容→吸引用户入驻→更多用户成为UP主→UP主生产UGC内容。对B站而言,这令友商羡艳不已的良性用户增长循环,并且,UGC内容虽然质量无法保障,但成本相较于平台主导的综艺影视内容不要便宜太多。

而这也就引出了优爱腾等主流长视频网站的焦虑,和B站不同,这些平台投入大量资金生产原创影视综艺内容,想要以此吸引用户入驻、提升用户粘性,然而到头来,却成为了UP主们进行二次创作的素材,给竞争对手作了嫁衣。

于是乎,以2021年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优酷总裁樊路远叫B站“大哥”,希望其发展“原创视频”这一事件为标志,优爱腾三巨头便开始了版权“围剿”,针对盗播、用户私自上传影视剧资源以及“盗版盗播剪辑”(包含二创内容)等情况发起诉讼,受此影响,B站不得不下架了以《老友记》为代表一些无版权影视剧,以及一些优爱腾投资的影视剧作品的二创内容。

优爱腾谴责B站上传《老友记》盗版内容

而随着B站的日活用户超越优酷,对传统长视频网站的竞争优势愈发明显,之后以UGC内容侵权的相关诉讼官司还会源源不断地丢到其头上,而B站也很清楚这一点,但UGC内容对其而言又是无法舍弃的优势,对此,只能一边承受“版权打击”一边加大对于影视综艺的投入力度,以期未来能渐渐使站内的二创内容与优爱腾主导的国内影视综艺长视频内容相分割。

不过,就目前B站综艺在市场中的影响力来看,这显然会是一条漫长而艰难的道路。而和其它长视频网站一样难逃盈利问题的B站,会因此被拖慢脚步,进而错过“破圈”的后续红利,看起来也并非毫无可能。

简单粗暴的广告业务,也存在版权漏洞

在UGC内容之外,站内广告也是侵权现象频发的业务,并且相比处在灰色地带的UGC内容,广告踩中法律“红线”的情况更加明显。

由于B站过去对于用户的承诺,使得它无法通过使用贴片广告的形式来获取收益,于是一直在尝试贴片广告以外的广告变相方式,比如广告的视频化(即直接将广告做成视频内容)、在视频下方的UP主推荐功能以及在首页将广告与视频混在一起进行推送等等,而事实证明,这些创新的广告形式的确给B站带去了不少直观的变现收益。

根据B站2021年Q2财报数据显示,该季度广告业务收入首次突破十亿元大关,同比增长超过200%,虽然体量尚小,但其增长势头在一众视频网站之中也已经是相当突出了。

不过,B站这些积极探索出来的广告变现方式,虽然看起来未来可期,但与此同时也给带来了不少问题,而侵权问题就是其中较为突出的一个。

目前来看,广告侵权主要集中在随着视频内容一起被推送到首页的广告内容,这些广告的主要内容为宣传各种知识付费的培训机构,涉及绘画、外语、配音以及剪辑软件和建模软件等领域,此外也有宣传小说网站和其它商品的广告。而也许是为了迎合年轻用户的“二次元”喜好,这些广告在呈现时往往会搭配上动漫风格的宣传图片。

从某种意义上讲,彩色头发大眼睛的卡通美少女对于Z世代的确有着不小的吸引力,但遗憾的是,根据用户们的反馈情况来看,这些推送广告所使用的动漫风格的图片大多来自Pixiv等插画网站,投放方并不持有它们的版权,换句话说,投放方是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将他人作品用于盈利目的,是毫无疑问的侵权行为。

广告配图盗图了

而因为这样的情况存在,B站也是和图片版权所有者闹出过不少纠纷,并且结局通常不太愉快。比如,国人画师阿米狗就曾经在社交媒体上爆料B站上的小说网站广告盗用自己作品,而B站不仅没有及时作出处理,反而选择了屏蔽画师的动态和暂时维护画师的直播间,令不少用户感到不平。

一名了解此次事件的用户桑尼如此评价道:“虽然说这种情况的版权责任一般归属于投递方,但这种广告会出现在B站首页,也是平台审核监管不力的原因,但B站却从没有想要为此负责,说实话有些令人失望。”

虽说用户对于B站广告盗图侵权之类的情况早有了解,但无奈的是,由于被盗图大多为个人画师,没有像企业那样专业的法务部门支持,漫长而繁琐的维权过程往往会令他们望而却步,这也是为什么同为侵权行为高发板块,B站的官司却几乎全部来自于UGC内容的部分,而少见于广告业务。

不过,透过B站对于广告业务侵权现象的懈怠,也能窥见“破圈”后高速发展在光鲜的财报数据后隐藏的隐患。

在国内监督举措不断加剧、网民版权意识不断增强的当下,B站现在看起来涨势迅猛的广告业务,在未来也有可能积重难返、成为其在版权领域新的软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