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人物秀 > 正文

“机器人公务员”走在了“机器人雇员”前面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5-15 10:01:04

“机器人公务员”走在了“机器人雇员”前面



来也CEO汪冠春日前在2019中国数据价值创新大会上发表演讲,汪冠春认为,在这一次的数字化转型中,政府已率先开展了人机协作。

汪冠春指出,“机器人公务员”可能走在了“机器人雇员”前面。

此前,软银创始人孙正义曾预测未来30年将有100亿机器人与人类共生。

汪冠春也说,从2017年起,越来越多传统企业包括政府机关等单位,已开始向平台型的智能机器人公司采购、雇佣智能机器人,参与到组织之中,配合真人员工更高效的开展工作。

“过往固有的属于某一个组织的岗位职责被智能机器人所替代或部分替代,但同时,组织中也衍生出了一批需要和机器人交互的新岗位如:AI训练师、知识工程师等。”

汪冠春说,人工智能正在做的,是指引企业主如何重构组织,真人员工如何在组织中实现个人不可替代的价值。

据悉,Hello Data 2019年中国数据价值创新大会由德拓信息、来也、UCloud、神策数据、佳格天地、海量信息、中国电信集成、爻拓信息、点炻科技联合主办,会上还宣布成立了「DI 2048」产业联盟。

以下是来也CEO汪冠春演讲实录:

汪冠春:我先从我们给海淀园做的一个项目——小海机器人开始介绍,之后再为大家介绍一下「来也」这家公司是做什么的,能给大家提供什么样的服务。

说起这代人对公务员的印象,总感觉工作环境就是一杯茶、一包烟和一张报纸, 着装和人设也是电视上的达康书记:一件夹克,严谨严肃的形象。

但机缘巧合,我们来也做了海淀码上办的小海项目之后,我发现其实现在的公务员工作,其实和我们互联网公司差不多:盯数据,拉新促活,今天的公务员也非常有热情,也很年轻和帅气,再加上活泼的机器人小海,发挥着一名公务员助理的作用。

比较突破我陈旧认知的是,在这一次的数字化转型中,政府率先开展了人机协作。大家可以先通过一段视频看一下小海的工作场景。

2018年初海淀区发布了“创新发展16条”,其中的“码上办”行动,要求建立创新服务需求统一受理的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平台,这个码上,既代表移动办公,又代表立即马上,一种非常快速和迅捷的服务体验。

就像刚才UCloud创始人季昕华介绍的,今天的政府都希望把很多政务工作变得越来越便捷和智能,让所有人最多跑一次,我们做机器人就是希望大家一次都不要跑。

一个新企业主在选择自己办公室,选择园区的时候,会有很多的问题,小海机器人就可以把历史上大家问过的所有问题,各种各样园区里面的知识汇集在一起,然后变成了一个交互方便的,非常人性化,个性化的机器人,提供最便捷的服务给到大家。

目前这个机器人功能还比较有限,但我们在受邀参加中关村40年创新文化展时,海淀区委书记于军、海淀区长戴彬彬向历任老干部推荐小海,介绍说现在海淀园都有机器人员工的时候,这些老人眼里的闪光让我很感动。

我想,我们做到了创新,通过智能手段实现了传承。这些老人的优质经验,多年的知识积累,通过机器学习,得到了沉淀、复制、优化和放大。

我们「来也」是2015年创办的一家智能机器人的公司,今天我们最主要的任务是帮助企业定制、训练和管理对话机器人超级雇员,这是我和公司联合创始人胡一川第二次创业。

第一次我们也用了个性化的推荐技术打造过智能推荐的产品。这次做来也这家公司,就是希望把智能交互的技术,转变成各行各业都可以使用的解决方案,帮助大家提供智能机器人去提高效率,提升服务的体验。

我们C端的产品“小来”,已经成为微信指数最热的个人陪伴机器人,超过小爱小冰。目前公司主要做的针对B端企业级机器人雇员的平台和应用。

刚刚给大家展示的政务助理机器人,除此之外还有在为电商公司打造的客服机器人,从亿级语料中优化到准确率95%以上,解决商家双十一高流量场景需求。还有帮助客户留资获客的官网营销机器人、企业内部场景的行政、人事、法务财务等机器人。

我们公司走到第四年,北京上海两地办公,有160多名真人员工和10名机器人雇员。这个是我们企业比较有意思的地方,从工时统计机器人,会议室预订机器人,到商务助理机器人,官网机器人,还有服务售前和售后的各种机器人。

比如AMY是我们的HR部门人事机器人,她的背后也有真的AMY在持续训练。机器人AMY可以帮助真人AMY分担那些重复的新人入职引导、培训、OKR管理等基本功能。在来也快速扩张的过程当中,依然可以让人事团队保持非常高效。

就像工业机器替代体力劳动者那样,知识工作者也会由于智能机器人的加入得以解放,随之而来的是工作流的调整,组织的重构,正如陈春花教授上午所说:“一切正转化为数据”。

孙正义曾预测未来30年,将有100亿机器人与人类共生。根据「来也」在智能对话机器人行业三年多的摸索实践,我们明显感到从2017年起,越来越多传统企业包括政府机关等单位,已经开始向平台型的智能机器人公司采购、雇佣智能机器人,参与到组织之中,配合真人员工更高效的开展工作。

我们也看到,过往固有的属于某一个组织的岗位职责被智能机器人所替代或部分替代,而更具主动性,创造性以及个性化的工作交还给真人雇员。但同时,组织中也衍生出了一批需要和机器人交互的新岗位如:AI训练师、知识工程师等。

人工智能正在做的,是指引企业主如何重构组织,真人员工如何在组织中实现个人不可替代的价值。

我很认同陈春花教授强调的“联接比拥有更重要”:未来对人最大的挑战,就是怎么让自己变得有意义,而对组织管理最大的挑战,就是怎么让组织中的每一个人有意义。

“有意义”的员工可以服务于多平台,在组织之间流动,在组织中发挥更具创造性、个性化、不可替代性的价值。有意义的组织如何保持“长期主义”,是我们每个创业者需要不断思考实践的话题。

最后结尾这一页,是去年和我们的客户惠氏合办的一场活动的主视觉,仍然有茶有烟雾有报纸,我想呼应一下我的开头。我们最初对于政务“一杯茶 一包烟 一张报纸”的印象,其实不应该再是过去人们以为的清闲,低效的代名词。而应该是我们人类,在长久而不自知的机器化之后,在即将到来人机协作时代,生而为人,应享有的温柔相待。

把重复的工作交给机器人,把时间还给创作和生活,这是我们的权利,也是「来也」希望用一己之力做到的一些善意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