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能源 > 低碳 > 正文

欧洲:面对天然气危机的手足无措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1-10-20 10:11:29

欧洲:面对天然气危机的手足无措 


30 ,欧洲天然气价格飙升至创纪录的100 欧元兆瓦时(荷兰天然气期货价)以上,彭博社引述专业机构的评估指出,这相当于石油期货价格升至190 美元桶价格的冲击力。

尽管随后因俄罗斯天然气公司等供货商发布“安民告示”,欧洲天然气价格有所回落,但大多数专业人士对至今年底、明年初的欧洲天然气价格不抱乐观期望,理由是首先,能源短缺是全球性危机,欧洲不过是覆巢之下无完卵,如亚洲液化天然气(LNG )价格同期就升至创纪录的每百万英热单位34.47 美元;其次,欧盟碳交易价格同期升至每公吨63.48 欧元,欧盟最大工业国和能源消耗国德国,电力价格同期上涨3.8% ,至每兆瓦时134.20 欧元。

果不其然,10 4-5 日,欧洲天然气价格再度疯涨,荷兰天然气期货价竟在短短两个交易日内上升逾60% ,达到令人瞠目结舌的162.125 欧元兆瓦时。于此同时,业已“脱欧”,且原本自身能维持能源自给自足的英国,其天然气价格也一度大涨39% 至创纪录的407.82 便士。

欧洲即将进入取暖季,气象部门预计,自10 月中旬起西欧大部分地区将出现明显降温,整个欧洲大陆今年冬季的气温将低于正常水平,这意味着供暖压力将增大,天然气供需缺口也将持续放大。

欧洲经济分析师们普遍指出,随着天然气危机的持续扩大,欧盟范围内大量能源密集型企业不得不缩减乃至关闭经营,以削减一路走高的运营成本。分析师们表示,欧洲能源库存已处于十多年来最低的季节性仓储水平(欧洲存储站点使用率在75% 以下),最主要的供应商俄罗斯奇货可居待价而沽,于此同时全球对另一大天然气来源——LNG 争夺加剧,这意味着随着冬季的临近,欧盟天然气供需的缺口还会有增无已。

这将造成更严重、更深层面的危机:彭博经济研究预计,欧元区2021 年四季度平均通胀率将因此接近4% ,这远远高于欧洲央行年初的预测值。

总部位于法国巴黎的咨询公司Engie EnergyScan 数据显示,欧洲基准天然气合约价今年以来上升了倍,这不仅导致大量高能耗企业关闭(这类企业是欧洲产业复苏和就业岗位提供的中坚,能源危机将严重阻碍疫情后经济和就业复苏),而且极可能抑制整个市场和社会的消费能力和意愿。同一数据来源,2021 10 月截止12 日的欧洲平均天然气消费量较疫情前(2019 年)同期水平大幅拉低12% ——这较两个月前的缺口(5% )扩大了一倍有余。Engie EnergyScan 负责人霍阿劳(Julien Hoarau )表示,居高不下的能源价格极可能减缓欧洲经济复苏进程,“因为这轮首先受影响的是工业用户”。

彭博新能源财经欧洲电力团队负责人冈多尔夫(Andreas Gandolfo )担心,天然气价格已涨到“足以抑制需求的程度”,对于一些欧洲工业企业而言,天然气价格已变得实在太贵,而对于需要在冬季燃气取暖的家庭用户而言,如果天然气价格继续这样一路飙升,他们或许不得不在一年中最寒冷月份到来之际,认真考虑是否要冒险关闭自家暖气,以免家庭财政赤字崩盘的问题。

拖累经济复苏:不仅仅限于欧洲

持续近两年的新冠疫情已导致全球范围的经济危机,而能源价格的飞涨,似乎正越来越现实而迫切地危及经济复苏的前景。

越来越多经济学家担心,尽管能源价格的上涨尚达不到上世纪70 年代初“石油战争”那种引发全球性大萧条的水平,但“趋势令人不安”,能源涨价和随之而来的通胀,可能“吓坏消费者”并促使其减少支出。

摩根大通(JPMorgan )首席经济学家卡斯曼(Bruce Kasman) 认为,能源价格飙升往往系“供应驱动型”,并通常具有强大的“破坏性因素”,并在多领域拖累复苏和增长,“如今已不是发出经济衰退警告的问题,而是必须担心天然气涨价会以实质性方式损害增长的时候了”。

花旗集团(Citigroup )预计,冬季欧洲天然气供需缺口还将扩大,这可能导致欧洲四季度天然气平均价格超过每百万英热单位30 美元,如果今年冬季异常寒冷,“超过100 美元也不足为奇”(这相当于石油期价涨至恐怖的580 美元桶),这将令欧洲经济处于危机的最前沿,

相对而言,作为能源生产大国,美国的情况似乎要好得多。

ColumbiaThreadneedle 多资产策略主管巴胡古纳(Anwiti Bahuguna )认为,尽管今年迄今,美国汽油零售价格上涨65% ,天然气价格更飙升112% ,但“因为美国能源价格偏低,只有达到上涨2-3 倍的水平才会把美国经济拖到负增长”。

卡斯曼认为,目前美国能源价格的上涨趋势截止10 月上旬,会促使美国四季度消费者价格指数上涨约2.5% ,并对GDP 构成0.5 个百分点或更多一点的拖累,“这不小,但还不足以被称作衰退”。

穆迪分析公司(Moody’s Analytics, )首席经济学家赞迪(Mark Zandi, )则认为,,美国过去周平均日进口380 万桶原油,因此“尽管产量巨大却仍是能源进口国”,因此能源价格上涨对本国经济、社会弊大于利。照他的计算,每加仑汽油价格每涨一美分,美国消费者损失就将增加10 亿美元,每涨美元则将损失1000 亿美元,且涨得越高,对GDP 和消费意愿的影响也将越大,因为其它商品和服务的价格也会水涨船高。

为什么说欧洲危机最为严峻迫切?

