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人物秀 > 正文

专访张朝阳:如何活出个说法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4-25 14:22:32

专访张朝阳:如何活出个说法


“没有遗憾,没有抱怨,接受,然后积极地工作。”4月上旬,初春时分,在河北崇礼的山雪间跑完22公里,被问及是否后悔搜狐错过的机会时,张朝阳一脸平静告诉《深网》。

张朝阳不是否认自己犯过的错误,“我这个CEO以前很多事没做好,懒惰,该关心的不关心”,但他已经超越了抱怨自己的层面,而是接受它发生的因果关联,接受命运和事物变化的无常——更重要的一点是,张朝阳从功利主义和精致的利己主义回归到以价值观导向做人的问题。

想明白这一点时,张朝阳已经走过了人生的50年,从无知少年到清华学霸,从美国留学到回归后的互联网教父,从中国富豪到时尚圈浪子,从抑郁症闭关到复出后的亲力亲为,从佛教哲学的思考到瑜伽游泳跑步,最后,张朝阳终于在行为心理学的研究中寻找到了自己的归宿。

活在当下,或许是导致张朝阳曾经抑郁的原因。“我成长在价值观构建很缺失的年代,成王败寇的功利主义,很多人都沿着这个道路走了很多年。”张朝阳1964年生于西安,在西安东郊兵工厂的家属院度过了他的童年,考上清华大学读物理系后,考试也印证了这样一种价值观,要把别人比下去,自己才能成功。

“在清华,全班都在竞争。考试太重要了,考不好的时候,我就会觉得我不够聪明,那还当什么科学家?”张朝阳的成绩一直保持在前三名,考不到第一名的时候,张朝阳就去冬泳,每天绕着圆明园跑5公里,他想用这种方式证明自己。

在清华被竞争伤着了,张朝阳产生了厌学情绪,他管这叫名校综合症,导致他后来即使去了美国,好多年也无法真正学习。22岁,张朝阳考上李政道奖学金,去麻省理工大学读了物理学博士。他变得叛逆,开跑车,扎马尾。张朝阳放弃了儿时科学家的梦想,那时候他想成为好莱坞明星。

“从《北方的河》到《约翰•克里斯托夫》,到后来的《生命不可承受之轻》,曾代表我生命状态的三个小说,搞得我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张朝阳告诉腾讯《深网》。

但最终,他没有变成好莱坞明星。1995年,张朝阳从美国回到北京,1996年创立搜狐;1998年,张朝阳入选美国《时代》周刊评出的全球计算机数字化领域50名风云人物;2000年,搜狐在纳斯达克上市……

“回国创业出名了,变得大红大紫,这些搅得更乱了,包含着自我伟大、自我傲慢。”张朝阳不知道自己为了什么而奋斗,“个人主义只是一种目标,要把公司做的市值特别高,有多少股份,赚很多的钱,过着非常潇洒的生活,那是个人主义的想法。但是如果你只是这么想的话,公司很多事思维惰性就不想去理了。”

从结果的维度来看,在张朝阳没把价值和意义厘清之前,已经做了三家上市公司。“但是我也丧失了很多机会,我要是没那么懒惰的话。”

张朝阳给互联网行业做过两次重要的嫁衣:个性化资讯分发和视频,搜狐起步很早却未能收割机会。

从2012年到2017年,在对行为心理学的五年思考研究中,张朝阳逐渐重塑了自己的价值观,一层层剥去了个人主义和利己主义的外壳。

“做人很重要,我要当一个好的CEO,当一个好的管理者,这是我的职责和本分。我要起早贪黑把这个事做好,不厌其烦对任何跟公司相关的事都去了解,包括对待每一个员工,这都是很重要的事情。”

在这种价值观主导下,近几年张朝阳变得特别积极和勤奋,包括每天做直播,每天在30~40分钟里面学大量知识,“什么都要学”。

张朝阳很少再会感到焦虑。2011年左右,患上抑郁症的他曾拜访美国的科学家、心理医生,研究行为心理学,也研究各种宗教,并去尼泊尔实地感受体验。

“人的脑子就像在半山腰,不进则退,没有任何约束就滚下去了,因此需要自律。”早已走出精神困境的张朝阳解释,自律不是说纵容自己去寻欢作乐——人生本身是苦海,快乐是一个副产品,不是追求的目的;自律也不是鼓励自己去解决问题对抗焦虑,而是接受人生是无常的。

人类的联想推理认知能力一方面创造了文明,另一方面也是焦虑的源泉。当我们联想一件事的时候,如果这件事比较恐惧,那么这种感觉跟真实的一样,人脑无法区分。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碰到任何问题的焦虑和恐惧都会驱动我们去解决。

真正的自律是什么?张朝阳认为,人生没有时间浪费抱怨不公平,人要实现自己的意义,应该把自己所有能力用上来,创造条件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时候活得更好、能对这个世界提供正面的推动。“当价值观第一拽着我们接受无常,在痛苦的泥潭里面接受它;第二,价值观的绳子拉出来把我们拽出去,这是现代行为心理学。”

“比如明天要坐飞机,这个飞机是不是可能掉下来?这个想法来了,我们陷进去,真正研究这个飞机到底要不要掉下来的话,我们对飞机掉下来的可能性会越来越相信。它是有可能掉下来,但是概率太小,我们不用理会,我们接受它,如果发生,发生就发生,生命结束,但是在结束之前我要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在张朝阳看来,行为心理学比宗教的理论更有效,宗教是发明一种方法让人被动地重复练习活在当下,行为心理学更主动,给人扔一根价值观的绳子拽走,“我的人生意义很重要,死不死很重要,经过反复做事情,最后你不去担心各种可能性了”。

或许可以这样简单理解,张朝阳把宗教的理论看作是“格物致知”,把行为心理学的理论则看作是“知行合一”。

“当我们把目标瞄准在我们存在的意义,要活一个说法的时候,这时候整个零乱的大脑就会被这样一个价值观或者意义所牵引着,集中精力去完成我们的使命。而当完成我们使命的时候,我们的妄念和所有的各种痛苦、焦虑都纷纷地倒下去了,剩下的是一种副产品,我们精神的正常健康和感觉活得真、存在得有意义、活得很值得。”

张朝阳告诉腾讯《深网》,现在作为CEO自己最重要的工作是把搜狐带向盈利,但另一方面,张朝阳仍强调公司发展不能走灰色地带,也不能造假。“因为法律监管还存在漏洞,导致在中国有很多捷径,知识产权问题或者钻空子赚点击,有些企业很快就起来了。这些灰色的东西,这些做事钻营,我是不认可的,这样的成功我觉得是不能赢得尊重的。”

某种意义上,虽然张朝阳错过了近些年互联网的增量红利,但张朝阳的很多特质,又正好是中国互联网发展中所缺失的重要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