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能源 > 核能 > 正文

江苏天然气市场发展前景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0-10-09 09:21:46

江苏天然气市场发展前景


江苏天然气市场发展前景


天然气是一种清洁低碳的优质能源,燃烧产物主要是二氧化碳和水,与传统化石能源比较,安全性较高,用天然气替代传统化石能源的使用,可以有效减少粉尘、二氧化硫、二氧化碳和氮氧化物的排放。扩大天然气的应用对减少污染物的排放和保护大气环境起到了积极作用。

江苏天然气消费量自2015年始一直稳居全国第一。经济繁荣、设施完善和市场开放使得江苏天然气市场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我国天然气发展的最高水平 。为了满足江苏天然气发展的需要,加快产供储销体系建设,扩大天然气利用,本文从天然气发展现状着手,对天然气发展存在的问题进行研究并提出相应的建议。

1 江苏天然气发展现状

1.1 气源渠道丰富

江苏气源渠道丰富,目前已形成“四方来气”格局。东有如东LNG,启东LNG,气源来自海外;西有西气一线,气源来自西部;南有西气二线、川气东送,气源来自中亚、四川;北有冀宁联络线,气源来自陕京线。

1.2 配套设施齐全

江苏天然气供应便捷。输气管网覆盖范围广,城镇气化率高。2019年,江苏城镇人口达6700万,城镇化率达到70.61%,城镇居民用气人口达到3700万人,城镇气化率达到64.9%,城镇气化率高。江苏管网较为完善,已建成西一线、冀宁线、省天然气公司输气管线和宝丰支线。江苏具备一定的调峰储备能力,已建成中石油金坛、刘庄和中石化金坛储气库以及中石油如东、广汇启东LNG接收站。江苏燃气公司众多,仅13个地级市的市区就有25家城镇燃气公司,全省共有100家以上的燃气公司。

1.3 消费逐年增长

自2011年“气化江苏”开展,全省天然气消费量逐年增长。如图1所示,2012年~2015年,江苏天然气消费增长缓慢,受到国际油价低位运行、国内产业结构调整以及能源需求疲软的影响,2014年天然气消费量出现负增长。随着2017年全国经济形势好转、天然气改革加速、利好政策持续推动、大气污染防治行动力度空前等因素的影响,江苏天然气市场回暖明显。

江苏天然气市场发展前景

1.4 消费结构稳定

江苏用气集中在城镇燃气、工业燃料和燃气发电三个领域。一方面,持续推进的城镇化进程,促进了城镇燃气稳步增长;另一方面,开展能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优化工业用能结构,通过“煤改气”等措施,扩大了天然气在工业燃料和燃气发电中的利用。到2019年,全省用气量高达287亿方。根据国家能源局江苏监管办公室公开数据和北京世创能源咨询有限公司(简称世创)资料,2015年~2019年,江苏天然气消费结构基本稳定,详细资料见图2和表1。

江苏天然气市场发展前景

1.5 地区消费能力不均衡

江苏地区经济发展和输气管线分布不均衡,导致不同地区天然气消费能力差异显著。从南往北呈现逐步减弱的趋势,苏南五市(苏锡常宁镇)消耗管道天然气192亿立方米,占全省管道气消费量的72.2%,苏中、苏北仅消耗全省27.8%的管道气。根据江苏能源监管办公开发布的《2019年江苏省天然气消费情况简报》,江苏经济总量的前四名(苏锡常宁)消费了全省五成以上的天然气,盐宿徐三市天然气消费量占比虽小但增速较快。

2 江苏天然气发展存在问题

2.1 无合适替代气源

江苏天然气资源匮乏,对外依赖严重,用气主要由中石油和中石化提供,2011年江苏省和中石油开始合作,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加快了天然气发展,但也因此导致中石油在供气市场占比过高。根据世创的数据(见表2),近几年,江苏近8成的天然气来自中石油,其他渠道供气能力有限。虽然随着国家管网公司成立,打开了第三方准入的道路,但是管网公司成立时间短,第三方进入市场并扩大市场份额需要时间,且在技术和经验上都处于劣势,因此江苏在较长的时间内仍然无法摆脱对中石油和中石化的依赖。此外,燃气电厂虽然可以向上游供气端直接购气,但是根据江苏天然气市场发展现状,为了保证供气安全,除了中石油和中石化以外没有更好的选项。根据《2019年江苏省天然气消费情况简报》,江苏30家燃机电厂中,29家的气源由中石油供应,3家气源由中石化供应,国信宜兴电厂和张家港华兴电厂具备双气源。中石油和中石化在江苏天然气供应市场呈现压倒性的优势,没有合适的替代气源,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江苏在天然气用量和价格上的话语权。

