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商业风向标 > 正文

易到资金困局:司机提现难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5-07 16:33:59



易到资金困局:司机提现难



去年8月开始,司机们通过易到平台开网约车所赚取的佣金陆续无法提出,这些佣金(单人)或高达十几万,部分司机反映,目前(家里)生活困难,就等着易到把APP里的余额变成“真金白银”。4月25日,易到上线了“快提”标签服务,试图解决司机的提现问题。



对于使用非余额支付的订单,易到平台会添加“快提”标签。


今年3月2日凌晨2点,穿着灰色针织衫的易到控股股东、韬蕴资本创始人温晓东出现在了北京市交通委员会(以下简称“北京交通委”)办公所在地,他和两名易到用车(以下简称“易到”)员工以及六名易到司机进入了北京交通委为他们准备的“调解室”。


北京交通委大门外的围栏外,约500名易到司机(以下简称“司机”)准备在夜色中离开。距离他们3月1日下午1点左右陆续在此处会合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十四个小时。


从去年8月份开始,司机们通过易到平台开网约车所赚取的佣金陆续无法提出,这些佣金(单人)或高达十几万,“我家老婆孩子还等着吃饭呢。”部分司机向新京报记者反映,目前(家里)生活困难,就等着易到把APP里的余额变成“真金白银”。


4月25日,易到上线了“快提”服务,试图解决司机的提现问题。这一问题一直是易到的痛点,也是易到与司机争议的核心。今年2月25日,秦楚(化名)和多名司机第一次来到北京交通委。据秦楚介绍,当时易到方面承诺,3月1日会给司机们一个解决方案,紧接着3月1日、3月20日、3月29日、4月15日,司机们多次前往北京交通委,想要获得真正的解决方案。





和司机谈判的温晓东


“我觉得他这个人挺朴实的,因为我们见面那天他穿得很普通,说的话也让人容易接受。”同秦楚一起进入办公室的司机代表张玮(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温晓东和两名易到员工以及六名易到司机,在北京交通委办公室见面,共同商谈司机的提现等问题。


早在2017年,易到就曾多次被曝出司机提现延期的问题。今年以来,易到司机们多次收到易到发送的提现延期公告,原本应在今年1月25日恢复正常提现,却再次发生延期。


1月25日,易到发布消息称,韬蕴资本将在近期启动拍卖FF公司的股权,受此影响,提现时间将延至2月22日。此后历次的提现延期公告,再无确切时间点。


“温晓东就一点点地跟我们讲贾跃亭是怎么骗他的,易到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他到底往易到输了多少血,易到目前的困境怎么解决。”3月2日凌晨2点至6点,温晓东和六个司机代表整整聊了4个小时。


易到与乐视的纠葛源于2015年10月,乐视用7亿美元买下了易到70%的股份,取得控股地位,为易到埋下了资金链断裂的“导火索”。


从2016年底被爆出欠款,到2017年初业绩下滑,乐视一直深陷“缺钱”风波,中间几度停牌。乐视风波也波及易到,拖欠款项、司机提现难,导致易到陷入“资金链断裂”的困局中难以脱身。


易到困难时刻,贾跃亭在2017年6月找来了韬蕴资本温晓东接手易到。这也为后续的纠纷埋下了“种子”。


2018年12月,韬蕴资本表示,入主易到未向乐视支付款项,因为这是一次承债式交易,乐视控股及贾跃亭在交易文件中明确承诺当时的易到债务规模是23亿,韬蕴资本入主易到过程中陆续发现总体债务规模在50亿左右。而这些债务导致了易到未能及时获得资金支持,成为影响司机提现的阻碍。


3月2日协商时,温晓东向司机表示,目前没有钱,必须出去借(钱),或者卖公司的资产才能有钱提供给司机提现。张玮和秦楚都向记者证实,温晓东告诉他们,自己已经卖了两台劳斯莱斯汽车和两台宾利汽车,换来的钱在今年春节期间给司机们提现了。


