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能源 > 央企 > 正文

一汽、东风、长安高层再换防 三大央企抱团取暖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5-23 09:01:55

一汽、东风、长安高层再换防 三大央企抱团取暖


5月11日,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00489.HK,以下简称“东风集团”)发人事调整说明称,尤峥任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常委、副总经理;刘卫东不再担任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常委、副总经理职务,调离东风公司,另有任用;东风汽车有限公司执行副总裁、党委书记雷平调离东风公司,另有任用。另据一汽集团、兵装集团官网信息,雷平、刘卫东分别出任一汽集团党委常委、副总经理,兵装集团副总经理。

事实上,自2015年以来,一汽集团、东风集团以及长安汽车(000625.SZ)从属的兵装集团在人事方面频频换防,人事变动多涉及企业一把手和副总级的管理层。鉴于国企改革的大背景以及换防合并的先例,业界纷纷揣测这是汽车领域三大央企重组的征兆,但涉事主体的高层却多次在公开场合否认“重组”传闻,强调这是为应当下市场变化的一种“竞合”。

对此,多位接近国家发改委、国资委的相关人士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三大汽车央企的“抱团取暖”可理解为是积极应对产业变革的一种回应,就目前仅有的合作层面来看,很难预测合作效果。尽管三大央企历史负担较重,重组或面临未知风险,但也不排除“合作失效”,未来“被整合”的可能。

多元合作

2015年5月,一汽集团和东风集团在经历反腐风暴后集团董事长对调,时任东风集团董事长徐平北上任一汽集团董事长,与其职务对调的是竺延风。履新前,竺延风还兼任吉林省委副书记。

2017年至今,是三大汽车央企管理层的密集换防期。2017年3月,一汽、东风的经理层安铁成、邱现东对调;8月,一汽集团董事长徐平与兵装集团总经理徐留平对调,履新后徐留平任一汽集团董事长,徐平任兵装集团董事长。

“国企重组前可能会进行高层换防,但并不意味着所有的换防都是重组,这两者没有绝对必然的联系。”中国企业研究院执行院长李锦说。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姜克隽对此持相似判断,他认为三大央企的合作更多的是在强调协调一致性。

伴随着密集的人事调整,三方在技术层面的合作也在不断推进。2017年2月,一汽集团与东风集团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共同创建“前瞻共性技术创新中心”;2017年6月,东风汽车零部件(集团)有限公司与富奥汽车零部件股份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拟在资本运营、技术研发等方面寻找合作空间;2017年10月,徐平带领核心团队赴长春考察,欲在多个方面与一汽集团探讨合作。

如果说之前的大部分的互动都是探索性的、模糊的,那么随后的动作便呈现得更为具体。2017年12月,一汽集团、东风集团和长安汽车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宣布三方将在前瞻性技术创新、汽车全价值链运营、联合“出海”以及探索新商业模式四大领域展开合作。彼时,三家高层的合照在汽车媒体圈热转,汽车“国家队”的合作成为关注焦点。

2018年3月,三大央企在位于武汉的东风总部举行合作项目推进会,决定三方在钢铝混合车身制造技术及工艺研究、轿车发动机热喷涂技术研究、新能源乘用车工厂规划设计和建设规范等6个领域合作。

不过这些在一位接近国资委的匿名人士看来,仍然是“表态”多于“革自己的命”,是在满足中央政府的改革要求。业务调整能否富有成效尚难预判。一位汽车行业的资深人士也认为,前述动作虽然看起来是在应对汽车“新四化”方面做调整,但是由于三方在该领域均无明显优势,到“真金白银”落地时,可能会与当初的框架协议存在差距。

改革深化

据了解,此轮国企改革的源头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国资专家祝善波告诉记者,彼时提出改革的背景是:在国民经济中占有重要地位的国有企业,在产业转型时表现的动作迟缓、活力不足;同时,早在十六大就提出的“国退民进”的改革基调在实际操作中却演变成“国进民退”,导致公有和非公有之间无形中产生了对立;此外很多国企自身问题暴露,面临很多风险,需要通过改革来解决。