江苏天然气市场发展前景

2.2 应急调峰能力不足

江苏天然气供应以单管供气为主,LNG接收站利用率有待提升,储气库建设相对滞后,储气能力严重不足,导致在用气高峰时供气紧张,产生“气短”现象,严重时甚至会引发“气荒”。2017年全球天然气贸易处于买方市场,加上政府加快推进“煤改气”,促使江苏天然气产业发展迅速,全年消费天然气230亿立方米,同比增长了28%。应急调峰设施的发展无法匹配快速增长的天然气消费量的需要,同年冬季“气荒”爆发,天然气价格发生大幅波动,LNG价格从4000元/吨一度飙至10000元/吨以上,暴露出江苏应急调峰能力的不足。

虽然《江苏省“十三五”能源发展规划》规划建设淮安赵集、淮安楚州、盐城朱家墩、丹徒荣炳等地下储气库,新增设计储气能力约70亿立方米,扩大如东(扩建中)和启东(扩建中)LNG接收站规模,新建滨海(建设中)和赣榆LNG接收站,新增约200万立方米大型LNG储罐,但是储气库和接收站建设周期长、投资大,且投资回收期长。在未形成完善的行业标准体系和调峰气价机制情况下,建设储气调峰设施门槛高且盈利困难,社会资本建设储气调峰设施的积极性不高,仅靠石油企业投资,无法满足江苏应急调峰的实际需要。

2.3 区域配套设施建设不平衡

江苏不同地区天然气配套设施发展不均衡,基础设施建设苏南、苏中和苏北呈现显著差异。一方面,省政府对天然气产业的控制力弱,省网公司仅有两条管道,江苏天然气产业配套设施建设基本依靠石油公司;另一方面,在近几年“管网独立”趋势的影响下,石油公司建设江苏天然气基础设施的步伐较慢。此外,在商业利益驱动和投资有限的作用下,石油公司优先发展经济基础强的苏南,经济基础弱、用气量小的苏中、苏北发展滞后,这导致区域间基础设施发展不均衡,反过来加剧了地区用气不平衡的状态。

2.4 行业监管力度有待加强

江苏没有统一的天然气监管机构,监管涉及部门多,形成“多头管理”。一方面,政府在输配价格、信息公开和公平准入等方面监管难度大,难以形成有效的天然气监管体系;另一方面,天然气行业法律法规不完善,导致政府难以把握监管力度,处理和解决问题主要依靠政府部门的协调,缺少法律层面的依据。在国家天然气行业“管住中间、放开两头”的改革思路指引下,江苏急需建立完善天然气监管体系来推进天然气产业的发展。

2.5 特许经营制度阻碍行业发展

江苏管道燃气经营实行特许经营制度,燃气公司取得许可证后,在划定的经营区域内铺设管网来占领市场,导致各个区域的经营出现垄断。配气销售一体化使得终端用户没有自主选择供货商的权利,导致燃气公司主动积极提高服务质量动力不足,阻碍了天然气行业的健康发展。

2.6 居民与非居民用气交叉补贴

城镇居民供气成本高,但是居民用气涉及民生问题,较为敏感,处置不当可能引发社会问题,因此地方政府对城镇燃气公司向终端用户销售天然气的价格严格管制,江苏居民用气价格均低于非居民用气价格。以用气量最大的苏州为例,苏州市物价局2019年最后一次公布的的管道天然气价格中(见表3),民用气价格低于其他天然气用户用气价格。天然气价格不能完全反映真实的市场需要,居民用气具有可间断性高和用气不稳定的特点,国家要求在用气高峰要优先保障居民用气,对应急调峰产生较大压力。目前的定价机制使得民用气和商业用气交叉补贴,削弱了商业用户的用气积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