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人物秀 > 正文

作为商业片导演,首先要满足观众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5-27 19:10:51

作为商业片导演,首先要满足观众


上映7天,雷佳音和佟丽娅主演的《超时空同居》票房3.4亿,其间还一度单日票房成绩超过《复联3》。

这部在国产爱情电影中并不常见的奇幻爱情电影,起初并不具备什么“爆款”卖相,倒是在上映后靠着口口相传的口碑发酵,观众有种意外捡到宝的感觉。该片构思细巧,表演到位,故事励志又有让人回味的小忧伤。这个脑洞大开的1999年遇到2018年的同居故事,而特效还特别小清新、不雷人。它没有多深刻,但像一道暖心小甜点,让观看的人格外轻松愉悦。

《超时空同居》导演苏伦:作为商业片导演,首先要满足观众

《超时空同居》导演苏伦:作为商业片导演,首先要满足观众

虽然这是导演苏伦是第一次独立执导电影,但她已经入行17年了。2001年苏伦考入中国农业大学,却因为喜欢电影不到一年就退学了。之后相继在冯小刚的电影《大腕》、《手机》剧组做助理,是各个部门的全员助理,像一块特别积极的砖,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剧组里的人都叫她“满场飞”。跟组之后,苏伦觉得自己还是需要经受科班训练,于是考上中戏导演系继续学习。在校期间,苏伦一半时间窝在图书馆啃书,一半时间又开始在剧组做助理打磨自己,并且开始写一些小短剧,训练自己的编剧能力。

严格来说,《超时空同居》是苏伦的第一个长片电影剧本。这个项目本是个命题作文,徐峥在《港囧》合作后把自己手上的一个爱情喜剧交给苏伦。这些年徐峥一直在做扶持新导演的事,而且偏爱能拍类型片的年轻人。但来来回回折腾了半年,原本项目的剧本因为基础薄弱怎么改都无法令人满意。徐峥问苏伦,“敢不敢推倒重来?”这样才有了《超时空同居》。

电影正上映得火热,苏伦已经觉得自己完成了任务,自顾自跑去西藏“休假”去了。她自己也是漫威粉,能与《复联3》在同档期一起上映,让她觉得“挺爽”“挺酷”的。

《超时空同居》导演苏伦:作为商业片导演,首先要满足观众

《超时空同居》导演苏伦:作为商业片导演,首先要满足观众

导演苏伦

【对话】

奇幻是外衣,恋爱要谈得接地气

澎湃新闻:介绍一下故事的灵感来源?听说写这个剧本的时候还挺痛苦的?写了多久?

苏伦:这个剧本创作的两年来,确实特别痛苦。因为最早的时候,没想弄得特别负责,就想简单一点,就讲两个主人公,因为一个奇幻的设定,他们俩相遇了,接下来他们有各自的成长。后来慢慢地,就越写越开始不满足了,就很希望他俩有一些宿命的联系,又加入两个人会出现在这个奇幻的设定里面,为什么偏偏是他俩不是别人?于是就想了另外一条勾连他俩宿命感的背景线索。这块是用了很长时间想办法把这个地方讲圆。在创作这两年里面,我觉得我都快自闭了,因为每一天都活在这个故事里面,每天睡着了都会在想这两个人,感觉这两个人就生活在我的这个世界里面。

故事编完之后又要经历非常痛苦的删减过程,像割肉一样,每一处都觉得是好的,每一处都觉得不舍得。而电影仅仅也就100分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容纳那么多的东西,其实最初是有点贪心的。有一段时间,我把自己关在一个咖啡厅,基本上有好几个月的时间,就每天去那,点一杯咖啡,然后就盯着电脑发呆。到最后已经不记得改了多少遍了,就记得电脑上的word文档已经全部满屏了。

澎湃新闻:虽然是一个奇幻的设定,但是也有很多很接地气的地方,里面融入了你个人的一些生活经验吗?

