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能源 > 民企 > 正文

民企反腐有待國家出台制度引導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5-18 08:58:35

民企反腐有待國家出台制度引導


現代社會,一些民營企業規模越來越大,與社會公眾的關聯度越來越緊密,一舉一動都受到社會廣泛關注,同時,企業內部的反腐也關乎社會公共利益。

我國已經建立了相對完善的反腐敗法律體系,企業依據國家法律完善內部反腐制度即可。可以出台法律規定引導企業建立完善的內部反腐制度,也可以出台全國性的強制標准,引導企業實現內部規范管理,有效預防和處置內部腐敗風險

近日,多家媒體報道稱,今日頭條的母公司——北京字節跳動科技有限公司通過郵件內部通報了一起員工受賄案件,其旗下火山小視頻原運營負責人黃某因涉嫌在職期間收受賄賂等問題被移交警方。

包括今日頭條在內,近年來,以互聯網企業為代表的民營企業掀起了內部反腐風暴,多名公司高管因腐敗事件被移送司法機關。

接受《法制日報》記者採訪的專家認為,企業通過查處並通報這些內部的腐敗案件,可以提醒和警戒企業員工堅守企業制度和廉政底線。對此,國家層面可以考慮出台相關制度,引導民營企業進行內部反腐。

企業內部反腐關乎公共利益

今日頭條的通報稱,2017年4月至12月期間,火山小視頻原運營負責人黃某利用職務便利,多次收取合作方大額行賄款以及購物卡等禮品。

此外,黃某利用職務之便將平台政策漏洞和一些活動規則透露給有利益相關的合作方,使其利用政策漏洞降低自身的運營成本,或在活動中擴大額外收益。

根據今日頭條的通報,另外兩名火山小視頻原運營員工違反公司利益沖突申報制度,違規操作使自己或親屬成立的合作方獲利。

今日頭條對黃某等3人作出開除處理並且罰沒年終績效獎金,扣除全部期權,將其行為記錄到陽光誠信聯盟的共享信息系統。

根據今日頭條的通報,黃某已被北京市海澱區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所謂陽光誠信聯盟,即包括騰訊、京東、百度等數十家互聯網企業聯合組成的行業組織,一旦聯盟中某家企業內部發生腐敗事件,當事人信息將會上報聯盟,而其他聯盟成員公司將拒絕錄用相關違背職業道德的失信人員。

據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不完全統計,自2010年至2017年5月,互聯網行業通報了數十起反腐事件,其中,京東有8起﹔阿裡巴巴為6起﹔百度、騰訊、去哪兒網等均通報有反腐事件。

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刑法研究所副所長彭新林認為,企業內部腐敗行為關乎企業的核心利益和長遠發展。對於企業而言,腐敗問題越嚴重,企業為腐敗付出的成本就越高,嚴重的將腐蝕企業的商業模式,關乎企業的存亡。

彭新林告訴記者,正因為如此,企業通過查處並通報這些內部的腐敗案件,觸犯法律的移交司法機關依法處理,一方面可以提醒和警戒企業員工堅守企業制度和廉政底線,另一方面,可以向外界表明企業對腐敗零容忍的態度,增強企業軟實力,打造誠信、公平、公正的經營環境。

首都經貿大學法學院教授王劍波對記者說,現代社會,一些民營企業規模越來越大,與社會公眾的關聯度越來越緊密,一舉一動都受到社會廣泛關注,因此,企業內部的反腐也關乎社會公共利益。

契合國家反腐敗大趨勢

以互聯網公司為代表的民營企業開始內部反腐,可以追溯至2010年。

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2017年5月發布的研究顯示,2010年,阿裡巴巴旗下公司清理了逾千名涉嫌欺詐的“中國供應商”客戶,公司兩名高管因此引咎辭職。

2012年7月,阿裡巴巴發布公告稱,經警方確認,原聚劃算總經理閻某因涉嫌“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被刑事拘留。半年后,法院以受賄罪判處閻某有期徒刑7年。

根據法院的判決書顯示,閻某擔任聚劃算的負責人、總經理期間,利用職務之便,非法收受萬某兩輛車共計53萬余元。在接受“照顧費”后,閻某指定萬某擔任總經理的某公司為聚劃算一個項目服裝類目的唯一合作運營商。

