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商业风向标 > 正文

大型商业银行需完善公司治理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5-16 17:58:06

大型商业银行需完善公司治理 


中国的金融改革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走出了一条独具中国特色的市场化改革道路,有很多值得总结的经验和体会,具体有以下五点:


一、金融是现代经济的血液,发展是硬道理,金融发展是服务实体经济、解决自身困难和问题的根本途径与有效方法。二、创新是金融改革发展的根本动力,其中制度创新更是激发金融活力的引擎。回顾中国金融业的改革,特别是国有银行改革,也是“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并没有现成的模式、案例可以仿效。改革过程相当艰辛。难的不是产品、服务、技术和管理工具等方面的创新,真正难的是制度创新。三、市场化机制的构建贯穿于金融改革整个过程,也是打造现代金融服务体系的必由之路,国有银行股份制改革的真正目的,是建立现代公司治理结构,以取代旧有的政府机关式的管理模式;建立风险自担的内控机制,以真正解决风险软约束问题;确立市场导向、利润为主的经营目标,杜绝行政干预下的财政化经营行为。国有银行股改始终围绕重建市场化经营机制这个核心。四、金融改革是一项系统性工程,从战略到实施需要各个环节的协同配合和精细推进。五、风险管理永远是金融的要义,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是金融改革的底线。


姜建清表示,大型商业银行改革永远在路上,没有终点,需要持续完善公司治理和推动战略转型。股改上市并不是国有银行改革的终点,它只是大型商业银行改革的新起点。大型商业银行的公司治理需要走出一条中国自己的独特道路。


以下为发言实录:


姜建清:非常高兴参加《中国大型商业银行股改史》新书发布会。借此机会,我谨代表本书编写组感谢中国金融出版社的大力支持,使得本书得以在较短的时间内高质量编辑校对和成功出版发行。


本书是在人民银行和五家大型商业银行的支持下,我们用了两年多的时间,组织五家大型商业银行近50人的写作班底,采访了近30位当时亲历股改的领导者和参与者,征询了37位顾问和50多位专家学者的意见,几经修改完善,最终成稿。希望用文字记录下这段令人难忘的历史,希望能给广大读者带来一些思考。


从业近40年来,我和许多同事一起,非常有幸成为中国改革开放、中国金融改革发展的见证者和参与者。中国40余年的改革开放,使得全世界人口最多、贫困人口也最多的国家,励精图治,开启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辉煌历程”。这不仅对中国,而且在世界人类历史上,都是史无前例的。习总书记指出,“改革开放是我们党的一次伟大觉醒。”“改革开放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发展史上的一次伟大革命。”40年来,伴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作为现代经济的核心,中国金融改革取得了巨大成就。上个世纪末,中国的银行业被称为“技术上已经破产”,通过改革转型发展,浴火重生,如今中国银行业规模、效益与质量,金融市场广度与深度,金融监管体系、市场竞争力和国际影响力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目前,中国银行业总资产超过了270万亿元人民币,居全球第一位,盈利水平及资本质量都居全球可比同业前列。最新的英国《银行家》全球银行1000强榜单中,中国有135家银行入榜,按一级资本排名的前十大银行中,中国四家大型商业银行名列前茅。在走过40余年金融改革开放道路的同时,我们迈入了发展的新时期和新阶段。从理论到实践方面,总结和研究40年来金融行业改革开放的经验与教训,对于构建现代金融服务体系、推动金融业持续健康发展、实现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意义重大。下面,我讲四个方面内容。


第一,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金融业经历三次重要转折,其中股份制改革是我国国有银行改革的辉煌序章,也是没有退路的“背水之战”和“一场输不起的改革”。


改革开放前夕,我国经济十分困难,甚至处于崩溃的边缘。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作出把党和国家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实行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决策。发展经济,百废待兴、百业待举,首先面对的难题是“钱从哪里来”。


