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能源 > 电力 > 正文

欧洲能源危机加剧欧盟分裂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1-10-16 10:20:02

欧洲能源危机加剧欧盟分裂


凛冬将至,面对不断飙升的天然气价格和电费,一些欧洲政治人士十分恼火,于是开始了寻找替罪羊的游戏,而俄罗斯和中国则无辜“躺枪”。这些人认为莫斯科希望以天然气供应为武器,逼迫欧盟启动“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而北京则通过出高价使美国和中东卖家将天然气运到中国。这种观点不仅遭到专业人士的打脸,还进一步加剧欧盟内部在俄罗斯问题以及能源政策方面的分歧。

中俄成替罪羊

据俄罗斯《消息报》、美国《华盛顿邮报》、英国《经济学人》杂志14日报道,欧洲一些国家认为,俄罗斯政府控股的能源巨头、欧洲最大的天然气供应商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控制向欧洲出口的天然气量,从而加剧了欧洲的能源危机。早在本月6日,波兰总理莫拉维茨基就表示,Gazprom应对全球天然气价格上涨负责。11日,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表示,俄罗斯正试图将欧洲天然气危机“转化为自身优势”,并以此施压欧盟尽快放行“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一些欧洲议会议员支持对俄罗斯实施新制裁,包括对Gazprom处以罚款。美国一些政客也加入这场“指责游戏”中。上周,美国联邦众议员、共和党人麦考尔呼吁就欧洲能源危机对俄罗斯实施制裁。

欧盟委员会正在调查Gazprom是否进行市场操纵。在周三公布的文件中,欧盟表示,这家俄罗斯天然气巨头已经“履行了与欧洲客户的长期合同”,但“没有提供多少额外产能来缓解欧盟天然气市场的压力”。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最近称赞挪威在帮助其他欧洲国家解决天然气危机,而俄罗斯“并没有这样做”。

中国也没能在欧盟寻找替罪羊的行动中“幸免”。《经济学人》杂志称,一些欧洲官员倾向于将问题归咎于中国。亚洲国家的液化天然气进口量激增,而中国近期的进口量增加了25%。美国和中东卖家被高额利润吸引,因此放弃欧洲而将天然气运到了亚洲。

欧盟内部的多重分歧

俄罗斯是不是欧洲天然气价格暴涨的“幕后黑手”?对于这个问题,欧盟内部出现分歧。《华盛顿邮报》称,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等欧洲国家领导人将能源危机归咎于欧盟抗击气候变化的一系列政策,称欧盟必须重新考虑其“雄心勃勃的”减排目标。据俄《消息报》报道,欧洲议会议员贝克称,欧盟的一些环保派和自由派代表正将能源危机的责任转嫁给俄罗斯,这反映了他们自己的意识形态偏好和对绿色能源的盲目信任。德国议员科特雷茨14日称,俄罗斯已履行了其向欧洲供应天然气的所有义务,将能源危机归咎于莫斯科,这是欧盟在转嫁对其能源政策的指责。

俄罗斯是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出口国,欧洲进口的天然气约有40%来自俄罗斯。专业人士表示,拉尼娜现象今年将给欧洲西北部、东北亚以及北美地区带来一个特别严酷的冬天,而这可能引发进一步的全球能源竞争。在这一背景下,欧盟是否应该启动“北溪-2”项目?这一问题也在欧盟内部引发冲突。美国《新闻周刊》14日报道称,波罗的海国家认为,“北溪-2”项目是一个赤裸裸的地缘政治项目,旨在破坏欧盟和北约的安全,给俄罗斯更多在乌克兰“自由行动”的权力,同时让莫斯科拥有制约其欧洲对手的杠杆。立陶宛外长在“北溪-2”项目上直接批评德国说,柏林为了“满足一个国家的商业利益而违背十多个欧盟国家的利益”。

能源危机还加剧了欧盟内部在能源政策方面的分歧。核电站产生的电力占欧盟总发电量的 26% 左右。据德国《经济周刊》15日报道,以法国为首的10个欧盟国家已要求欧盟委员会承认核能是一种低碳能源。这些国家致函欧盟,支持将核能作为“重要的负担得起的、稳定和独立的能源”,可以保护欧盟消费者免受“价格波动的影响”。不过计划在2022 年前关闭所有核电站的德国正在与奥地利、丹麦、卢森堡和西班牙一起领导反核运动。

多重因素导致天然气价格飙升

《经济学人》杂志等媒体分析了欧洲天然气价格上涨的原因。有分析人士认为,欧洲大陆鲁莽的“脱碳”之举是此次能源危机的主要原因。欧盟脱离化石燃料的速度太快,但却没能确保其成员国在紧急情况下可以获得足够的可再生能源。最近欧洲部分地区风力不足和水力发电储量枯竭说明,可再生能源还不是天然气的可靠替代品。此外,欧盟奉行放弃长期合同并转向现货能源交易的政策,这使得天然气价格上涨给欧盟带来的冲击远高于亚洲国家。

13日在“2021俄罗斯能源周”国际论坛上,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欧洲天然气价格上涨是电力短缺造成的,欧洲没有必要将过错转嫁给他人,而莫斯科也不会将能源当作武器。普京强调,即使在冷战时期,俄罗斯也在继续充分履行合同义务。

为缓和能源危机,欧盟委员会周三提出了一个所谓的“工具箱”。德国电视一台报道称,相关措施包括建议成员国短期通过补贴、减税及延后支付电费等方式,协助遭遇困难的家庭及小型企业等渡过难关。为应对欧洲能源危机带来的电价上涨,德国电网运营商15日宣布,将从2022年起大幅降低电力消费附加税,以减轻消费者的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