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人物秀 > 正文

仓储超市,拉不动线下零售这辆大车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2-09-22 19:43:51

仓储超市,拉不动线下零售这辆大车 


在很多时候,美国更像是中国的一面“镜子”。投资人总是寄希望于从美国发展脉络里看出一些机会,从十年前的互联网到如今的生物制药,他们乐此不疲。


但凡事总有例外。2021年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为44.1万亿元,而同年美国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在50万亿元左右。在社会零售消费总额相差不大的情况下,中美两国线下零售的格局却大相径庭。


在美股市场上,已经诞生、好市多两家市值千亿美元的线下零售巨头。而在中国,A股超市龙头(SH601933)市值只有300亿出头。


曾经,所有线下超市都有一个中国的“梦”。但种种迹象显示,中国没有已经是一个不可逆的事实。于是,中国的线下零售玩家们开始把目光转向另一个方向——仓储超市。


2021年至今,包括家乐福、永辉、北京华联、北国仓储超市、Fudi、家家悦等在内的多家传统商超均在国内第一次尝试仓储会员超市业态。


与此同时,国外仓储超市巨头们也在加速布局中国。就拿山姆来说,其近两年的计划和在建的开店数量几乎相当于过去20多年在中国开店数量的总和。


那么,国内外商超巨头为何纷纷下注仓储超市?逆势增长的仓储超市,能够拉动线下零售的复苏吗?


传统商超向下,仓储超市向上


近些年来,传统商超的颓势已经很明显地暴露出来,但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仓储会员超市却保持着不错的发展势头。


在疫情发生后,传统商超的生意并不好过,即使是最头部的上市公司,也遇到了发展瓶颈。比如今年上半年,A股超市板块中,共有9家超市企业,其中5家超市出现了营收负增长。而在2021年,传统商超表现更差,只有1家企业保持营收正增长,另外8家均出现营收负增长的情况。


传统商超业绩表现不佳,仓储会员超市这一业态却保持了很好的发展趋势,其市场规模正迎来加速增长。根据艾媒咨询数据,2012-2019年仓储会员超市市场规模增速维持在个位数,甚至个别年份出现了负增长。但2021年,仓储超市市场规模增长加快,其同比增速达到12.3%,艾瑞咨询预计,2022年行业仍将实现两位数增长。




仓储超市市场规模的加速增长。很大程度上是越来越多玩家涌入的结果。近年来,山姆会员店、Costco等原有业仓储会员超市业态的开店数量明显提升。以山姆会员店为例,山姆1996年进入中国,到2020年山姆共有29家门店。而根据36氪报道,近两年山姆在建和筹划建设的店铺数量达到了23家。换句话说,山姆近两年计划的新开店数量几乎相当于过去20多年的开店总量。


不仅原有业态的仓储会员超市加速扩张。传统商超也纷纷向仓储会员超市转型。自2021年以来,包括家乐福、永辉、北京华联、北国仓储超市、Fudi、家家悦等在内的传统商超均在国内第一次尝试仓储会员超市业态。并且其业态保持着高速扩张,其中永辉超市2021年新开仓储超市超40家(大多为旧店改造)。


那么,为什么在线下零售不景气的时候,仓储超市却迎来了逆势增长呢?


仓储超市,增长与效率的最优解


仓储超市逆势增长的逻辑在于,当前环境下,仓储超市是能够帮助企业实现稳定增长与降本增效的最佳业态。


与国内其他线下零售业态相比,仓储超市是增长稳定性较强的业态。仓储超市通过会员制模式筛选用户,其核心用户大多为中产阶级。


而当经济下行时,中产受影响较小,服务中产用户的业态在业绩表现更稳健。比如,今年上半年美国经济下行,对超市业态影响较大,但对旗下的山姆会员店影响不大。上半年,超市业态营收同比增速只有3.4%,但山姆会员店营收增速仍能达到17.5%。


