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能源 > 政策解读 > 正文

宁德时代官方回复 难消“过度融资”质疑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1-10-20 10:05:25

宁德时代官方回复 难消“过度融资”质疑 


宁德时代称,上次融资的钱已经基本用完了,所以“不存在过度融资” 新华社图

[ 宁德时代作为新经济牛股的代表,有着“融资不止”的劲头。IPO融资53.5亿元,2020年增发融资(196.2亿元)几乎用完后,宁德时代再次抛出582亿元的融资方案,被监管部门质疑到底有没有必要。 ]

10月19日,宁德时代(300750.SZ)股价盘中一度突破610元,市值超1.3万亿元,再创历史新高,然而“创业板一哥”却凸显出跟其他知名牛股不同的特征——“生命不息,融资不止”。

长线牛股的代表当中,白酒板块的贵州茅台(600519.SH)、家电板块的格力电器(000651.SZ),还有港股科技板块的腾讯控股(00700.HK)、美股的苹果公司(AAPL.NASDAQ),都有着共同的特征——较强的产品定价能力、充沛的现金流、高比例的分红、不断回购自家股票。

宁德时代作为新经济牛股的代表,并没有上述牛股的特征,而是有着“融资不止”的劲头。IPO融资53.5亿元,2020年增发融资196.2亿元的钱几乎用完后,宁德时代再次抛出582亿元的融资方案,被监管部门质疑到底有没有必要。

另外,监管部门已关注到宁德时代的毛利率连年下滑,产品的定价能力也让人担忧。2021年开始,宁德时代面临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不过,对此宁德时代则称:“动力电池价格下降是新能源车产业发展的重要推动力。”

“过度融资”之争

宁德时代称,上次融资的钱已经基本用完了,所以“不存在过度融资”。

10月18日,宁德时代发布了《关于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申请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的审核问询函的回复》(下称《回复》),为即将进行的下一轮融资582亿元作出详细的解释。

2021年上半年经营流量流入净额超过250亿元,2018年和2020年两次融资合计近250亿元,如此大规模的现金净流入的背景下,宁德时代到底为什么还要再融资近600亿元?这是监管部门最重要的关注点。

监管部门的“问题”当中要求说明近600亿元融资的合理性:“截至2021年6月30日,发行人持有货币资金746.87亿元,2021年1~6月,发行人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57.42亿元。发行人2018年首发上市募资53.52亿元。2020年非公开发行股票募资196.18亿元,募集资金到位日距离本次发行董事会决议日不满18个月。”

《回复》称,2018年首次公开发行募集资金净额53.52亿元,截至2021年9月30日,募集资金已使用完毕;2020年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净额196.2亿元,截至2021年9月30日,已使用金额占募集资金净额比例为79.38%。

“公司前次募集资金已基本使用完毕,未使用部分占比较低。报告期内股权融资对公司增加产能及提升研发实力、降低公司资产负债率、补充业务发展所需资金发挥了积极作用。”“公司需要通过本次发行融资,顺利开展实施本次募投项目,进一步提升公司业务规模和盈利能力。因此,公司不存在过度融资的情形。”宁德时代称。

针对近日宁德时代股价连创历史新高,玄甲金融CEO林佳义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是公募基金抱团过度定价的结果,形成了较大泡沫。上市企业天量融资,一方面是为了继续扩充能,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应对可能的行业风险。

也有投行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相比一年前的增发融资价格(161元/股),宁德时代当前股价显然偏高。增发价的确定涉及跟机构博弈,估计部分机构不会愿意高位接盘,可能要股价有一定回调形成理想的价格,才会让一些机构考虑参与。

负债率大幅上升

宁德时代的快速扩张也让负债率大幅上升。

《回复》称,债权融资主要通过银行授信及发行债券等方式实施。2018年末到2021年上半年,公司债权融资中银行借款和应付债券合计余额分别为55.66亿元、95.97亿元、280.45亿元及 323.54亿元,金额逐步增长。随着公司债权融资的增长,资产负债率有所提高,资产负债率从2018年末的52.36%提高至2021年6月末的63.67%。

2018年到2021年年中,宁德时代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96.11亿元、457.88亿元、503.19亿元和440.75亿元,2019年和2020年,营业收入增长率分别达到54.63%和9.90%,2021年1~6月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34.07%。考虑到公司新增电池产能建设及实施涉及设计规划、获取生产用地、建设厂房、设备采购及调试等一系列流程,周期较长,因此需进行前瞻性布局。仅2020年以来公司拟新增投资的电池生产基地项目建设资金需求就达约1100亿元。

“尽管目前公司财务状况为业务发展提供了较好基础,但无法完全满足未来发展的资金需求。”宁德时代强调了融资的必要性。

宁德时代对上下游产业链的投资可谓慷慨。《回复》中称,2020年及2021年1~6月,公司产业链上下游对外投资总额为98.15亿元。2021年4月,发行人董事会审议通过《关于开展境内外产业链相关投资的议案》,拟对上市企业进行投资,投资总额不超过190亿元。保荐人中信建投表示,截至2021年6月末,发行人财务性投资及类金融业务占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比例较低,不存在持有金额较大的财务性投资(包括类金融业务)的情形。

林佳义认为,电池行业属于投资金额大、回报周期长的重资产行业,故而政策变化影响也将非常大,若宁德时代等上市企业获得天量资金,更大力度用于整个产业链扩充产能,则产能过剩将更快来到。

毛利率连年下滑

苹果、贵州茅台等牛股的产品都有着较强的定价能力,而宁德时代则反其道而行之。宁德时代认为:“动力电池价格下降是新能源车产业发展的重要推动力。”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背景下,这也让人对其产品定价能力、未来毛利率走势产生一定的担忧。

监管部门的问询当中关注到:“最近三年及一期(末),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2.51%、28.19%、26.50%和24.36%,持续下滑。”宁德时代《回复》称:“报告期内,公司动力电池毛利率有所下降,主要由于销售单价、单位成本均有所下降,但销售单价下降的幅度大于单位成本下降幅度。”“与传统燃油车相比,新能源车仍有成本相对较高等特点。”

宁德时代也解释,动力电池是新能源车价值链的关键环节和核心部件,占新能源车成本比例较高,动力电池价格下降是新能源车成本下降及产业发展的重要推动力。动力电池价格持续下降,有助于推动油电平价时代到来,实现新能源车替代燃油车的全面电动化,并推动新能源产业快速发展。2021年1~6月中国新能源车渗透率达11.6%。新能源车替代燃油车的趋势愈发明显,全球新能源车渗透率大幅提升。动力电池生产成本下降是其销售价格下降的先决条件,技术进步、规模效应等因素共同推动动力电池成本下降。

产品价格下滑,宁德时代却要面对原材料价格大涨的局面,对此《回复》当中也承认了这种情况:锂电池成本结构中主要是直接材料成本,因此原材料价格变动将导致动力电池生产成本发生变化,进而影响毛利率。动力电池主材包括正极材料、负极材料、隔膜及电解液等。2021年上半年,受锂、镍、钴等大宗商品及化工原料价格上涨影响,正极材料、电解液等价格有所上涨,对公司2021年上半年毛利率造成一定影响。若市场竞争加剧及供应链波动等因素使得公司产品售价或原材料采购价格发生不利变化,公司毛利率存在进一步下降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