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商业视点 > 正文

牵手国内三家主机厂,悄然发力自动驾驶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6-02 18:15:04

 牵手国内三家主机厂,悄然发力自动驾驶


历经一年的时候,Minieye 开始逐渐地打开了前装市场。

尽管和自动驾驶的热捧相比,ADAS行业显得冷静得多,但Minieye 认为ADAS要比自动驾驶要更早落地,更快实现商业化,也因此在过去的一年时间,所聚焦的事情是优化前装产品的性能,比如:提高对人、PCW、标志牌的识别率、加强对场景的理解。这对于还是初创公司来说,才是换取客户信心的关键。

为此,Minieye CEO 刘国清向雷锋网新智驾讲述其商业化路径以及其在前装、后装的市场占比和自动驾驶的布局。

前后装市场

在今年CES 展上,Minieye 首次展出了其前装产品X1。

据刘国清介绍,X1是一款车规级主动安全产品,拥有前向碰撞预警(FCW)、车道偏离预警(LDW)、前车监控预警(HMW)、城市前车碰撞预警(UFCW)、行人碰撞预警(PCW)以及交通标志识别(TSR)等功能,保障驾驶员和车辆的安全。此外,X1支持与毫米波雷达融合,功能扩展到自动紧急刹车(AEB)。

也是因为这个产品,使得 Minieye 在前装乘用车拿下了包括比亚迪、众泰、奇瑞等主机厂;在商用车领域方面,Minieye也和东风商用车、东风柳汽等主机厂以及VITI、KUS等Tier1 达成合作。刘国清向雷锋网新智驾透露,和乘用车主机厂的合作年内就能实现SOP,已定点3款车型。商用车已获得6个车型的定点,目前已经量产供货。

目前,Minieye 有两条产品线,一条是纯视觉;一条是视觉+IMU+毫米波雷达。其中视觉+IMU+毫米波雷达的试用范围更为广阔,比如在暴雨以及大雾等极端天气下,融合性的方案还能够良好地运作;其次在探测距离的精度上,融合的方案会比纯视觉方案要好;此外,在成本上,融合的方案比纯视觉要贵一些。

由过去的纯视觉路线扩张为多融合路线,刘国清是这样对雷锋网新智驾说:“ 之所以设置两条产品线,更多的是从客户该用什么技术这个角度考虑,从需求导向出发。比如传统感知技术、就用传统感知技术;该用深度识别,就用深度识别。我们会根据客户对性能的要求、以及客户的成本红线去做一些平衡。”

现阶段,Minieye在积极开拓前装市场的同时,也对后装市场葆有足够的重视。因为后装市场是其现金流的重要来源之一。

据刘国清跟雷锋网新智驾介绍:“ Minieye的后装ADAS产品M3,获得了数万套订单。今年会发力丰富产品矩阵,推出了内视产品——驾驶员行为监测系统F1,以及M3的升级版本M4,在原有功能上增加对行人、限速牌的识别,并开通数据平台服务。

后装客户除了对产品性价比的要求外,还要求产品的安装速度快、适配车型广等等。据刘国清介绍,Minieye自主研发的安装工具可以让在二十分钟内完成安装,可以适配超过1000种车型,支持非破线式安装。

路径

据雷锋网新智驾了解,我国交通部于 2017 年年初发布的《营运客车安全技术条件》中明确要求:2018 年 4 月起,车长超过 9 米的营运客车都需要加装符合 JT/T 883 要求的 LDW (车道偏离预警系统)和 FCW (前车碰撞预警系统)。

尽管商用车有政策红利的加持,但刘国清认为商用车的门槛低,但天花板也很低,与此同时,每年9米以上的营运客车增量不到5万台,因此商用车这个市场并不sexy。与之相比,乘用车是门槛高,天花板也很高,并且乘用车新车增量高达2000万、3000万,是一个更有想象力的市场,而刘国清认为乘用车已经从导入期到了成长期。

尽管商用车市场并不性感,但Minieye并未放弃商用车的市场,而是形成另一套的打法。刘国清对新智驾说 :  “ 我们认为通过头部客户以及Ter1就进入商用车的市场是更为明智的打法。我们有一个客户叫威帝,它在客车领域的CAN总线和仪表的市场占用率接近70%,Minieye是威帝的唯一供应商,因此通过威帝,也就形成了渠道优势。

此外,2018年C-NCAP新增了许多与ADAS相关的功能的测试。如果该车车型无法全部通过,是无法获得了五颗星的测评。刘国清认为,此项规定对于ADAS前装市场非常利好。刘国清还认为,2017年以前,车的卖点集中在中控、仪表甚至是娱乐屏上,但是2017年以后,智能驾驶才是最重要的卖点。

关于自动驾驶

刘国清对新智驾说,尽管自动驾驶领域非常受到资本市场的热捧,但Minieye看得比较冷静。在自动驾驶领域上主要会做两件事情:

给自动驾驶提供更好的感知模块。目前正在研发与包括LiDAR、超声波、热成像等更多传感器融合的感知方案,可能在未来1-2年内实现。目前,Minieye在给两家国外的自动驾驶公司提供感知模块,一家是nuTonomy,另一个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和新加坡国立研究基金共同成立的研究机构 ——  SMART。

寻找限定环境下的自动驾驶,展开具体的应用。刘国清认为因为限定环境能不能真正成功,核心已经不是技术,而是是否有是商业模式支撑和限定条件或者边界定义是否清晰,目前Minieye也在寻找这个场景。

目前 Minieye已经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路径,着力前装,在自动驾驶领域找到发力点,商业化轮廓初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