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能源 > 新能源 > 正文

新能源车难卖被特斯拉反超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0-02-14 17:48:54

新能源车难卖被特斯拉反超


作为新能源汽车的龙头企业,比亚迪在此次疫情发生后捐钱出力,甚至跨界生产口罩,这一举措值得尊重。但在商(参数|图片)言商而言,近日比亚迪公布的1月份销量快报还是透露出其在经营层面面临着待解难题。


在2020年的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上,王传福一改2019年高喊“禁售燃油车”转而温和地表示要“从燃油车到电动车平稳过渡。”


回想2016年,比亚迪造新之势席卷全球,夺日产王位,抢占欧洲市场。押注新能源10年的隐忍终于得以宣泄,王传福一时风头无两。


彼时,混合动力车型秦(参数|图片)高调抢占上海滩,王传福高调表示:“不再为传统汽车开发全新车型”。


时隔三秋,日产帝国濒临倒塌,比亚迪沦为旧主,特斯拉新王登基笑傲新能源赛道,落地中国、股价飙升。


王传福不再高喊“禁售燃油车”,毕竟比亚迪仍需靠燃油车续命;比亚迪的高管团队也不再只是“王老板”的天然嫡系,众多外聘人员纷纷入驻。王传福“食言”的背后折射出比亚迪正在被动妥协、主动求变。


政策助力


政策东风给了比亚迪太多的助力。


山西省太原市,一座被比亚迪E6(参数|图片)承包出租车的城市。2016年,太原市在一年内将全市的8292辆出租车全部更换为电动汽车,成为全国第一个出租车全部电动化的城市。


太原市经信委相关资料显示,太原市采取了多项支持措施降低出租车的更换成本。在车辆购置方面,太原市按国家、省、市1:1:2的补贴比例实施补贴。以比亚迪e6纯电动出租车为例,彼时该车售价30.98万元。粗略估计,太原市全市出租车订单总额高达25.7亿元(参数|图片)。然而其中单车补贴价格为22万元,也就是说在总额高达25.7亿元的订单中补贴金额为18.2亿元。


与政府订单相对应的是个人汽车消费。这里就不得不提到比亚迪秦曾经在上海的火爆。


因为限购,上海市民要想获得一个汽车牌照,除漫长的排队摇号外,还要支付高达7-8万元数额的牌照款。2014年3月,比亚迪秦、北汽e150、荣威550lug-in等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一起被纳入上海私人新能源车型目录。车型目录放开后,市民只需购买一台政府指定的新能源车型,即可免费上牌。


与其说购买秦是买车送牌倒不如说是买牌送车,秦的火爆离不开其与稀缺车牌的捆绑销售。


在新能源汽车高速发展初期,比亚迪不止拿下了太原市的订单。深圳、西安也都为比亚迪贡献了不少订单;与此同时,比亚迪的新能源汽车也不仅仅驶入上海,深圳、杭州、南京、天津、西安等地也都同样售卖火爆。


但深入分析,政策东风给了比亚迪太多的助力,不仅仅是补贴优惠、更有着诱人的地方政策性利好。而在退补逐渐成为新能源汽车行业的主流趋势后,比亚迪的销售不可避免的出现了问题。


深陷“钱荒”


比亚迪的现金流状况也值得关注。


根据财报显示,比亚迪2015~2018年的销售费用分别为28.68亿、41.96亿、49.25亿、47.29亿。而同期,净利润则为28.23亿、50.52亿、40.66亿、27.8亿。根据比亚迪的预测,公司2019年全年净利润为15.84亿到17.74亿元,同比下滑幅度为36.19%至43.03%,这意味着,第四季净利润也不高。


2019年第一季度,中金公司曾推测,比亚迪2016至2018年获得新能源汽车补贴在百亿规模,大部分转化为应收账款。


显而易见,经历过2016年的高光时刻,比亚迪正在逐步被迫“断奶”,政策利好逐渐出清后,净利润已经愈发无法覆盖销售费用。截止至2019年第三季度,比亚迪的销售费用为33.46亿。该数据呈现居高不下的态势。


与此同时,比亚迪的现金流状况也值得关注。根据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比亚迪的货币资金占比短期借款仅为25.3%。去年这一数字为34.2%。


据Wind统计显示,2019年以来,比亚迪先后至少发行各种债券16次,最近一次发债是2019年11月底,比亚迪宣布将发行规模不超过100亿元的债券,主要用于补充运营资金、偿还公司借款等。


截止至2019年第三季度,比亚迪的资产负债率为68.48%,同花顺数据显示,同行业的平均值为64.22%,包括比亚迪在内的营收超千亿规模的民营车企中,吉利汽车与长城汽车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8.67%、46.40%。比亚迪的“钱荒”可见一斑。


2019年岁末,一位太原的出租车司机告诉《英才》记者:“三年来,E6的车况还是不错,就是冬天不敢开空调,否则续航没保障。天气冷了每天抽空就需要充电,交接班的时候基本都要排队等待充电。”


体量巨大、行业地位高企的比亚迪就像太原的E6出租车,蜚声在外,车内寒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