苏伦:比如两个人在屋子里苦中作乐,拿豆腐干和花生米当成是烧鸡来吃,这个是在内容上我比较喜欢的一个细节。里面有一些我刚来北京的时候,经历的一段比较困难的时期的缩影,我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是挺快乐的,就因为有这些苦中作乐的小故事,所以我觉得这个灵感是从那个时期的我来的。

《超时空同居》导演苏伦:作为商业片导演,首先要满足观众

《超时空同居》导演苏伦:作为商业片导演,首先要满足观众

《超时空同居》剧照

澎湃新闻:这个电影的核心道具是那个时空交错的屋子,怎么考虑的?

苏伦:其实这个房间的挤压感这组设定,是我在最初拍摄之前想好的,我不是很想要一个非常大特效感的奇幻视觉性,因为首先奇幻在我们生活中是不存在的。怎么能让大家相信,而不是觉得这是你编造的,这是一个假的东西,所以我就希望是真实的物理原理里面,去加一点点这样奇幻的设定,这样奇幻的可信度,包括视觉的感受,会带入感更强。

现在最终的效果,我们有一部分是特效来完成的,但是有一部分我们是靠真实实拍来做基础的,这个灵感来源于《盗梦空间》。《盗梦空间》有一个制作特辑,我看过,它是用一个搭建的酒店的走廊,然后那个走廊底下做了一个辊轴,可以让这个走廊就是超物理地去滚动。所以大家在视觉上看起来,它又是基础,又是一个真实的,但是人在里面,大家看起来又是一个奇幻的旋转的方式。我们也做了一些这样的装置,也是实验的装置。

澎湃新闻:奇幻电影是一个很考验想象力的事情,有哪个想象的场景是你自己特别满意的吗?

苏伦:电影里有一组倒走,是我们整个电影最实验的部分,正常应该是用特效去完成这个倒走的部分,但是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遇到了一点点的困难。遇到困难之后,我就想到了一个办法,就是让演员辛苦一点,他的信念感是在往前走,最后我会用于倒放。所以我们整个是从A点到B点,相当于所有的群演都是在正常往前走,演员倒着演绎他从B点走向A点。在这个过程中,所有的群众演员,包括所有的道具都要丝毫不差地配合这个节奏时间卡点。如果有一丝没有配合上,可能整个的看起来就不像现在呈现的效果这么好了。树叶凋落的时间都要特别匹配,所以我们在现场就一遍一遍地一直做这个实验。

澎湃新闻:不同时空穿越的一些爱情电影有给了你怎样的启发吗?

苏伦:可能对我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反而对我帮助最大的,我借鉴学习得最多的是那部《当哈利遇上莎莉》,那也是一个二人冤家喜剧,两个人也是很多对白,以调侃作为一些包袱。最早在创作剧本之前,我是看了很多遍那个电影的。

澎湃新闻:爱情喜剧这个类型有很多经典,但是在中国就很容易陷入“套路”中,你自己有没有刻意去做过一些“反套路”的思考和尝试?

苏伦:我还真想过,但不知道准不准确。我看过国内也有一些拍得不错的,然后也有一些可能没有那么成功的爱情喜剧片。没那么成功的那些电影,主要原因是它纯粹讲爱情。国外很多很好看的爱情喜剧,大多数都讲的是人物成长,这一点对我来说很关键。通过一段情感,看电影的人和角色一起,去思考怎么样做好每个选择。不光光是说,我们让观众怎么看这对CP在银幕上谈恋爱,而是大家根据这一段的恋爱经历,然后自己也获得一些成长比较重要。

澎湃新闻:现在这个电影大家看完觉得很甜,这个对于爱情电影很重要,但是甜和腻或者矫情这个度怎么把握?

苏伦:我在拍之前已经想得非常清楚了,尽管我做的是比较创新的奇幻爱情喜剧,但我还是挺希望它是现实主义的奇幻故事。奇幻仅仅是一个壳,但感情发展都在很现实的状况下,让观众觉得,“我见过这个,这是真的”,而不是说,“我没见过两个人谈恋爱能谈成这样”,那样就会让人腻。

《超时空同居》导演苏伦:作为商业片导演,首先要满足观众

《超时空同居》导演苏伦:作为商业片导演,首先要满足观众

《超时空同居》剧照

商业片导演首先要满足观众

澎湃新闻:你之前的履历里跟过冯小刚、徐峥这些很有观众缘的导演,这次做的片子喜剧节奏也很棒,觉得有一些潜移默化的影响吗?