2017年,閻某提前獲釋后,隨即又投身互聯網行業。

閻某之后,阿裡巴巴在一份公告中表示,2012年前半年,集團共查處違規員工28人,移送司法機關員工7人,外包人員3人。

2014年,阿裡巴巴高層人力資源部原副總裁王某,因受賄260余萬元被法院判處8年零6個月有期徒刑。

2016年10月,京東對外公開內部腐敗事件,在查處的10起內部腐敗中,有3起案件的當事人被警方刑事拘留,涉及的腐敗包括安排家屬實際控制的公司從與京東的合作中違規獲利等。

一個月后,京東再次公開一起員工貪腐案件。京東商城員工樊某利用職務便利,向商家索要股份、現金等大量財物,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

到了2017年,華為公司也加入內部反腐行列。

2017年1月,華為公司發布了6份“內部反腐快報”,通報了6名前華為員工因涉嫌侵犯知識產權,已被檢察機關依法批准逮捕。這6名員工均來自華為消費者業務集團,包括硬件工程架構設計部部長吳某等人。

2017年12月,華為公司消費者業務集團大中華區執行副總裁騰某被帶走調查。華為公司稱,滕某因涉嫌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被公安機關採取強制措施。

彭新林認為,長期以來,企業反腐尤其是民營企業反腐受到的關注和重視不夠。黨的十八大之后,在黨中央堅定不移推進反腐敗斗爭的背景下,一些知名民營企業主動清理“門戶”、自揭“家丑”,向企業內部腐敗宣戰,對內部腐敗說“不”。

在彭新林看來,這個大趨勢的標志性事件,就是以百度、阿裡巴巴、騰訊等為代表的互聯網企業掀起的企業內部反腐風暴,涉案人數之多,涉案員工級別之高,內部反腐力度之大,應當說是前所未有的。

企業要加強反腐制度建設

早在2011年,百度公司就在內部設立職業道德委員會,通過自查和郵件通報進行內部反腐建設。

此外,百度公司還設立了職業道德建設部,核心成員均為從事過企業內審、檢察官、警察等職業的專業人士。

阿裡巴巴成立廉政合規部,對索取、收受賄賂、違規投資、利用職權謀私等內部員工違紀行為進行受理。

其他互聯網公司也紛紛組建內部反腐部門,嚴查企業內部的相關腐敗行為。

王劍波告訴《法制日報》記者,在現代社會,企業一定要建立現代企業制度,其中就包括腐敗風險防范制度、內部監督檢查制度。

在王劍波看來,企業在發展過程中,決不能單純為了追求經濟效益的最大化,而忽略了內部反腐制度的建設和完善,否則,一旦發生類似行為,將對企業發展帶來無可估量的負面影響。

彭新林認為,包括互聯網企業在內的民營企業建立完善的反腐倡廉制度,是從根本上遏制企業內部腐敗現象蔓延的治本之策,也是提高企業依法治理水平、建立現代企業制度的必然要求。

彭新林建議,企業要加強反腐倡廉制度建設。

“具體來說,要從加強企業內部反腐倡廉教育制度、監督制度、預防制度、懲治制度建設入手,把企業內部員工尤其是高管的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裡,堵塞腐敗行為發生的制度漏洞,強化對企業員工尤其是高管權力運行的制約和監督機制,形成防范企業內部腐敗的預警系統,完善查處內部腐敗的懲戒機制。”彭新林說。

一個隨之產生的問題是,對於民營企業加強內部反腐制度建設,在國家層面是否有必要出台相關法律為民營企業提供內部反腐制度保障呢?

王劍波認為,在國家層面上,我國已經建立了相對完善的反腐敗法律體系,企業依據國家法律完善內部反腐制度即可,值得注意的是,亟需在企業內部反腐與國家反腐之間建立案件移送銜接制度。

2017年7月1日,國內首個反賄賂領域地方標准——《反賄賂管理體系深圳標准》開始實施,通過明確企業組織建立和實施反賄賂管理體系的整個流程,發現、預防和管控賄賂風險。

基於此,彭新林認為,可以出台法律規定引導企業建立完善的內部反腐制度,也可以借鑒深圳市的做法,出台全國性的強制標准,引導企業實現內部規范管理,有效預防和處置內部腐敗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