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人物秀 > 正文

“翻倍牛股”宝馨科技前景无限?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2-09-22 10:37:01

“翻倍牛股”宝馨科技前景无限? 


曾凭借“HJT电池”概念起飞的宝馨科技,再度卷土重来!


9月21日,宝馨科技(002514.SZ)开盘迅速拉升涨停,报收12.16元/股,盘后封单超10万手,全天成交额5.54亿元,总市值达87.56亿元。


9月20日,宝馨科技发布公告称,拟联手国资及专家合作开展“钛矿太阳能电池、钙钛矿-硅叠层太阳能电池”等项目。


抢道“钙钛矿电池”赛道


公告显示,基于战略发展的需要,宝馨科技拟与张春福教授、朱卫东副教授、大禹集团就“HJT-钙钛矿叠层、钙钛矿电池”产业化技术开发及产品推广达成合作意向,拟签署《项目投资合作协议》及成立合资公司。


这其中,张春福、朱卫东分别为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微电子学院的教授和副教授,团队研究实力不容置疑。同样,大禹集团的实控人是国资办,形成坚实的后盾。


以上三方亦将共同设立合资公司,注册资本拟定为5500万元,其中宝馨科技拟出资2000万元,占该合资公司股份的36.36%;张春福、朱卫东设立的合伙企业持股比例为45.45%,而大禹集团的持股比例为18.18%。


不过,对目标公司增资方面,却设置了相应的门槛。


据悉,若目标公司实验室叠层电池转换效率突破30%,实验室叠层电池加速实验寿命突破20000h,宝馨科技(甲方)与大禹集团(丙方)将对其进行第一期增资;其次,若目标公司实验室取得技术突破,同时完成“100MW级HJT-钙钛矿叠层电池产线”的工艺规划、技术路径设计并取得各股东方认可,将完成第二轮增资。




很显然,无论是人才配备,资金需求,还是相应产品开发进程,均作了较为详细的要求。


对此,宝馨科技表示,本次合作旨在借助公司高效光伏异质结电池领域的生产基地、行业经验和融资能力,张春福教授、朱卫东副教授及其团队的研发能力,大禹集团的资金实力,逐步实现公司战略布局,提高产品光电转化效率及市场竞争力,增强公司整体实力。


其实,在8月30日,宝馨科技便已开始涉水钙钛矿电池赛道,与苏州大学特聘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彭军、杨新波签订《项目合作框架协议》,合作开发钙钛矿太阳能电池、钙钛矿-硅叠层太阳能电池以及生产设备,促进钙钛矿光伏技术的产业化。


不仅如此,由于HJT电池与钙钛矿电池的天然协同性,宝馨科技在HJT电池布局还更为早些。


早在5月27日,宝馨科技公告披露拟与安徽省蚌埠市怀远县人民政府就打造新能源高端智能制造项目签署《新能源高端智能制造项目投资合同》,投资总额约16.8亿元人民币,建设内容为 2GW 光伏电池及2GW 光伏组件、新能源高端装备相关产品的研发、生产及制造等。


6月28日,公司公告项目进展表示,根据项目投资合同的约定,公司或控股子公司拟在蚌埠市怀远经济开发区成立项目公司,项目公司注册资本为10 亿元人民币,公司或公司控股子公司出资 7亿元,占该项目公司股份 70%。


由此不难看出,宝馨科技力争进军钙钛矿电池赛道的决心与野心,只不过,前来瓜分抢食的竞争者亦是不在少数。


纵览整个行业,近年来钙钛矿市场投资相当火爆,无论是高瓴、腾讯(00700.HK)还是宁德时代(300750.SZ)等巨头均已锚定布局其中。据不完全统计,连同宝馨科技在内,目前已至少有16家上市公司展现了对钙钛矿的浓厚兴趣。


截至目前,京山轻机(000821.SZ)子公司晟成光伏团簇型多腔式蒸镀设备已量产交付;捷佳伟创(300724.SZ)反应式等离子体镀膜设备已取得钙钛矿中试线订单,同时整线设备也进入研发阶段。


所以,作为该赛道的后来者,宝馨科技能否成功研发且在拥挤的赛道突围而出,还是未知。


业绩不尽人意,造血能力较弱


资料显示,宝馨科技最早是一家从事精密数控钣金制造的企业,并于2010年成功登陆深交所完成上市。


只不过,上市之后,宝馨科技盈利能力并未有较大提升,净利润常年徘徊在1亿元以下的水平,甚至还曾两度陷入亏损,于2016年及2020年分别出现净亏损1.79亿元、3.89亿元。



直到2020年底,宝馨科技正式易主江苏捷登,由马伟实际控股。在更换控股股东和管理团队之后,公司确立了“新能源产业综合服务商”的企业定位,制定了“智能制造+新能源”双轮驱动的战略发展方针。


具体而言,智能制造业务主要包括太阳能晶硅电池片(PV)、玻璃面板(FPD)、精密电路板(PCB)等湿法制程设备及其配套智能化设备和配套传输设备等。而新能源业务则是负责光伏异质结电池及组件业务、光伏电站EPC、新能源汽车充/换电等。


除此外,宝馨科技还涉及节能环保业务,囊括综合能源调峰、环保设备等产品和项目运营。


在新主人的带领下,宝馨科技于2021年底顺利逃脱亏损魔爪。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收6.34亿元,同比增长28.02%;实现归母净利润0.12亿元,扭亏为盈。


分业务来看,智能制造占据大头,贡献收入高达75.02%,但细分产品中的光伏设备收入占比却微乎其微,期内仅实现收入217.06万元,占比总营收的0.34%。


来到2022年,宝馨科技可谓是在新能源赛道铆足劲,先是跨界光伏HJT电池,然后又加紧在新型高效电池——钙钛矿产业的布局,一切看似热火朝天建设的背后,依然有一些小瑕疵。


截至2021年末,宝馨科技货币资金为8557.94万元,到2022年6月30日,其货币资金由于银行借款较多增至1.26亿元。2022年上半年公司经营现金流净额仅有5939.34万元(同比下滑35.41%),自身造血能力亦不佳,却要出资7亿元以上,其难度可见一斑。


值得一提的是,上半年光伏设备产品收入确实有了细微起色,但伴随节能环保业务整体失速,宝馨科技刚刚回稳的业绩又开始出现下滑迹象。


2022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3.83亿元,同比增长12.01%;实现归母净利润1604.67万元,同比下滑49.26%。


蹭上热点,股价拔地而起


与业绩面截然相反的是,二级市场上,自“蹭”上光伏HJT概念后,宝馨科技股价“一骑绝尘”。


同花顺数据显示,自6月16日以来,宝馨科技在34个交易日内走出了17个涨停,且股价一度站上近七年高点,达18.49元/股,区间累计涨幅高达2.2倍。截至最新收盘,该股年内涨幅亦达1.4倍。




股价涨势凶猛的背后,还出现了“牛散”屠文斌夫妇的身影,并强势举牌了宝馨科技。


据7月7日公告,屠文斌与妻子施玉庆以自有资金增持公司股份,累计持有股份277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0015%。


而8月份以来,屠文斌又再度增持了123万股,反观其妻子先是增持499.8万股,后又减持了66.99万股。


明显可见,项目还在建设之中就得到投资者如此追捧,显然“太过超前”。而此次宝鑫科技宣布加码钙钛矿,是否会再度成为资金热捧的对象,还不得而知,对此投资者们还需保留一份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