苏伦:我进冯小刚剧组的时候还不到20岁,我印象当中,我在他剧组第一个学到的东西,是知道了什么叫剧组,然后我了解到什么叫做商业电影,他们在沟通的过程中可能会聊到,什么地方观众看完肯定会喜欢,肯定会high。可能这种东西会潜移默化影响我,让我一开始就挺想做一个商业片。作为商业片导演,首先你要满足观众,就好像跟观众谈恋爱,要投其所好。

徐峥老师我是跟他整个《港囧》做执行导演。跟着他一边学习一边工作的状态,我学到的是作为一个商业片,节奏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事情。我觉得我跟观众的关系就有点像谈恋爱一样,你要知道他喜欢什么,你要了解他的一切,那么你再去发挥你本人特长,做一个结合,而不是完完全全沉迷于个人表达。

澎湃新闻:徐峥这个监制在《超时空同居》里起了什么样的作用?他说他最大的作用是“折磨”你。

苏伦:我特别感谢徐峥老师对我的鼓励和信任。因为一个这样的前辈,相信我,让我放手去做,这一点是对我来说最大的帮助。虽然他在过程中是没少折磨我,电影的前期,他否定了我两年。但是对我来说都是一个很好的帮助。在我执拗的时候,他会给我泼冷水,在我迷茫的时候,他会告诉我,苏伦你可以挑战更好的。因为在这个创作过程中,难免会有一些时候觉得,这个东西我已经尽力了,这已经是我能力达到最好的结果了。而在这个时候,徐峥老师他会说不行,你可以更好。这个时候我觉得对于突破我自己来说,他给我进行了很好的推动。我以前可能跟他的意见相反,我就觉得不需要浪费那么久的时间,你就可以做一件事情,为什么要浪费这样的时间,我曾经认为是浪费。当一路走过来,我发现,其实那些时间都是对的。真的一个好东西需要时间去打磨的。最后那场告别戏,我写了差不多有几个月的时间,一直在想,怎么才可以让这场戏更动容,怎么才可以让这场戏能更戳人。这一段时间、那个过程对我来说是折磨,但是结果对我来说是成长。其实他的折磨,徐峥老师很可爱,因为认识他很多年,他的做人做事,和他一路走到今天,为什么会有这样大的成就,点点滴滴,我都看在眼里。

包括就是说在资方这边,帮我去做争取,一开始我们觉得在上海拍摄,太贵了,(有)没有可能换一个城市,但是他也是一个创作者,他特别懂我的那一刻的心理,他就觉得在其他城市依然可以完成,但这个电影会变了一个味道,他就会帮我去争取。

澎湃新闻:雷佳音和佟丽娅这对CP还让人蛮有新鲜感的,怎么选到他们?

苏伦:对于雷佳音我是一见钟情,因为他太有魅力,太可爱了。其实大家对他的认知,都是他特别的可爱和很有喜感,他本人也是这样的。但我觉得他最有魅力的就是,他不说话的时候,是有一些淡淡小忧郁的气质,但他一笑起来,整个阳光灿烂,这是我觉得他最大的魅力,因此就一见钟情了。

丫丫在我的心里,她是一个正能量小宇宙。我最早对她的印象是,有一天我特别特别意外地看到了她的一个综艺节目,她在那个节目里面没有化妆,但她的精神特别有带动力。让我觉得一个那么美的存在,还能去不在意自己的外表,肯去吃苦,不太在意自己的美的存在,而是在意自己本身,这是她最大的一个魅力。对于电影,我是希望这个女主角,她是有喜感的,是什么都不顾忌的,能够特别放得开,而不是说我端端庄庄地坐在这里的那种。

澎湃新闻:有演员即兴发挥的部分吗?

