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商业风向标 > 正文

市场一再低估了头部公司的价值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5-11 18:13:28



市场一再低估了头部公司的价值



结束了一季度A股火爆复苏的行情之后,近阶段市场又迎来了大幅回调。在不断的震荡中,投资者们的情绪也变得更为复杂,在何去何从中徘徊踌躇。

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作为国内获奖无数的基金经理、顶尖私募基金高毅资产的董事长,邱国鹭选择在近期发行了名下首只三年封闭期的新产品,作为对市场前景的乐观回答。

四年多以前,当A股还在4000多点的时候,邱国鹭发行了其成立高毅资产之后的第一只产品。在经历了全球二级市场风云变化的四年后,A股如今仍在3000点以下徘徊犹豫,而邱国鹭的产品已经为其投资人创造了费后近80%的回报。

而这一次,高毅资产直接选择了发行一只三年内封闭运作的产品。尽管在三年封闭期内设置了不计提业绩报酬的费率优惠,不过来自销售渠道的反馈表示,锁定三年的期限仍然提高了投资的门槛,让不少投资者望而却步。

高毅资产董事总经理熊鑫坦言,对产品募资规模没有渴望,而是想要找到风险收益能力比较匹配的客户。而进入到主动挑选客户阶段的邱国鹭,也在近期的一场新产品闭门路演中,向投资者进一步讲述了他的投资理念。

“胜后求战,而不是战后求胜”

在邱国鹭看来,投资本身并不简单,但在这个复杂的过程中,投资人真正能够把握的事情并不多。

“所有投资都是投向未来,但未来可能来也可能不来,我们想投的其实是已经发生的未来”。邱国鹭引用了孙子兵法中的观点,他认为每一场战争的胜负结果,其实在开始之前就已经由双方的实力配比决定了。正是如此,邱国鹭自己投资的一大原则就是“胜后求战,而不是战后求胜”。这就意味着人要了解自己的优势所在,要找自己看得懂的东西。“现在的行业非常多,但有些行业不是轻易就能够理解的。我们有一个核心的讲法,就是要找行业格局比较清晰的。”

那么,如此多的行业,几千家的上市公司当中,到底应该如何寻找格局清晰的行业,又该如何判断一个生意是好生意呢?

邱国鹭将投资简化为三个要素,估值、品质和时机,这也是他在研究员推荐股票时经常会问的三个问题——这个公司为什么好,具体好在哪里?为什么觉得这个公司便宜?为什么要现在买?“其实,回答了前两个问题,就知道现在是不是好时机了。所以最后再简化成四个字,就是估值和品质。”

邱国鹭认为,从表象上来看,赚钱不辛苦的生意就是好生意。以白酒行业为例,与别的行业都有应收账款不同,白酒行业的财务报表里面会有一行预收账款。这两者区别在于,应收款是你先把我的东西拿走,过一阵子再把钱付完,这个钱是可能收不回的。而预收款是你得先把钱给我才能提货,有时候打完钱还不一定有货。“这里面不仅是赚钱辛不辛苦的问题,还得考虑到行业有没有门槛,”邱国鹭说,“金玉之堂,莫之能守。本质上如果在你家院子里面堆满黄金珠宝,肯定是守不住的,除非有很高的围墙、很深的护城河。”

“除了赚钱不辛苦之外,我做的事情,别人还做不了,这是好公司的第一个特点。第二个特点就是,我做的事情,我还能不断的去重复,即商业模式可复制。”

以餐饮业为例,邱国鹭表示,相比麦当劳能开数万家分店,中餐馆要开分店难度是很大的,这是因为中餐对厨师的要求很高,对不同的食客而言口味也难以标准化,要把一家中餐馆做大就是很辛苦也很难的事情。“从本质上来看,两者背后的商业模式是完全不同的。前者可复制,后者很难复制。这也就意味着,这些能够不断自我复制,越大越强而不是越大越难的公司,才会带来更可观的内在回报。”

专注分析商业模式

邱国鹭说,A股是一个比较容易激动的地方。很多事情在还没有看懂的时候,就有一窝蜂的人冲上去。“编故事,肯定是关于未来的最好编。所以,所有的骗局、各种天花乱坠的故事,都是关于未来的。”