一位易到离职员工杨森(化名)向新京报记者证实了卖车的真实性,“现在易到肯定也没有钱去养车了,所以就卖了,(不过)那四辆车之前也是二手的”。


3月2日温晓东承诺将在7个工作日内,拿出200万元给司机提现,第一轮先给当天下午登记的188名司机每人提现5000元,当天较晚去登记的司机以及北京全部的司机将在第二轮提现中拿到钱。最终,多名司机向记者证实,温晓东在3月1日后的两周内仅实现了第一轮提现,折合人民币约94万元。


空降“管农业”出身负责人,上线金融产品缓解


易到“无米下锅”,几度搬迁办公场所。多名司机表示,他们从北京站附近的万豪酒店,最终追到了百子湾的大成国际。


3月13日,温晓东在微信朋友圈公布,巩振兵即将卸任易到CEO职位。一周后,豪华车司机要求易到恢复提现,而此次对接的易到负责人是温晓东请来的“救兵”孙士海。“温晓东入主易到之后,就派了韬蕴资本的人员,负责人事、财务、法务,差不多控制了易到。”离职员工杨森介绍称。


企查查工商信息显示,孙士海为韬蕴资本旗下韬蕴时达(北京)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因在韬蕴资本负责农业投资相关业务,被易到员工戏称为“养猪的”。“说句不好听的,原来管农业的一个人,空降过来管网约车,您觉得有戏吗?”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易到管理层已经没人了,易到现在的状况就是“没钱没人”。


与温晓东不同,空降的孙士海面对司机的态度更加强硬。3月2日在调解室,司机们建议温晓东实现“线下支付”,即乘客可选择用支付宝或微信支付车费,车费将经由易到平台直接转入司机银行卡,司机们不必再为“虚无”的余额拉单。


3月20日,孙士海在北京交通委门口表示将实现“及时分佣”,即司机口中的“线下支付”,并给恢复运力的司机按比例提现。但是,当天他并未承诺具体的提现日期。


3月29日,司机再次聚集到北京交通委门口,“控诉”易到存在“欺骗式的及时分佣、阴阳单和给司机放高利贷”的情况。秦楚对记者解释称,易到在抽取佣金的同时,给乘客客户端和司机客户端显示的路程费用并不相同,多名司机认为这是“两边通吃”的行为。


司机口中的“高利贷”,则指易到计划上线的现金贷产品。3月29日前,易到离职员工爆料,易到计划上线现金贷产品,用来缓解司机提现压力并帮助平台盈利。


文件显示,司机可通过现金贷产品进行贷款,可选择3000元或5000元贷款金额。以5000元贷款金额为例,贷款期为15天,如逾期90天不偿还,将扣除司机易到账户余额6297元,申请5000元现金贷产品的司机,必须保证账户余额大于或等于6297元。


文件还显示,现金贷产品的业务目标是,解决活跃司机现有的生存需求,缓解平台提现压力,实现部分司机余额的快速消化,通过该产品帮助平台实现盈利。


司机带着对及时分佣、阴阳单和现金贷产品的疑问,于3月29日在北京交通委门口堵住了孙士海。孙士海当时回应称,目前上线的及时分佣是1.0版本,司机的诉求会在2.0版本实现。


4月25日,多名司机发现,易到上线了“快提”标签服务,即司机在接单平台会看到部分订单显示“快提”标签。这意味着,该订单不会用易到平台余额支付,车费可快速提取,也就是说孙士海兑现了及时分佣的承诺。


截至记者发稿前,已有司机成功拉到有“快提”标签的订单,但部分司机向记者表示,显示“快提”标签的订单“很难抢”。


针对阴阳单的问题,孙士海解释称,用户花钱向平台购买运力,平台再花钱向司机购买运力,这里面存在的差价在经济上是允许的。关于司机口中的“高利贷”产品,孙士海也侧面证实了信息的真实性,3月29日当天孙士海表示,该现金贷产品为第三方公司的提议,目前并未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