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能源 > 核能 > 正文

交大昂立公开回应年报迟披问题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3-06-08 19:30:33

交大昂立公开回应年报迟披问题



bd56739f7aee6451f992800826561900__url=http%3A%2F%2Fdingyue.ws.126.net%2F2023%2F0608%2F355b166fj00rvx7xo00ipc000o600eqg.jpg&thumbnail=660x2147483647&quality=80&type=jpg.jpg

近日,老牌保健品企业交大昂立(600530.SH)在上海举行媒体沟通会,试图解释公司2022年年报延迟披露的原因。


作为事件的起因,今年4月26日,交大昂立公告称,为保证2022年年度报告及2023年第一季度报告披露的真实性、准确性、完整性,交大昂立同时需要对2016年至2021年六年的年报进行重新编制,出具更正后的年报,工作量巨大,任务复杂繁重,公司预计无法按时完成年报编制,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22年年度报告及2023年第一季度报告。


截至目前,交大昂立尚未披露2022年年报及2023年一季报。包括此前负责年报审计的会计机构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也离奇地在距离“4.30”年报法定披露最后时刻闪电辞职,公司年审机构依然处在悬空状态。


“一审审七年”


沟通会上,交大昂立现任管理层重申,年报的披露需在修订前任管理层编制往年年报所有会计差错并获得可信的初值,才能在此基础上重新编制2022年年报。


”以上工作内容不亚于一次IPO”,交大昂立财务经理,负责交大昂立2022年年报编制工作的盛宇立向记者陈述,并依次指出往年管理团队编制的报表存在团体险退保至个人账户,关联方资金占用,金融业务坏账计提问题,包括对泰凌医药及医养板块收购财务确认等种种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面对“一审七年”的海量工作强度,自年报编撰工作启动以来,先后负责交大昂立年审工作的大信会计师事务所、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相继与交大昂立方面解约。


对此,交大昂立方面解释,与大信会计师事务所解约系因后者“专业能力不足”,以及提出收取年审费之外的额外费用。中兴华方面的解约,则系前者在向公司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后,在未与公司进行沟通的前提下提交了年审辞呈。


“公司与审计机构在初稿中均认为未能获得足够的审计证据,公司出于紧急避险,避免因不实审计报告,对公司股民的利益构成损失。”盛宇立介绍:“至于中兴华为何持如此态度,我们未能知晓。”


此外,虽然公司目前仍未确定审计机构,但盛宇立也透露公司正对国内头部拥有证券审计资质的会计师事务所进行遴选,也得到了部分事务所的自荐,同时也在与中兴华方面持续沟通,期盼恢复双方的年审合作。


自称被当作“接盘侠”


事实上,在进入年报审计工作之前,交大昂立现任控股股东上海韵简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与前控股股东大众交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矛盾早已激化。


2022年8月,韵简实业及其一致行动人通过受让中金投资 ( 集团 ) 有限公司及一致行动人等股票,取代原大众交通及其一致行动人,成为交大昂立控股股东。但大众交通与韵简实业的矛盾旋即在董事会层面被曝光:2022年10月,大众交通系五位董事对罢免时任总裁张云建议案提出弃权票,并在后续公司披露的弃权票原因时“自曝”公司在9月试图支出7000万用于与交大昂立主业无关的木材贸易。


2023年5月,大众交通又再次发难,要求提请临时股东大会罢免现实控人嵇霖、嵇敏、董事曹毅、张文渊的董事职务,但也因遭到韵简实业方董事否决未能成行。


而韵简实业控制下的交大昂立管理团队,也在包括年报审计勘误,以及重组泰凌医药相关民事诉讼事项上对大众交通掌权时期的种种管理痕迹进行“清算”。


沟通会上,“触目惊心”、“匪夷所思”、“居心险恶”等正式场合难得一闻的情绪化字眼,频繁地出现在了交大昂立现任管理层的陈述之中。


不止于此,早在今年3月份,韵简实业还以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对交大昂立原董事、高管人员杨国平、朱敏骏、娄健颖、葛剑秋提起股东代表诉讼,诉请金额更是高达2.5亿元以上。目前该案件尚在审理流程中,


在当日沟通会上,交大昂立执行副总裁夏三燕向记者表示:“二股东(大众交通)在其间设立的种种障碍和阻挠,我始终不理解。但随着内部审计尽调逐一暴露以前的问题,我才发现杨国平集团和周传友集团阻挠的原因,包括大众交通在距离控股股东仅一步之遥的前提下不做大股东的原因我也终于明白,目的就是让新来的大股东作‘接盘侠’。”


“我们现在的管理层不是不出年报,我们是想出一个真实负责任的年报。据我所知,现在的大股东在如此局面下,还非常有信心有能力将公司治理好,同时也意图推动交大昂立向更好地方向发展,希望得到各位相信和支持。”夏三燕表示。


“我们的团队是绝对有能力管理好公司,给投资者带来回报的,对此我是有十足信心的,”交大昂立新任三周的总裁朱莹政最后介绍道。


对于年报披露的问题,朱莹政表示,公司目前已经按照要求完成了大部分年报的编制,只是审计机构需要对一些会计差错进行补充审计,需要更多的时间。


“交大昂立是一家有30年历史,2000名员工,也是国有参股的上市公司和享誉全国的品牌。据我所知,目前还没有一家运营如此正常的上市公司,仅仅因年报出不了而退市”,朱莹政表示:“这种结果(退市)是任何人不能承受之重,况且我们是有能力出具正常(标准)年报的。”


虽然管理层信心十足,但摆在公司面前的问题仍亟待解决。


根据上市规则,交大昂立需在今年6月30日前披露标准化年度报告,否则将会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而若公司未能在8月30日前披露包含任意审计意见的年报,公司可能被终止上市。


另外,即便在财务上仍然满足上市规则,若交大昂立2023年年报继续被出具非标审计意见,公司仍有可能在2024年面临退市风险。


上述沟通会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上述情况,多次联系杨国平等相关方,但均未获得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