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能源 > 央企 > 正文

宁波首富危局:ST银亿业绩大溃退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5-11 16:31:33




宁波首富危局:ST银亿业绩大溃退



5月9日,ST银亿公告称,控股股东银亿控股持有的7.16亿股公司股份被轮候冻结。

4月26日一份大变脸的业绩修正公告,拉开了ST银亿新一波爆雷的序幕。随后,千疮百孔的年报业绩,新增百亿担保,股份被轮候冻结,让公司年报中细数的十大风险一一引爆。

公司地产、汽车零部件两大业务全线溃退,2018年商誉减值10.27亿元、坏账和存货跌价损失3.20亿元,公司不得不卖地卖子续命;被关联方抽走数十亿资金后,公司债务危机爆发,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达到66.32亿元。

更严重的是,ST银亿背后的银亿系,已经陷入全面的流动性困境,还有多少雷等着引爆?

银亿系实控人熊续强,2018年胡润富豪榜中的宁波首富,旗下3家A股上市公司,除了ST银亿,还有*ST河化和康强电子,不过它们也都自身难保,一个资不抵债,一个持股曾被强行平仓。

两大业务全线崩溃

4月26日,ST银亿(000981.SZ)以一份业绩修正公告,向投资者们发起了一次突然袭击。

原业绩预告预计公司2018年净利润为2亿元至4亿元,修正后亏损5.7亿元-6.3亿元。2017年,公司净利润16.01亿元。

为什么年报披露4天前才修正业绩,公司对此解释:公司下属100多家境内外子公司,审计慢;两次重大资产重组均需进行商誉减值测试,耽误了时间。

次日,对公司年报有异议的独立董事余明桂辞职。

4月26日-5月9日,ST银亿连续6个交易日跌停。

2011年,宁波首富熊续强旗下地产公司银亿股份借壳兰光科技上市。此后数年,公司营业收入一直稳步增长,但盈利能力呈下滑趋势。

2017年,ST银亿非公开发行股份收购宁波昊圣和东方亿圣,间接拥有比利时邦奇和美国ARC两家汽配企业,交易对价合计108.26亿元,形成地产和汽车零部件双主业格局。

并表初年,生产动力总成的比利时邦奇和生产安全气囊发生器的美国ARC,确实对上市公司的业绩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

但是,2018年,ST银亿营业收入89.70亿元,同比下降29.39%,净利润-5.73亿元,同比下降135.81%,扣非净利润更是下降361.39%至-15.16亿元。这是公司2011年上市以来首次亏损。

2018年公司汽车零部件板块营业收入51.23亿元,同比下降36.54%,房地产板块营业收入28.49亿元,同比下降21.81%——两大主业全线溃退,公司对此解释称“汽车行业产销下滑,房地产宏观调控加强”。

子公司中,宁波昊圣当期业绩预测为2.62亿元,实际为692.46万元;东方亿圣当期业绩预测为9.17亿元,实际为-7.92亿元。

2018年,公司计提商誉减值10.27亿元,计提坏账和存货跌价损失3.20亿元,直接令公司陷入巨亏。

截至2019年1季度末,ST银亿商誉余额仍高达58.59亿元。

因为两大主业短时间很难扭转颓势,公司继续计提商誉减值的可能性较大,预计更大的雷还在路上。

近几年,ST银亿房地产业务疲软与汽配资产拖累叠加,公司一直在出售旗下土地和公司股权续命,2014年-2018年其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分别为2.67亿元、5.39亿元、5.05亿元、9.68亿元,可惜无济于事。

实控人抽血上市公司

2018年底,本应于12月24日到期的公司债券15银亿01(债券代码112308)未能按时足额兑付,引发债务危机。

实际上,ST银亿的偿债能力早就出现问题。2018年12月7日,中诚信将公司的主体信用评级由AA下调为BBB,将公司4支公司债券的债项信用等级由AA下调为BBB,12月24日均继续下调至C。信用评级C意为“公司无信用”,仅略好于D“企业已濒临破产”。

虽然公司业绩下滑较为严重,但绝大部分为资产减值,经营性现金流仍为正数,且2018年公司共融资119.50亿元,没道理还不了总额仅3亿元的公司债券。

这一切,拜大股东所赐。

ST银亿在年报中表示,2018年上半年以来,公司大股东银亿集团进入集中还款高峰期,受宏观政策、质押新政及股市下跌等因素影响,在流动性方面出现严重困难,影响上市公司融资,引起债务逾期等困难。

实际影响远不止于此。

2018年,公司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对上市公司非经营性占用资金31.93亿元。截至2019年1季度末,仍有22.43亿元待归还。

另外,斑马消费还发现,ST银亿涉嫌向其控股股东及关联方进行利益输送。

公司全资子公司宁波银亿房产向关联方卓越圣龙购买工业用地及厂房,该资产账面价值1.03亿元,协议转让价格17.6亿元;宁波银亿房产向控股股东的附属企业购买两处土地房产资产,账面价值分别为1545.9万元、1.07亿元,协议转让价格分别为6亿元和3.5亿元。

这边超高溢价向控股股东及关联方买地,那边正常拍到了地却宁可损失保证金也不付款。

2018年7月,公司全资子公司杭州银辰置业通过公开拍卖,以5.83亿元拍下了杭州下城闹市区的一块土地,但杭州银辰置业未在约定期限内付款,最终损失了3000万元保证金。

ST银亿巨额亏损,再加上实际控制人抽血,公司债务危机深重。

截至2019年1季度末,公司短期借款23.07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66.32亿元;而公司目前的货币资金余额仅10.22亿元。

ST银亿2018年报显示,因债务纠纷,公司被杭州蔚城置业、兴业证券和中国华融起诉,涉案金额合计9.82亿元。

现在,ST银亿能否解决债务危机的关键在于控股股东能否解决流动性危机,不过,谁知道银亿集团在外面还埋了多少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