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能源 > 民企 > 正文

破解民企融资难融资贵难题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1-12 09:53:46

破解民企融资难融资贵难题


  近年来,民营企业融资问题受到各方面高度重视,并采取了多方面有力措施致力于解决这一问题并取得了积极成效,但中小民营企业反映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仍然相当突出。民营经济在我国国民经济中占有重要地位和作用,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民营企业的转型升级、高质量发展甚至日常经营。

  导致民企融资难融资贵原因

  改革开放40年以来,我国逐渐解放思想,放松对非公经济、民营经济的各方面管制,包括银行贷款、民资办银行等金融管制,推进银行体制改革,在多方面给与民营企业支持,才逐渐形成了民营经济如今具备的“五六七八九”的重要作用和特征。银行部门在支持民营经济发展、民营企业成长方面发挥了显著作用,实现了共同成长,这是毋庸置疑的,这也是改革开放以来民营企业成长壮大的重要经验。但是,从目前阶段看,民营企业面临的“贷款难、贷款贵”问题仍然没有得到彻底解决,在经济下行、金融趋紧时期甚至会情况恶化,出现“财务成本上升”或“贷不到款”的情况。导致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原因可从融资供给、融资需求及政策供给三方面具体分析。

  一是融资供给层面:银行层面的原因。

  民营经济贷款难、贷款贵甚至贷不到款也有融资供给层面的原因,主要源于我国金融结构以商业银行的间接融资为主,而大型商业银行又是银行业的主力,导致银行体系存在“国企偏好”。此外,商业银行的内部考核与责任追究机制也不利于服务民企。

  大型商业银行的国企偏好。大型商业银行的放贷行为往往更具有国有企业偏好,愿意将其控制着的约占国内信贷总量50%的信贷资金投向国有企业。更加重要的是,由于政府有维持较高增长速度、“保增长”或“稳增长”等目标,政府性投资往往成为政府的重要抓手。大部分融资资源都分配给了国有大企业和大项目,而中小企业和小项目则很难获得银行贷款。这也是一种对民营企业银行信贷的“挤出行为”。

  银行的信贷考核和责任追究不一视同仁。商业银行对于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放款总体上采取慎之又慎的态度。从商业银行总行来说,普遍采取不良贷款责任终身追究制度。在这种信贷考核和责任追究机制下,信贷部门和人员更倾向于放贷给风险较低的国有企业,而尽可能少地放贷给民营企业。

  二是融资需求层面:民企自身的原因。

  相对国有企业来说,民营企业的市场化程度高,经营风险较高;同时,银企之间存在严重信息不对称问题,面对数量庞大的民营企业,银行需要用较高的成本从中筛选出那些经营者信用度高、企业经营稳健、财务信息可靠、有发展前景、政企关系良好的企业,增加了民企融资的成本。

  民企市场竞争风险较高。民营企业所在行业一般行业门槛较低,容易进入,同行业内企业数量众多,产品同质性较高,竞争较为激烈,天生就面临着激烈的市场竞争,有比较高的市场风险,存活率和存活期都相对较低。银行等金融机构不敢发放贷款给成立期限较短的企业。

  此外,企业规模与其存活率存在明显正相关性。企业规模越大,存活率越高,反之,规模越小,存活率越低。大规模企业抗风险能力较小规模企业强,并且大规模企业的行业进入通常存在政策、规模经济、技术等的壁垒,进入市场时较谨慎,故大规模的企业存活率比规模小的企业高。同时,数据显示,注册资本越少,企业存活率越小。但随着企业成立时间的增加,企业存活率降幅越来越低,并趋向稳定。总体上,规模较小、数量较多、处于产业链低端的民营企业寿命较短,存活率相对较低,是影响其获得银行贷款的重要因素。

  民企诚信认可度较低,违约率较高。从历史数据结果看,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型民营企业的贷款违约率较高,一些民营企业存在恶意逃债行为,总体诚信认可度相对较低。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微民营企业的信用度相对较差,一些企业存在恶意骗贷、逃债行为,不仅银行造成了损失,在很大程度上给民营企业的信誉和形象造成了不良影响,容易使整体民营企业贴上“诚信度不高”的标签。

  管理水平参差不齐,财务风险较高。民营企业情况复杂,有个体微型企业、私营企业、家族企业,也有城镇集体企业、农村乡镇企业、社有企业、民营股份制企业等各种形式,产权来源多样。虽然改革开放以来民营企业的总体管理水平快速提高,但由于民营企业总量巨大,新创企业多,仍然有大量民营企业处在创业期、瓶颈期,治理结构可能不健全,管理水平粗放,财务合规性不足,造成银行贷款的财务风险较高。

  此外,民营企业还存在企业平均规模较小、固定资产比重低、担保手段有限的客观情况。在银行贷款发放以提供担保为前提的制度下,民营企业由于资产规模相对较小且可供担保的资产比例较低,其难以获得贷款一方面是由现行贷款制度所致,另一方面,则是自身可供担保的手段有限所致。

  转型升级难度大,经营业绩不乐观。民营企业在过去40年间的高速成长,与我国的改革红利、开放红利、人口红利、和平红利等直接相关,民间资本大量进入中低端制造业、服务业领域。但近十年来,随着我国人口红利减少,劳动力成本大幅上升,一般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利润空间大幅收窄。据全国工商联的调查,净利润在5%以下和5%~10%的企业合计占到了近70%。这种利润率很难覆盖融资成本,也很难追加投资。不少企业家表示现在是“利润不高不想投、前景不明不愿投、方向不清不敢投、融资困难没钱投”。

  在转型升级方面,民营企业近年来也加大力度,但很容易出现“政府一号召,企业一哄而上”的“潮涌现象”,很快出现产能过剩和利润下滑,银行对于所谓“产能过剩行业”的贷款十分谨慎;在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攀升过程中,民营企业一方面研发创新动力不足,机会主义特征突出,另一方面也面临与跨国公司的竞争压力。当然,民营企业现在的经营形势下滑也存在“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政策消化期”的三期叠加问题。在前几年国民经济高速发展、政府实施经济刺激政策时期,民营企业也大幅扩张,现在在经济长期下行时期,往往产生资产闲置、低效无效资产增加甚至呆坏账大幅增加的情况。这都严重影响企业资产质量和银行对民营企业的认可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