新中国成立后头30年里,中国仿照苏联实行的是计划经济体制,生产由国家计划决定,投资由财政拨款解决,是财政体系而非金融体系担当了分配资源的核心功能,形成了所谓“大财政、小银行”的体制。然而,由于财政的资金供应能力无法满足经济发展对资金的迫切要求,银行的作用凸显,逐渐替代了财政的地位。银行改革成为金融改革的起点,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三大国家专业银行相继从计划经济下“大一统”的人民银行和财政体系中破茧而出;1984年1月,中国工商银行成立,承担原来由人民银行办理的工商信贷和储蓄业务。一个“以人民银行为领导,以国家专业银行为主体,多种金融机构并存”的“真正的银行”的组织体系在改革中逐渐形成。此后,国家专业银行迅速成长壮大,十几年间资产和营业网点成百倍增长,充分发挥了聚集、动员社会资金和撬动经济发展的杠杆作用。金融与财政的分离,改变了以往“大财政、小银行”的模式,国有银行开始成为国民经济改革发展融资的主渠道,以银行为主导的间接金融体系逐渐建立并为中国经济发展提供了强大的推动力。这是金融业发展的第一次转折。


第二次转折是市场化、法制化改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不断进步。改革伊始,国家通过发挥银行的杠杆作用,扩大货币投放和信贷规模,推动经济增长,银行业亦通过增设机构、放权让利、扩大业务范围和改革资金管理,来搞活金融、搞活经济。但是“微观搞活”和“宏观稳定”是一对矛盾。在改革的前十多年(1978—1990年)中,信贷年平均增长率20.38%,经济年平均增长率14.6%。信贷投放促进了经济快速发展,但也导致市场流通的货币过多,通货膨胀从根本上是一种货币现象,当然在中国还有结构失衡的原因。于是,经济过热和通胀压力开始显现。


20世纪80年代出现两次经济“过热”,1993—1995年又出现了明显的通货膨胀,通胀率达到24%—25%。面对经济金融过热混乱的形势,国家采取适度从紧的财政货币政策,治理整顿金融秩序、控制固定资产投资和消费的过快增长。实行银行业与证券业、保险业、信托业、房地产业分业经营,成立了三大政策性银行,相继出台规范金融行为的《中国人民银行法》《商业银行法》《贷款通则》。1996年,国民经济扭转了高通胀局面,物价涨幅回落到较低水平,顺利实现“软着陆”。之后保持了20多年低通胀水平的宏观金融环境。


微观层面的金融问题也逐步凸显,商业银行贷款成为社会融资主渠道后,不良贷款也伴随出现。从1984年到1990年,国有银行不良贷款率不断上升,大多数年份在10%以上,80年代末期达到15%,1996年达到20%以上。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中央更加高度重视金融风险,开始着手重点解决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问题,并为之后国有银行实行股份制改革做了思想和基础准备。


本世纪初,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国内各界对加快国有银行体制改革的必要性已经形成广泛共识。但是对于沉疴已久的国有银行其症结究竟何在,以及能不能对国有独资银行的产权制度实施股份制改造等问题,还存在不同的认识和广泛质疑。与国有企业改革进程中的争议类同,国有银行的问题并不仅仅在于科学管理不够,而是有着更为本质的体制机制问题。要引领国有银行朝着市场化、现代化的方向走得更远、更踏实,还需在体制机制方面进行改革。在党的十五大确立了国有企业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改革方向,并确定股份制是国有企业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有效途径后,党中央高瞻远瞩,于2002年年初召开了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作出了“对国有独资商业银行进行股份制改造”“具备条件的国有独资商业银行可改组为国家控股的商业银行”“条件成熟的可以上市”的重大决策,决定利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过渡期五年的时间,背水一战,彻底解决国有银行的体制问题和不良资产高企、竞争力低下问题。“内忧(不良贷款)外患(加入世贸组织后外资竞争)”下,2003年国务院开始推动以产权为核心的国有银行股份制改革。在中国银行、建设银行股改试点和交通银行深化股份制改革取得阶段性成功之后,国务院于2005年不失时机地推进中国最大的国有银行——工商银行的股份制改革,并于2008年顶住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果断推出农业银行的股份制改革。由此,中国五大国有银行全部成功完成了股份制改造和公开上市,实现了由国有独资银行向国际公众公司的嬗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