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人物秀 > 正文

王石对郁亮版万科的评价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9-14 19:13:33

王石对郁亮版万科的评价


  小饼干 90度地产


  据说九月是西藏最美的模样。五六月满眼嫩绿,七八月繁花似锦,九月则是一片金黄。万科董事会主席郁亮就将这次万科媒体交流会定格在这九月的拉萨。


  跟随万科邀请的媒体队伍,我终于踏上这片神往已久的神圣土地。或许我不是这群媒体大咖里年纪最轻的,但我相信,这里的95后没几个。


  拉萨美则美矣,但郁亮想在这里表达的却是焦虑。他说,今天的我们特别焦虑,焦虑点在于如何找到新的发展渠道、路径与方法,但现在没有现成的道路可以学,这是万科最大的焦虑。


  人到中年,都会开始焦虑,更何况是泱泱的万科帝国以及他的领头人;人到中年,也会变得油腻,但郁亮说万科坚决不做油腻男。显然,他在对万科进行重新思考和重构。


  郁亮解决焦虑的办法是事业合伙人制度,这是郁亮管理理论的核心,是万科的指导思想。在业绩交流会上,郁亮几乎全程都在讲这项制度,媒体的任何问题,郁亮都会七拐八拐拐到这个纲领性制度上。


  看得见的是,执掌万科一年有余,郁亮对外讲了一个新故事。当然,这也是他一年间苦心研究的成果。但看不见的是,郁亮时间,他又会把时代万科推向一个什么样的高度呢?



  万科为什么焦虑?


  交流会当天,郁亮压轴出场,一身黑色运动系衣服显得格外有精神和年轻范儿。在媒体提问环节,郁亮的回答方式是——“皮一下,很开心”。“到了高原,本来头就痛了,还问这么头疼的问题。”现场笑声一片。


  笑谈掩盖不住郁亮的焦虑。


  郁亮的焦虑归根结底在于,如何找到匹配新发展的新方法,但现实情况是一直被别人学习的万科却没有学习的模板和对象。万科只能自己摸索,探路往前走。


  郁亮的说话技巧是“不说满”。对于万科未来,郁亮只是说出了焦虑的事实,并没有道出焦虑具体原因。要回答这个问题,必须回到万科所处的内外部环境中去考量。


  从外部地产层面环境来说,万科虽然赢得了“宝万之争”,但却在那两年间丢失了垄断了十多年的老大位置,被碧桂园和恒大赶超的同时,房地产行业也呈现出了头部竞争愈演愈烈的“厮杀”新局面,一个不小心,万科不但老二的位置保不住,还可能被后面老三老四赶超,逐渐丢失市场份额。


  资本层面,万科面对的是,宝能继续坚持万科股份,就在9月11日,宝能系又减持万科A(23.320, 0.22, 0.95%)5%股份,套现约120亿元,万科当然担忧宝能的巨量减持对万科股价的冲击以及长期在资本市场的影响。


  从自身来说,万科的地产业务也在放缓,2018年上半年,万科房地产开发销售仅保持了9.9%个位数增速,在前十增速中也排在后面,地产不能保持强劲动力,新业务多点开花但还没结果,万科当然焦虑。


  因此,对于万科来说,是时候讲好一个对资本和对自身负责的新故事了,并且这个故事还要在执行层面确实能助力业绩增长。



  谁能给万科一个答案?


  万科的焦虑,其实是时代赋予的。所以,郁亮和刘肖才会说,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面对时代新环境,万科的焦虑谁来疏解?


  郁亮给出的答案是:一个多元化,一个合伙人制度。前者属于产品论,后者是方法论。


  为什么郁亮选择了这样的方法论来解决万科的问题?


  郁亮的解释是,“稳定意味着死亡,事业合伙人机制是面向未来的,它并不仅仅解决眼前的问题,更是解决万科未来十年的问题。”


  最近,马云在发布的一封公开信里也提到了类似说法。“我们创建的合伙人机制创造性地解决了规模公司的创新力问题、领导人传承问题、未来担当力问题和文化传承问题。”


  不过,郁亮和马云的“合伙人制度”不同点在于:一个是房地产领域,一个是互联网行业;一个还未看到任何结果,一个已经有成功结果。因此,尽管万科的嗅觉十分敏感,一直在表现出远超同行的危机感。但是,郁亮版的合伙人制度变革能否成功,还需要更长时间的实践检验。


  另一个问题是,前面已有职业经理人制度,郁亮为何觉得旧有制度不行呢?郁亮对此没有表态。但在另一个人的公开说法中,或许可以找到一些答案。


  曾为万科的事业合伙人制度做过顾问的周禹说过这样一段话:职业经理人制度有一个局限,他们凭能力和本事说话,追求高绩效,拿奖金分红,但职业经理人和股东风险和利益的一致性不足,职业经理人只需要承担奖金收入的风险,而股东要承担更多;职业经理人只投入自己的人力成本,这就会带来哪家企业开的薪资高就去哪儿,缺乏主人翁精神,就像摘果人和园丁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