在改革方式中,除了面向市场化的“混改”,一个较大的动作便是大型央企的合并与重组。2014~2017年间,南车与北车、中国远洋与中国海运、宝钢与武钢……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底的115家央企到目前不足百家。

具体到汽车领域,隶属于国资委的央企为一汽集团、东风集团与兵装集团的长安汽车。2015年至今,每一次三大央企的合作都伴随着重组猜测。这种可能性的讨论并非空穴来风。一方面汽车企业“只进不出”的情况随着2012年工信部发布的《关于建立汽车行业推出机制的通知》被打破,另一方面,2015年前后,一汽、东风问题暴露,多位高管因贪腐落马。重组或者改革具备可能性和必要性。

据姜克隽介绍,国企整改的最终目标为:第一,有可能的话把国企做大做强;第二,如果前述效果难以达到,起码在日益激烈的市场环境下要保障国企不掉队,国家资产不缩水。“国企的改革在能源、医药、汽车和机械装备等领域一直都在推进。”

此外,前述三家央企也是2009年国家《汽车产业调整振兴规划》的“四大”的三家,按彼时的划定,四大车企可以在全国范围内进行重组。“四大”的另一成员是上汽集团(600104.SH)。

不过在祝善波看来,重组只是管理企业的数量减少,管理方法没变,而且以行政手段而非市场化方式推进的国企重组,在实践中也衍生出很多其他问题。“改革的要求是建立国有运营的企业,从管资产为主到管资本为主。”

事实上,前述思路的改革方案也正在推进。2017年7月,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中央企业公司制改制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国办发〔2017〕69号),要求部分国有企业特别是中央企业在2017年年底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完成公司制改制。

2017年11月~2018年1月,东风集团、一汽集团以及兵装集团先后发布公告称,已经在限定时间内完成改制,由“集团公司”变更为“集团有限公司”。一位不愿具名的某公司法务人员告诉记者,这意味着三大央企由此前国资管控变为国有控股或者国有独资,为市场上其他资本进入打开了通道,是强化公司市场化运作的表现。

“大象”如何转身?

实际上,变革不仅是汽车“国家队”的共识,也是跨国汽车巨头的共识。

2017年11月,丰田汽车宣布全球业务重组。丰田汽车总裁丰田章男在声明中表示,汽车行业已经进入了百年一遇的变革期,在这一浪潮的裹挟下,没有哪一个车企能够保持持续的领军地位,变革不仅意味着输赢还事关存亡。2015年至今,德系、美系和日系的头部汽车企业,纷纷以成立合资公司、联合投资及合并等方式整合资源,开展业务合作,意在优化资源配置,谋求市场先机。

反观中国的三大汽车集团,2017年,三大集团合计销售汽车1034万辆,占中国汽车销售市场份额四成左右,其中东风居首,为412万辆。在年销量接近3000千万的市场规模中,合资品牌份额过半,自主品牌羸弱,汽车“国家队”呈现“大而不强”。

5月11日,在第十届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上,一汽集团董事长徐留平和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不约而同地表示,面对外资股比开放,新兴造车势力涌入,自主品牌崛起的激烈竞争环境,全面竞合是时代主流。“国有车企不改革必死。”朱华荣说。

“以发展新能源汽车为主的汽车‘新四化’或许是一条出路。”汽车行业知名分析师田永秋说。据他分析,三大汽车央企虽然在智能网联化方面缺少积累,但是各自具备优势。一汽拥有红旗这个高端品牌,且政府资源丰富,东风市场化运作较好,长安的自主品牌也有比较优势。“‘抱团取暖’的好处是可以整合优势资源,剔除重复的低效制造,实现‘1+1+1>3’的效果。”

朱华荣在前述论坛上称,当前的汽车产业正面临恶性竞争,长安、一汽和东风必须要强化合作,合作不仅“省钱、省力、省人”,还能推进研发。徐留平也透露,三家将在移动出行、制造、采购和物流等领域全方位合作。

“具体还是要看成效,如果三大车企目前的合作不能取长补短和实现协同效应,不排除未来有重组的可能。”前述接近国资委人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