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商业榜单 > 正文

世界之巅被商业化“玩坏”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5-16 17:14:00

世界之巅被商业化“玩坏”



  2012年5月19日,从南坡攀登珠峰的最后冲刺路段“希拉里台阶”处发生严重拥堵。拥堵造成众多登山者在这里滞留两个多小时。当天234人成功登顶,4人遇


    不堪重负的世界最高峰

  热闹到拥挤的珠峰,在带来可观经济收益的同时,也引发了很多必须得到正视的问题。作为登顶珠峰第一人,埃德蒙·希拉里曾在晚年时表示,不希望那里变得商业味道十足,“付出6.5万美元,然后由一队专业向导领着上山,压根就不是登山,”他甚至自责地说,“是我帮助(他们)开启了这扇门。”

  不专业、拥挤 导致致命影响

  统计数据显示,登顶珠峰的死亡率已经从上世纪90年代的5.6%降到了近年的1.5%,但有专业登山家指出,这些数据会令登山新手们对攀登珠峰这项极限运动产生一种“虚假的安全感”。

  事实上,攀登珠峰仍然是一项极具危险性的极限运动,高速商业化进程可能会掩盖其潜在的危险性。

  2015年4月25日,尼泊尔发生里氏8.1级地震造成珠峰雪崩,17人遇难,61人受伤,近千人受困。而此时正是一年当中攀登珠峰的最佳时机,在此期间珠峰地区猛增的人流,无疑放大了地震造成的伤害。

  尽管拥有商业机构及夏尔巴人协作的帮助,但业余登山者的不专业还是可能造成致命影响。珠峰环境险恶、气候多变,登山者发生不幸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在高海拔地区接受足够的训练,往往难以准确估计自己的能力与耐力,更无从在关键时刻回头或退出,以致于丢掉性命。同时,这也意味着配合他们的夏尔巴人向导要花费更多体力、承受更大压力,身处更加危险的境地。

  拥挤是威胁登山者生命的又一因素。高海拔“死亡地带”空气稀薄,非常危险,登山者每一分钟的等待或缓慢移动都是在浪费宝贵的氧气资源,严寒中长时间静止也会损失热量,容易造成冻伤。

  2012年5月19日,从南坡攀登珠峰的最后冲刺路段“希拉里台阶”处发生严重拥堵。这是海拔8790米处一处高12米、近乎垂直的裸露山体岩面。拥堵造成众多登山者在这里滞留两个多小时。当天234人成功登顶,4人遇难。

  曾经6次登顶珠峰的夏尔巴向导明马表示,他带队时经常讨论一个话题:如果出现拥堵该怎么办?2016年,他和客人在登顶路上被堵了四个小时,仅在“希拉里台阶”就因为排队耽误了一个小时。他的两个客人在等待中因严寒而失去了脚趾。

  高峰大扫除 一天清理垃圾1.2吨

  生态环境难以承受蜂拥而至的登山客。根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提供的数据,自上世纪50年代首次有登山者进驻珠峰以来,共有超过140吨垃圾被留在了这里。近20年来,全球气候变暖,让曾经被冰层覆盖的废弃物无所遁形,也让珠峰垃圾堆积的严重性日益受到重视。

  珠峰上的垃圾包罗万象,被遗弃的登山用具和生活用品,难以降解的人类排泄物,甚至还有“特殊垃圾”——难以被运下山的遇难者遗体。

  跟废弃物相比,人类排泄物对环境的污染更为严重。“我从来不在2号营煮雪水喝,因为气压太低(无法烧开水),杀灭不了细菌。”瑞士登山者韦利·斯特克说,“珠峰成了世界上最高的粪坑,迟早会像定时炸弹一样爆炸。”

  为了清理这些垃圾,无论是在南坡还是北坡,近年来都有一系列由政府组织或由地方登山队牵头的垃圾清运活动。过去,珠峰南坡垃圾主要由当地夏尔巴向导清理,如今由“萨加玛塔污染控制委员会”协同承担。

  当地夏尔巴向导介绍,尽管从2014年开始尼泊尔政府要求登山客下山时必须收集额外带走至少8公斤垃圾,但每年珠峰南坡沿线仍会散落着至少数百公斤垃圾。

  今年3月,在春季登山季开启前,珠峰南坡开始“大扫除”,仅第一天便清理1200公斤垃圾,从最接近登山大本营的卢卡拉机场空运往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

  珠峰之最

  世界最高峰

  珠峰是世界最高峰,位于中国与尼泊尔边境。按2005年中国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测量的岩石面高为8844.43米,尼泊尔则使用传统的雪盖高8848米。

  

  珠峰顶部最大风力

  珠峰峰顶最大风力可达到时速189公里,气温可达摄氏零下73度。这里空气的含氧量是海平面水准的2/3。

  

  人类第一次登顶

  1953年5月29日,英国登山队一行十人沿南坡登珠穆朗玛峰,来自新西兰34岁的登山家埃德蒙·希拉里和夏尔巴向导丹增·诺尔盖成为首先登上珠峰的人。

  

  人类首次从北坡登顶

  1960年5月25日,中国珠穆朗玛峰登山队突击队长王富洲与队员贡布、屈银华完成了人类历史上首次从北坡登顶珠峰的壮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