苏伦:雷佳音和丫丫他们两个在现场经常开玩笑、相互调侃,有一段对白完全是现场即兴的,比如雷佳音喊佟丽娅“老斑鸠”,其实最早是“老僵尸”的。因为我们那场戏是个长镜头,两个人台词特别密,节奏要把握得特别好,一个镜头全部演绎完。

澎湃新闻:电影里很多客串人物都设置了很亮的笑点,也不违和,这些人物是根据角色来的,还是根据演员再量身定制角色?

苏伦:我们每一个客串人物,写的时候就希望这个人物有一个亮点,而不是一个过场,来了就走了。在选择客串演员的时候,也和副导演讨论了很久,他们给了我很多的资料,大家都觉得不够好。在“不够好”的过程中,两个主演就知道了。因为他俩对这个剧本也非常了解,也知道每一个客串演员来,是能给我们加分的,两个人就像要结婚了似的,拉个群,就跟大家说:来吧,这个特别好,这角色特别好,这个戏份特别重,这场戏就是我们整个剧本里面最大的亮点。包括他们的同学,好朋友,每一个人就被这样“忽悠”来了。来到现场之后,“我戏份这么少啊。既然来了,那就拍吧,只能就这样了。”但现在的结果是非常好的。每一个客串演员,每一次的出现,对于整个影片来说,我觉得都是亮点。而每个演员来了都非常认真,戏很少也准备人物小传,还自带服装。

澎湃新闻:为什么一个爱情喜剧片没有happy ending?

苏伦:我从来没有觉得这个结尾是一个悲剧结尾。因为在我的心里面,谷小焦虽然消失了,但是是因为陆鸣做了对的选择,他拯救了谷小焦的过去。她变成了一个有父亲的女孩,拥有了一个更好的人生。可能大家觉得,现在那么泼辣可爱说“老娘天下最美”的女生突然间消失了,还是有点难过,其实冷静下来看这应该是个喜剧结尾,把时空拉开看,她拥有了更好的人生,而不是执着于当下。

澎湃新闻:你自己相信平行时空吗?

苏伦:我相信。我相信多种可能性的存在,包括空间。甚至我一直相信,我们可能离开的一些家人,也在某个时空里,就像是我们现在这样坐在一起聊天。之前我看到一段话,我觉得挺有趣的。他说我们每个人有缘分认识了,在之前我们一定有一次彼此不知道的擦肩而过。所以,之前我看到很多就是网络上有一些情侣们,他们在一起之后发现,原来我小的时候在这个地方拍过照,你也在这个地方出现过。这些我觉得是挺奇妙的。我也相信这样的一个说法,在我们大家认识之前,我们一定曾经在某一刻,在茫茫人海里面,在某一个街道里面,我们擦肩而过过。

《超时空同居》导演苏伦:作为商业片导演,首先要满足观众

《超时空同居》导演苏伦:作为商业片导演,首先要满足观众

硬着头皮上,感觉挺酷挺爽

澎湃新闻:如果有平行时空,你会做什么?

苏伦:我希望是不一样的。人这一辈子其实挺短的,我们只能努力地用心做好一件事,如果要是有多重空间的存在,我希望尝试另外一件事,或者另外一个职业,可以有多种的可能性去存在,去体会不一样的人生。

我想学中医。我们做影视行业,每天非常忙碌,非常赶时间,大家每个人都是忙忙碌碌地去做一件事情。中医这个行业(我是不是聊得有点太飞了),就是特别安静地去帮病人去看看病。我觉得做医生是一个救助别人的行为,这种成就感和对人的善意感是挺足的,这个满足感应该会挺大吧。

澎湃新闻:第一部片子上院线,还撞上“复联”这样的超级大片,会不会紧张?

苏伦:从做剧本到拍摄差不多有三年的时间,三年每天都重复这件事情。现在终于有一天它上映了,只要上映了,我就已经很开心了,说真的我还挺平静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还没反应过来。

本来就是选了“520”前的一个周末,后来突然听说“复联”定在早一个礼拜。一度觉得“完了”,首先我也是漫威的粉,我就觉得人家用了那么多年,那么长的时间,做出这么庞大的作品,我这样的一个小片子肯定被碾压了。但是后来团队觉得,再往后拖拖久了容易泄气,干脆就硬着头皮上了,也觉得这感觉挺爽、挺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