如果聚焦到国内,山姆同样展现了较强的抗风险能力,有行业人士表示,山姆在中国地区贡献了一半以上的利润。


在经济下行时,仓储超市作为受影响较小的业态,自然更容易受到多方青睐。而我国仓储超市发展相对早期,比如Costco首店2019年才在国内开业,由此仓储超市存在一定的发展空间。并且随着年轻一代对预付费观念的接受,仓储超市的潜在用户规模有所增加,同样利于这一业态的扩张。


当然,国内企业布局仓储超市,并非全部类似山姆的单轨会员制,(仅会员入场购物进),更多的企业实行双轨会员制(会员享受更多权益,非会员也可进场)。


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即使仓储超市不通过会员制抢夺中产用户,仓储超市本身也可以降低成本提高效率。以净资产收益率为例,该指标能够衡量公司运用自有资本的变现效率,指标越高,投入资产带来的收益越高。今年上半年,的净资产收益率为17%,而Costco净资产收益率为28%。


Costco投入资产带来的收益更高,原因是公司加快了资产周转,加速了把资产变成钱的速度,数据显示,上半年,Costco的存货周转天数比要快17天。


原因在于,仓储超市将商品数精简到数千个SKU(Costco3700个、山姆4000个),是传统商超的十分之一,少而精的SKU既优化了无论流程,又使用户能够规模性集中购买,再加上会员较为确定的购买需求,一同确保仓储超市拥有远强于同行的周转速度。


再者,仓储超市拥有更优的成本结构,按照吴晓波频道的数据,仓储超市在营销、装修、租金、人工等业务环节较传统超市具有10个百分点的成本优势。



以租金优势为例,传统商超更像流量变现,需要客流量较大的区域引流,单位面积租金更贵,企业租金成本占比更高。而仓储超市更侧重用户复购,对地域的引流需求较小,其选址大多在远离市中心的位置,单位面积租金便宜,租金成本占比更低。


那么,既然仓储超市有着诸多好处,它能够拉动线下零售重回高增长吗?


拉不动线下零售这辆大车


仓储超市作为近年加速发展的业态,固然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但指望仓储超市重新拉动我国线下零售恐怕并不现实。


仓储超市的运营模式决定了其市场规模天花板有限。一方面,仓储超市兼具仓储与购买中心属性,且瞄准的是家庭集中购物需求,需要大量的停车位置,因此其覆盖面积往往能达到传统商超的10倍,对选址要求较高。


另一方面,仓储超市的会员制属性瞄准的中高收入群体,对一定区域内中产用户的数量有较高要求,数据显示,20-30万的会员规模才能支撑起一家Costco。


而同时满足选址、中产用户规模的地区并不多。据全天候科技引述一位分析人士的测算,结合中产数量、家庭型消费以及全国能支撑开设会员店的城市进行测算,中国市场可容纳的大型仓储会员店总量可能在60至80个。


实际上,即使参考海外,仓储超市也只是零售业态的补充,并未成长为主流业态。根据国泰君安数据,在美国超市竞争格局中,Costco市占率为17%与沃尔玛超70%的市占率差距明显。


而我国国情,则进一步降低了仓储超市的发展上限。首当其冲的是,家庭结构的变化不利于仓储超市的发展。根据全国人口普查数据,2022年我国家庭用户人口为2.62人,较2010年的3.1人减少0.4人。而仓储超市主要的购物需求来自家庭人口较多的群体,美国三口以上之家在仓储超市用户占比中超57%。从这个角度看,我国家庭小型化的趋势,不利于用户囤货需求的养成。


更重要的是,我国的居住环境同样不利于仓储超市的扩张。居住环境影响用户的购买行为。美国地广人稀,除了特大都市外,普遍以别墅式、低密度居住。所以,消费者普遍开车购物,购物半径更大。这样的购物习惯,给仓储超市提供了较好的发展土壤。


而我国用户居住密度高,用户消费半径小,用户更喜欢在街边购物,类似购物行为也限制了用户去仓储会员超市购物的需求。


从上述角度看,仓储会员超市作为商超的一种细分业态,未来在我国仍有一定的发展空间。但其较低的天花板,也使其难以拉动线下零售这辆大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