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人物秀 > 正文

华夏银行掌舵人的新课题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5-11 18:14:03



华夏银行掌舵人的新课题 



《商业银行金融资产风险分类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办法”)的内容于4月30日公开,逾期90天以上贷款全部纳入不良将成为银行“硬性”指标。

5月10日,银保监会统计信息和风险监测部副主任刘志清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监管目前鼓励有条件的银行更加审慎地把逾期60天的贷款纳入不良,但这不是硬性要求。

新规的落地在即和监管思路的明晰化,使部分银行面临挑战。其中包括华夏银行,其在2018年至少140亿逾期90天以上贷款余额未计入不良。

如何达到监管指标要求,并化解不良风险成为履新两年多的华夏银行董事长李民吉和行长张健华面临的新考验。

曾回应“担保充足”

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末,华夏银行逾期90天以上贷款余额为438.55亿元,不良贷款余额为298.09亿元。若按照监管要求,将逾期90天以上贷款全部纳入不良,那么华夏银行至少有140.46亿元逾期贷款未计入。

就此情况,记者联系华夏银行方了解相关情况,截至发稿,华夏银行未回复。

实际上,华夏银行逾期90天以上贷款未全部划入不良贷款问题,此前也引起证监会关注。去年12月份针对华夏银行292亿非公开发行普通股股票事项,证监会在反馈意见中重点关注了其部分逾期90天以上贷款未划入不良贷款情况,并要求其说明原因。

华夏银行彼时表示,截至2018年9月30日,申请人逾期90天以上贷款未划归不良贷款的金额共计261.57亿元,合计占申请人贷款总额的比例为1.66%。从主要分类来看,抵押类和质押类贷款未划归共计104.11亿元,其以对应的抵质押物公允价值均能覆盖逾期贷款余额进行解释;保证贷款未划归156.60亿元,华夏银行解释称保证人为专业担保公司或合作类业务,且保证金充足。

2007年原银监会发布的《贷款风险分类指引》(下称“指引”)中规定,只要担保充足,依然可以划分为正常类或关注类。数据显示,华夏银行2018年报告期末,不良贷款余额298.09亿元,比上年末增加52.12亿元;不良贷款率1.85%,比上年末上升0.09个百分点;关注类贷款余额715.95亿元,比上年末增加74.64亿元,同比增长11.64%;关注类贷款率4.44%,比上年末下降0.16个百分点。

此次征求意见的《办法》不良认定标准趋严,逾期90天以上的债权,即使抵押担保充足,也应归为不良。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就《办法》答记者问时也明确指出,现行规定对逾期天数与分类等级关系的规定不够清晰,导致一些银行以担保充足为由,未将全部逾期90天以上的债权纳入不良。

实际上,虽进度不一,多数银行已将逾期90天以上贷款全部纳入不良。在分析25家已公布年报的上市银行不良贷款偏离度(逾期90天以上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余额之比)后,联讯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表示,在纳入不良进度上,国大行最快,城商行最慢,总体情况来看,当前上市银行中只有城商行的平均不良贷款偏离度是超过100%的,也就是说从平均水平上来看,城商行还没有将全部逾期90天以上贷款纳入不良。更有银行进一步将逾期60天以上贷款纳入不良,邮储银行表示逾期60天以上贷款已基本全部纳入不良,逾期30天以上贷款纳入不良比重已达到97%。

从这项指标上来看,华夏银行动作有些“迟疑”,2018年其不良贷款偏离度为147.1%。今年2月,银保监会统计信息与风险监测部主任刘春航在银保监会吹风会上表示,银行机构逾期90天以上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的比例在持续下降,去年末已降到90%以内。同时,从年报数据来看,华夏银行是9家上市股份行中不良贷款偏离度唯一超过100%的银行,该指标也高于绝大部分上市银行。

随着银保监会对现行《指引》的修订和扩充,华夏银行在不良认定上料将承压,而这将是其新一届管理层面临的又一挑战。

2018年业绩回暖背后

2017年,北京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李民吉和北京农商行原行长张健华履新华夏银行,自两人上任,面临的便是华夏银行业绩增长挑战。

2017年华夏银行业绩增长乏力,三季报发布时,更是成为当时25家A股上市银行中唯一净利近乎零增长的银行。截至2017年报告期末,华夏银行实现营业收入663.84亿元,同比增长3.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98.19亿元,同比增长1.42亿元,增幅仅为0.72%。乏力的业绩增长让其在股份行中的地位颇为“尴尬”,净利润几度被北京银行赶超。截至2018年前三季度,在净利润上,北京银行以166.27亿元超越华夏银行的145.13亿元,位于A股银行净利排名的第13位。

不过2018年年报数据,让华夏银行“争回一口气”。从主要财务指标来看,华夏银行经营状况大幅改善,截至2018年末,该行实现营业收入722.27亿元,较上年增加58.43亿元,同比增长8.80%,较去年同期提升5.1个百分点;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08.54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10.35亿元,同比增长5.22%,较去年同期提升4.5个百分点。北京银行2018年虽成为首家净利润破200亿的城商行,但200.02亿元的净利还是略低于华夏银行。

不过,从拨备覆盖率上看,根据年报数据计算可得,华夏银行2018年逾期90天以上贷款计入不良的最大比例为67.97%(298.09亿元/438.55亿元),少于70%,对照监管要求的按照逾期90天纳入不良情况进行拨备覆盖率分类来看,华夏银行的最低拨备覆盖率为150%,2015年-2018年,报告期各期末,华夏银行的拨备覆盖率分别为167.12%,158.73%,156.51%,158.59%,接近监管红线,该问题也曾在去年证监会的问询中被提及。

值得注意的是,如若华夏银行将2018年逾期90天以上贷款全部纳入不良,那么按照120%的最低拨备覆盖率要求,华夏银行2018年贷款减值准备金余额最低为526.26亿元,其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其贷款减值准备金余额为472.75亿元,按此标准,则需要在现有余额基础上再计提53.51亿元,照此结果将会导致华夏银行2018年归母净利润相较2017年不增反降。

同时,华夏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率的“六连升”也颇受关注。年报数据显示,2012年至2018年,华夏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63.39亿元,74.43亿元,102.45亿元,162.97亿元,203.48亿元,245.97亿元,298.09亿元;不良贷款率分别为 0.88%,0.90%,1.09%,1.52%,1.67%,1.76%,1.85%,2018年不良率略高于银保监会公布的2018年四季度末商业银行1.83%的不良率行业水平。

日趋严格的不良认定标准,是银行无法回避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部分银行压力较大。李奇霖认为,在新规下中小银行要想让不良指标显示较为平稳,可以通过冲量来压低不良,核销或转让的方式来降低不良贷款规模。

对于华夏银行而言,新一届管理层会以怎样的思路前行?

李民吉在去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在为华夏银行制定的2017-2020年发展规划纲要中,其追求的目标为“大而强”,确保“稳而优”,同时他表示,华夏银行将坚持依法合规、实事求是,“在表内的信贷资产,坚决不因为风险质量变化而出表规避,坚决不以非洁净出表的方法掩耳盗铃。”

行长张健华今年在公开场合发言时指出,2019年,对商业银行来说,首先要紧跟政策,顺势而为,不能逆潮流而动。今年政策是松紧适度,银行业贷款量放大是大概率事件,至少做计划比去年更积极些。但注意不要造成大批不良贷款,现在很多不良贷款都是上一轮留下的。

新规下的不良认定趋严,如何化解资产质量问题,是华夏银行新一届管理层亟待解决的问题,也将是该行在业绩增长和转型路上必须面对的挑战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