美国能源库存仍居高位,目前天然气期价仅为每百万英热单位5.25 美元;与此相比,亚洲天然气期价甚至略高于飙升后的欧洲,但这也反过来促使美国等“多元化功LNG 供应商”更愿意向出价更高的亚洲市场提供LNG 服务,而亚洲国家还有诸如煤炭、核能等能源多样性选择。与之相比,欧洲原本就缺乏能源多样性,美国和亚洲的竞争压力,又将它们进一步挤向依赖俄罗斯管道天然气的“华山一条路”。

争吵和莫衷一是的欧洲

欧洲议会指责俄罗斯囤货居奇是导致欧洲天然气价格持续飙升的罪魁祸首。他们认为,俄罗斯故意“惜售”,目的是向欧洲监管机构施压,促使其尽快批准有争议的“北溪-II Nord Stream II )天然气管道。对此俄罗斯副外长里亚布科夫(Sergei Ryabkov )日前通过BBC Hard Talk 节目予以否认,称“俄罗斯天然气公司(Gazprom )事实上已经通过释放库存平抑价格”,“俄罗斯支持欧洲能源安全并期待合作”,但他的说辞缺乏数据依据,在目前混乱氛围下也似缺乏说服力。

一些分析家开始指责,“过犹不及”的减排、能源结构转型政策,加剧了欧洲乃至全球能源危机。如匈牙利总理欧尔班(Viktor Orbán) 就尖锐批评,欧盟“至2050 年实现碳排放归零”的气候政策,是此次能源危机的“罪魁祸首”。对此国际能源署(IEA )首席能源经济学家古尔德(TimGould 10 13 在国际金融研究所(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 event. )一次活动中予以反驳,称“不能想当然耳”,但显而易见,如果今冬能源危机持续扩张,并达到危及经济复苏、甚至社会日常生活的地步,这样的反驳将变得益形苍白。

2021 1-9 月,欧盟批发电价已上涨了200% 以上,迫使欧盟各国采取了包括设置能源价格上限、设立能源专项补贴资金等紧急措施。但倘天然气缺口像月底、10 月初这样持续迅速放大,上述措施显然只能是杯水车薪。

法国、西班牙两国政府发出呼吁,希望欧盟采取“大胆”行动,改革欧盟能源市场,令电力价格和天然气价格“脱钩”,目前机制下,尽管天然气仅占欧盟电力供应燃料比约20% ,却直接和欧盟能源定价规则挂钩,对此核能大国法国、西班牙等一直表示不满,希望借此次天然气危机发难,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

而匈牙利、捷克、波兰等东欧国家则组成攻守同盟,这些对德俄绕开东欧修建天然气直通管道“私相授受”十分不满,希望通过这个攻守同盟“改变某些规则,撤销某些规定,并获权在某些危机时刻可以动用欧盟资金纾困”。

然而对于素以效率低下和“原则先行”著称的欧盟机构而言,上述压力通过“长反射弧”在短期内产生积极反应的概率几乎为零:10 ,欧盟能源专员西姆森(Kadri Simson) 虽承诺在中短期内提供“成员国可根据欧盟法律框架采取措施的工具箱”,承认“我们毫无疑问需要采取一点措施了”,但她迄今松口的范畴仅限于欧盟联合购买天然气,但这一建议明显契合德国还有俄罗斯的期待(他们一直憧憬让“北溪”主导整个欧盟天然气供应,而不仅仅是德国),却注定会被法国激烈阻挠(他们当然希望自己的核电在欧盟范围内更加举足轻重),因此西姆森也只能说“研究研究”。尽管10 月中旬的布鲁塞尔峰会就会讨论这一问题,但照大多数分析,“研究研究”的初步结果能在今年底出炉,就算是罕见“争分夺秒”的高效率了。

于此同时,西姆森几乎回绝了包括法国西班牙倡议和匈波倡议在内,一切更激进的改革倡议,她表示欧盟电力市场结构“合理”,天然气和电力价格“今冬就算不降,明年开春终究是会降的”,欧盟新闻网站Euractiv 根据搜看到的欧盟委员会相关文件草案,西姆森的建议无非是所谓“更深入区域协调”,而不是彻底改革欧盟能源市场规则。

包括荷兰在内大多数欧盟成员国则摆出一副“爱谁谁”的姿态,一如荷兰首相吕特(Mark Rutte )所言,“我们不妨看看欧洲集体可以做点什么,但各国还是得各扫门前雪”。

真的不要紧么?

伯恩斯坦(Bernstein )能源分析师认为,能源危机和天然气涨价“不算很要紧”。

按照该机构分析,能源成本占GDP 比重达7% 时,经济衰退才会被确认,10 月初的欧盟曾一度达到这一水平,但很快回落,目前年度能源成本高于占比4.4% 30 年平均水平,但低于1979 2008 年一度达到的7% 水平,所以“料也无妨”。

但真的不要紧么?要知道,二战后迄今几乎所有经济危机,专业机构的分析从来都是“测不准”的事后诸葛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