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能源 > 央企 > 正文

汽車央企高管頻繁調動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6-01 09:11:49

汽車央企高管頻繁調動


  日前,一汽集團、東風集團和兵裝集團再次迎來新一輪的高管人員崗位互調。這是繼去年一汽集團和兵裝集團一把手崗位調整后,涉及這三家汽車央企的又一次重要人事調整。分析人士認為,這也預示著這三家汽車大央企戰略整合的進一步加強。

  汽車領域的人才流動一直以來就非常頻繁。據統計,2017年汽車行業共有150多位高級管理人員的工作崗位發生變動。而像現在這樣有著戰略性部署,如此頻繁的大型汽車央企間的高管調整還比較少見。隨著進入新時代,汽車企業也開始進入一個新的競爭發展時期,管理人員和資源的整合也成為應對這種變化的一個重要體現。

  汽車央企整合加速

  在汽車行業高管變動中,一汽、東風、兵裝集團這三家央企之間的整合調整成為人們最為關注的焦點。

  2015年,時任一汽集團董事長竺延風和時任東風汽車董事長徐平進行了崗位互調,這也拉開了三家汽車央企整合的大幕。

  之后,2017年,時任一汽轎車總經理安鐵成調任東風汽車公司副總經理,時任東風汽車副總經理邱現東調任一汽集團副總經理。2017年8月,一汽集團和長安集團又傳出大動作,時任長安汽車董事長的徐留平調任一汽集團董事長,時任一汽集團董事長的徐平調任兵裝集團董事長。

  2018年5月,三家汽車央企再次迎來高管人員的調動。尤崢任東風公司黨委常委、副總經理,劉衛東不再擔任東風公司黨委常委、副總經理職務,前往兵裝集團旗下的長安汽車任職,而東風汽車有限公司執行副總裁、黨委書記雷平調離東風公司,擔任一汽集團副總經理。

  這一連串頻繁的高層人士調動廣受社會關注,一時間關於三家汽車央企將要重整合並的消息也不絕於耳。而到目前為止,三方並沒有表現出合並的跡象,但是不斷加強了相互之間的資源整合,尋求合力應對新的汽車市場競爭。

  2017年12月,東風公司、一汽集團和長安汽車簽署戰略合作框架協議,將在前瞻共性技術創新、汽車全價值鏈運營、聯合出海“走出去”、新商業模式探索多個領域開展全方位的合作,三方共享合作成果,欲以此增強三方的核心能力和國際競爭力。

  人事調整加速汽車產業深化改革

  汽車企業間的人事調整,除了促進資源整合外,另一個重要目標就是加速汽車企業改革轉型的力度。

  徐留平入職一汽集團之后,立即就開始推進一汽集團的改革調整,提出了全面振興紅旗品牌的“新紅旗戰略”。一方面大力度調整一汽的組織架構、用人等體制機制,另一方面,大力推進自主紅旗品牌的振興。建立新的標准、制度、流程,並把比較長周期的產品、技術、服務等構建起來,力爭實現2018年和2019年在市場上獲得比較好的競爭優勢,讓產品、技術、服務等達到新紅旗品牌的要求。

  原來一汽是一個中央管控型的組織構架,徐留平上任后進行了比較大的調整,分業務板塊,責、權、利、產、供、銷一條龍。有關指令不再從總部發出,隻從那個業務單元發出,這樣使整個管理的鏈條,以及指令的清晰性和可執行性大大提高,使一般員工和最終成果的關聯度緊密相關。

  同時,為了切實落實新紅旗戰略,一汽在產品、研發等方面都進行了大量工作。包括在全球“三國五地”建設的研發中心,確立新能源為主的發展方向,以及邀請世界高級設計師加盟等。公司最高層每周都會有一次關於全球最領先技術的討論,這些技術會在2018年、2019年、2020年在一系列產品中應用。

  據介紹,未來一汽將會把紅旗品牌的理念,包括新能源、智能網聯,包括造型的DNA等,在后續產品當中不斷地展現出來。

  按照一汽的計劃,一汽自主品牌將實現到2020年銷售10萬輛,2025年30萬輛,2035年50萬輛的目標。

  新形勢下競爭加劇

  隨著汽車行業的不斷開放,汽車市場正面臨著一場新的競爭。增值稅降低、關稅降低、合資股比放開等政策的連續出台,預示著汽車產業一個新的競爭階段的到來,加大資源整合、發揮集團效應成為中國車企應對新競爭的一個有利方式。

  財政部日前公布,自2018年7月1日起,降低汽車整車及零部件進口關稅。

  在政策發布之后,沃爾沃、保時捷、寶馬、奧迪等進口豪華品牌都紛紛表示,這一政策將使消費者獲益,有助於進一步提升市場活力,將評估和調整目前的價格體系,對零售價格進行調整,以更優化的價格服務消費者。

  業內專家表示,此次汽車關稅下調有助於增加市場競爭,有助於汽車消費升級。汽車關稅下調將會帶動進店客流增加,促進銷售,汽車關稅下調將會是今年豪華車市場走強的最有力支撐。但隨著我國汽車市場方面的開放程度不斷加深,也會讓市場競爭變得更加激烈。

  某汽車企業負責人表示,伴隨進口關稅下降和未來的放鬆股比限制等政策的變化,預計汽車產業的淘汰賽將會加劇,兼並重組將會愈加激烈。同時,汽車產業的改革開放是大勢所趨,在汽車產業國內國外的競爭都步入白熱化階段的背景下,一定要加強價值鏈資源的優勢互補、整合和利用,無論是對內還是對外,都要在創新開放合作中尋找共贏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