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商业榜单 > 正文

三七互娱的“类借壳”后遗症到底坑了谁?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5-16 20:00:08

三七互娱的“类借壳”后遗症到底坑了谁?


此前的3月13日,公司公告称收到吴绪顺的通知,已将其持有的2120万股直接换购银华MSCI中国A股交易型开放式指数证券投资基金份额,本次股份换购完成后导致吴绪顺的持股比例从6.12%降为5.12%,该部分换购已于2019年2月13日单独进行了预披露,不属于此次大宗交易减持计划范围。

这不是“安徽首富”吴氏家族的第一次减持,事实上,仅2018年至今,吴绪顺、吴卫红、吴卫东合计减持就已经超过50次,而且根据公开信息可以看出,吴氏家族几乎不在意是否逢高减持,是高也减、低也减,不计代价地套现。

从年初20元/股以上的高位,到年末10元上下的低点,从吴绪顺延续三七互娱的前身顺荣股份董事长之职,到去年12月8日终于卸任,无论花开花落,潮涨潮覆,吴氏家族一直在减持,一年之间就减持了12.39亿元之巨。

下图是去年11—12月,三七互娱价格处于10元左右的相对低位时,吴氏家族频繁减持操作。

2015年12月,吴氏家族的吴绪顺、吴卫红、吴卫东分别持股11.64%、9.55%、9.50%,合计持股超过30%,而到了2019年5月13日吴氏大宗减持暂告一段落,公司总股本约21.2487亿股,吴绪顺、吴卫红、吴卫东合计持股约3.882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18.27%。3年半的时间,吴氏家族减持三七互娱股份约11.62%。

这奇葩操作的由来,要追溯到2014年,三七互娱上演了至今为止A股市场上最精彩的一出“类借壳术”。

聪明的“类借壳术”

实现A股上市,理论上只有IPO和借壳这两种手段,当然历史上也发生过极个别的其他情况,本文不论。

借壳虽较IPO稍易,但依然要满足苛刻的条件,至少要同时满足资产变更和实控权变更。

二者同时发生,即是借壳;先满足一项,另外一项逐渐满足,这就是“类借壳”。类借壳的好处是规避监管,或曰钻政策的空子。

2014年,三七互娱正处于游戏市场竞争极度激烈,急需大量金钱助推发展的阶段,但当时IPO两遭暂停,IPO缓不济急,借壳在急切之间也难以找到各方面合适的,于是,三七互娱采取了“类借壳”手段,先变更资产、再缓图实制权转移。

三七互娱与顺荣股份一拍即合,后者2011年以汽配业务上市,但连年亏损,市值仅有10多亿,早已被贴上了壳股的标签。

由于三七互娱的资产规模远大于顺荣股份,为了规避证监会的审查,顺荣股份在2014年12月和2015年12月分两次通过定增分别收购了三七互娱60%和40%的股份,收购总价近50亿元。

收购完成后,顺荣股份原实控人吴氏家族的吴绪顺、吴卫红、吴卫东分别持股11.64%、9.55%、9.50%,三七互娱原实控人李卫伟、曾开天分别持股23.01%、21.05%。为了不发生实控权的变更,吴氏家族三人组成一致行动人控股超过三成,而李卫伟和曾开天则分别持股,吴氏家族持股比例最高仍是名义上的实控人,但李卫伟和曾开天则在事实上掌控了公司。

此后,三七互娱采取了渐进式的更名手段,顺荣股份2015年2月更名为“顺荣三七”——乍一看还以为是药企;2016年1月,再度更名为“三七互娱”。

千万不要觉得这样更名实在太累,每一次更名,三七互娱的股价都会飙涨一波,2015年牛市时,还曾经创下连续十个交易日涨停的战绩。

吴氏家族谋退

从市值十多亿,披星戴帽岌岌可危的退市边缘,通过一系列高明的操作后,吴氏家族成了总资产接近百亿,2018年胡润榜的安徽首富。

如果这还不叫成功,那世上真是没几件事算成功了。

功成,就要身退。对于吴氏家族而言,尽管名义上是大股东,吴绪顺老先生任职董事长,但吴家每一个人都明白:这是一场盛大的表演,三七互娱本质上是个游戏公司,它不属于吴家。

那首歌怎么唱的来着?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

股市中身价再高,不如变现。何况,吴氏退出本就是这场演出原定的谢幕表演。

下图是三七互娱的十大股东,三七互娱的创始人李卫伟、曾开天为第一、第二大股东。

曾合计持股超31%的吴氏家族吴卫红、吴卫东、吴绪顺,通过2018年的12.39亿元减持,以及剥离掉自家汽配业务的9亿元股份,截至今年3月31日仍占股3.7亿股。

以均价12元计算(今日三七互娱收盘价:13.83元),吴氏家族的三七互娱股份价值约44.4亿。

吴氏家族的顺荣股份,在被借壳之前,旗下资产仅剩估值约13亿的汽配厂,汽配厂的资产价值接近当时顺荣股份的市值——嗯,即使是在壳股里,市盈率如此低也不好找。

吴氏家族已经以价值9亿元的股份为代价,剥离了三七互娱中的汽配业务。也就是说,“早就够本了”。

2015—2019,三年,纯赚价值44.4亿元的股份+已经套现的12.39亿元。

看看这个账目,你是不是觉得很魔幻?无怪乎有人将被借壳形容为“爽过敲钟”。

是啊,辛苦一生,榔头棒槌加机床,也就攒下10亿的家底,资本市场上做一些腾挪、扮演一下空头董事长、敲一敲董事会决议上的人名章,三年多,赚足好几辈子的钱,还成了一省首富。

“类借壳术”中,谁得利?谁吃亏?

乍一看,吴氏家族大赚特赚,三七互娱的李卫伟、曾开天是不是吃了大亏?

不是的。

吴氏固然赚足了真金白银,但李、曾在2014—2015壳股紧俏的那两年,获得吴氏家族的密切配合,资产腾挪上市后,在话题刺激+更名等一系列操作下,通过飙涨的股价,在二级市场融到了三七互娱籍以发展的大量金钱。

而且,尽管吴氏家族有“贱收”三七互娱旗下汽配板块之举,但大节上,吴氏从不参与游戏业务的经营与管理,而是老老实实地接受做富家翁的命运,从不给李、曾找麻烦。

双方的博弈、谈判,当然是贯穿始终的,但总体来说,合作愉快。

各逞其利、各得其所,吴家大赚,李、曾同样也是大赚。

股票是零和博弈,那么,谁吃亏了呢?

不用往前看多么远,还是将时间拨回到2018年初吧,彼时,三七互娱股价20—25元,吴氏家族开始了一年50次频繁大笔交易套现。股价随之跌倒。

前面说过了,目前,吴家仍持股3.7亿股,这些股份,花朵财经(F-Finance)不敢说有朝一日全部被变现,但几乎可以肯定,股民们必将在未来的数年中不断见到本周一那样“减持完成”的公告。

在2018这一年,亏的人是谁呢?在接下来这个不断套现的过程中,如果有人亏,又是谁呢?

当然是投资者,是所谓“小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