邱国鹭过去曾买过一家地产公司,15年年底买入的时候市值才150亿,但17年年初的时候,这家地产公司说要花150亿投资某家TMT公司,邱国鹭第二天就把这个地产公司卖掉了。后来,这家所谓的TMT公司被发现就是一个骗局。尽管,在卖掉之后的六个月内,这家地产公司涨了五倍,但在邱国鹭看来,并不是每一分钱都要赚。

“正是因为价值投资不是每年都有效,所以长期它才能有效。因为如果一个方法任何时候都有效,它往往承担的是零风险,而没有风险的事情最终一定会被套利。”

在面对市场各种天花乱坠的故事时,邱国鹭提出的应对之道,是要保持对产业研究的专注度,对各种讲出来的故事具备识别的能力。“市场短期的热闹,和我们没有关系。别人在炒股票的时候,我们去分析产品,分析商业模式。”

2013年,余额宝刚推出几个月就坐拥8000万的用户,随后P2P行业又迎来井喷式增长,让很多人认为互联网金融将会颠覆整个银行业,但邱国鹭不以为然。在他看来,金融业的本质是风险定价能力,是它们能够区分不同的信用等级下还款意愿、还款能力的不同。其次,他看到在美国和日本的历史上,很多互联网银行最后都没有做大。“因为互联网经常是一个‘得屌丝者得天下’的地方,它靠的是人多,但在银行业、金融业,本质上是一个得土豪者得天下的竞争格局。现在6年过去了,余额宝的资产变成了2万亿,但银行的总资产也已经从100万亿增长到了200万亿,并没有被颠覆。”

“所以,我们还是要去理解一个商业模式的本质,到底是得什么者得天下,只有把这道填空题做好了,这个行业的竞争格局才能看清楚。”

但有的投资者在担心,以寻找好行业的优质公司为核心的价值投资体系,在近年来外资机构的大量进入以及市场效率在提升的趋势下,将会面临好公司的估值中枢不断抬升,便宜的好公司越来越难找,超额回报空间收窄的问题。

邱国鹭对此显得很淡定,他表示,在他的研究中,市场是一再低估了头部公司的优质程度。

“很多人都说,如果等到胜负已分,行业格局都已经很清晰了再去买,岂不是就晚了?但是我们看,美股过去这五年、十年,有一个最大的牛股叫FAANG——Facebook、苹果、亚马逊、网飞和谷歌,这五个公司基本上在过去的五年十年之前,就已经是各自领域的月亮了。但我们也看到,哪怕是在(市场更有效的)美国,这些公司,在过去的五年、十年,也一再地提供着很高的超额收益。”

不过,也有投资人认为在逐步有效的市场里,已经出现了许多主动管理的权益类产品跑不赢指数的情况,而与此同时指数基金的费率更加低廉,相比之下主动权益类的产品正在逐渐失去它的吸引力。

路演观点精彩摘录:

1、赌桌上面输的最多往往是牌第二好的人,因为如果牌不好,也不会下大注。牌第二好的人往往就是以为他的牌很好,所以不断地rise,最后all in,但其实有别的一个人牌比他更好,所以最后他往往就成了输了最多的人。

2、我们要去思考为什么一个公司可以做到挣钱不辛苦。因为,大多数的生意是辛苦不挣钱的,还有一个中间状态就是赚辛苦钱。真正上市公司能做到赚钱不辛苦的,我认为5%都不到。

3、白酒为什么在过去十年十五年产生了这么多牛股?核心就是它是一门很好的生意,赚钱不辛苦。一把米一斤水,卖你几百块钱,毛利率百分之九十几,哪怕卖你几十块,毛利率都七八十。

4、有的白酒公司讲,我这个酵池是几百年前的,这个水里面有什么特别的微生物,这都是噱头,但问题是,这个是我独有的噱头,你没有。白酒行业还是需要靠传承和口味的独特性,来抢占消费者。

5、感受到的风险不一定是实际的风险。什么是感受到的风险?比如市场暴跌之后,感受到的风险就会上升,但市场实际的风险是在下降。而市场暴涨之后,很多人感受到的风险是在下降的,但实际的风险是在上升。要独立于市场,认识到这一点。

6、投资普通的公司,时间不是你的朋友,因为它内在价值的增长是很慢的。只有投资优秀的公司,时间才是你的朋友,拿得越久,对优秀公司的体会就越长。

7、当估值和品质打架的时候,在一年、两年到三年的维度里,低估的普通公司有超额收益,但高估的好公司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