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能源 > 民企 > 正文

孙浩:应当明确肯定民企不等于资本主义私企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5-11 14:23:47

孙浩:应当明确肯定民企不等于资本主义私企


中国改革开放40年最大的成就是告别了计划经济,发展了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从而使国家力量和人民生活水平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巨大变化。与此同时,国民经济形成了多种经济成分并存的大好局面。党的文件也明确肯定民企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但在意识形态领域始终存在一种观点,认为民企就是资本主义私营企业,发展民企就是发展资本主义。而随着民企数量、规模、产值、就业人口的逐步提高,中国的改革开放到底是否坚持了社会主义的方向,就成了长期被质疑的问题。我们虽然从来没有认可这种认识,但在理论上似乎也缺乏足够的回应。这就使得坚持这种认识的人甚至主张积极创造条件,以便在今后某个时刻开展社会主义改造。似乎猪养肥了就当宰。而这也成为了富人跑路的重要原因。现在应当是时候从理论上清楚地对此做出回答了。

社会属性必然体现在企业行为之中

资本主义的私营企业这个概念虽然张口就来,但如要做一个符合历史与现实的经济学定义,其实并不容易。我们只能沿用马克思主义的分析来完成这个定义。

首先,资本属于私人所有(包括家族或极少的几个个人)。

其次,企业生产的根本目的是利润,即剩余价值。

因此,工人们从事雇佣劳动,资本家千方百计压低工人工资,提高劳动强度,延长劳动时间。其要害就是剥削他人劳动。

如果这就是资本主义的私营企业,那么社会的发展不可能让这样的企业长期存在。因为资本家盘剥工人必定会激起工人的反抗,工人从破坏机器、消极怠工到要求增加工资、缩短劳动时间、改善生产环境、提高各种待遇等,劳资矛盾会越来越尖锐。甚至发展到罢工、上街游行,并引起城市断水、断电,公交、铁路停运,商店、医院关门等严重干扰社会生活秩序的现象。矛盾再尖锐就会爆发革命。这是社会所不能承受的,而且这使本来想赚大钱的资本家不但赚不到钱,反而会因工厂停工而倒赔。现实使资本家成为了懂得妥协的经济动物,其社会也必然会拿出各种办法对企业的行为进行限制或引导。

上述现象在十八、十九世纪的英国、法国、德国及其他欧美国家确确实实地发生过。马克思、恩格斯就处在那样一个时代。

青年恩格斯撰写了《英国工人阶级状况》的不朽著作,详细揭示了当时英国工人阶级的悲惨状况,引起马克思的关注。更多的社会人士也早就看到了这些现象,这甚至成为了更早时期空想社会主义思潮蓬勃发展的土壤。而资产阶级国家的言论自由使得对当时资本主义私营经济的批评没多大障碍就可以发表出来。很多社会主义流派的报纸、杂志、书籍纷纷出版,而工人阶级也成立了自己的工会,甚至举办学校、各种培训班来揭露资本主义的罪恶,宣传社会主义的思想。这些都致使整个社会的道义、同情在工人这边。

劳动是一切财富的源泉,工人对劳动产品享有权利成为社会共识。这打碎了资本家企图独占剩余价值的美梦。所以资本主义企业从一诞生起,批评反对的声音就不绝于耳,社会主义运动也随之而起。

在这种情况下,资产阶级国家的政府也不得不(马克思语)采取一系列措施来遏止资本主义企业对工人的种种盘剥。英国政府先后建立了工厂视察员制度、卫生官检查制度,颁布了矿山视察法,建立了童工调查委员会,专职人员轮番对工厂的有关情况进行实地考察,并公开发布视察报告。其中有涉及劳工工资的、劳动时间的、劳工食品的、车间卫生状况的、雇用妇女童工的、工伤事故的、工人居住条件的、职工教育的、业余生活的、健康状况的方方面面。

虽然政府的投入并不充足,但仍对工厂主构成了强大的社会压力,迫使他们要从各个方面改善劳工的境遇和待遇。在这个基础上,英国政府又推出了工厂法,对工人的工资标准、工作日长度、劳动保护、教育等方方面面都做出了规定,并不断严格执行,违者受罚。从而使劳资矛盾大为缓解,也使得企业对剩余价值的追逐必须服从其他人群以及社会的利益。这些变化甚至使得马克思认为英国最有可能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

这简单的回顾说明企业的社会属性必然体现在企业行为之中,而企业的行为由于具有巨大的社会影响而必须以能得到社会的包容为前提,不是可以由自己任性的。所以,是社会意识形态——包括一个国家的历史传统、文化、道德因素,以及作为这一切体现的具体的社会经济制度,其中特别重要的还有劳动者自身的态度和选择,规制了企业行为,决定了企业的社会属性。处在同一社会经济制度中,企业行为不会由于所有制不同而展现根本不同的社会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