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 > 正文

戾气经济,注意力逆转,品牌离散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12-28 14:54:25

戾气经济,注意力逆转,品牌离散


任何关于信息茧房的忧虑,都无法实质性影响注意力的严重枯竭。其坏处是,从年初到年末,虽然历经种种幸福快乐的时刻,但年终主题似乎仍难寻新意,给人重复2018的错觉。


可是,2019分明不同,它并非一年前的主题“钦定”。我们真正需要担心的是,我们有时候就像是蒙上双眼走进时代漩涡中的“盲人”,对手掌在触摸的那只大象的体积,总缺乏更大胆的估计。


也许,2019年上映的那部《蜘蛛侠:英雄远征》正是一个对今年恰如其分的隐喻——既要照顾和回应自己生活中的现实情感,也要思考挺进导师离去后的未来征途,这是帕克成为英雄的宿命。


如果愿意整理2019一年中光芒万丈的耀眼时刻,我们可能并不难煨出一份还算暖心的鸡汤,可那未免落于窠臼。


我想到的是,身处现实困境又寄希望于未来的商业,如何纵越2019年新出现的条条界河。


巧合的是,2019年还是司马光诞辰1000年,那本《资治通鉴》曾是许多人案前鉴古知今的符号。年终复盘有太多可以切入的方式和线索,而我觉得最值得互联网商业摘录的,是下面这几个关键词——


戾气经济,注意力逆转,品牌离散。


这三个新概念与其说是我的创造,不如说是我对它们背后现象的通俗性总结。冒着被质疑演绎的风险,是它们让我看清更为特别的2020年。


戾气经济

2019年,来自思想和精神力量推动的伟大成就仍让我们感慨万千,基普乔格将人类身体极限继续推向新高,登月50年后人类实现了女性在太空的行走。他们仍让我们怀有感动和期待,使我们在复杂社会中不忘善意与公序,对此没有人能够否认。


但更多矛盾对立的产生,更多偏见和傲慢的加速,就像江河源头喷薄而出的新流,也许它在峡谷中有少许时刻反射出温柔的粼粼波光,但其上下都清晰内蕴着激荡奔涌的巨浪。


毕竟,人是环境的流变。


2019年的社交冲突,从李国庆谈分家摔杯,到声讨网贷P2P暴雷,再到网易华为的离职风波,或是孙宇晨自我营销挑起骂战,甚至那无法提及的两岸三地网络交流,都以一种不同以往的戾气爆发。


它们形成了社会公众情绪的负反馈,也许将短暂、但深刻地影响一部分线上商业的运行逻辑。


戾气,源于环境。


于外,新兴市场经济动荡,地缘政治冲突有增无减,英国脱欧、贸易紧张局势等黑天鹅事件此起彼伏。不确定性相比2018年更为增大,“灰天鹅”事件将会继续,但影响力却不容小觑。


看向内部,毫无疑问2019年在官方语境中是尤为关键的一年,虽然改革创新在各方面都释放了好的预期,但仍不能改变问题客观存在的事实——民间投资增速延续去年的低迷不振,信贷资产却屡创新高,2019年企业债券违约仍然超过2018年,融资渠道和资金来源都大大受限。


裁员和紧缩成为企业经营的外显主题,所以才让社会冲突事件面临更大关注,且能经受更长讨论。


经济基本面的传导性,让人在财务回报低迷期收缩消费范围,调整需求弹性成为一项从企业到个人都在进行的必修课——比如今年腾讯投资金额仅为343亿元人民币,不足据称是互联网寒冬的2018年所投金额727亿元的半数。


后果是,个人欲望必须面临投资决策一般的舍弃调整。一条路是走向玄之又玄的各类赚钱骗局,因为赚钱比消费更让人觉得重要。另一条路则通往经久压抑和自我鼓励交织的情绪挑战。


环境投射下的生活现状,其水面之下远比水面之上要更艰难。情绪调整并非对所有人都是易事,戾气经济由此而生。


吐槽升级为攻讦,愤懑不平的情绪就会迅速传染,在它处选择退避的人群绝不会放过有倾泻机会的敞口。


结论是,对于强运营类商业,它们必然面临更严峻的市场挑战。比如所谓互助保险——即便是区块链加持,坐拥顶级流量入口的“相互保”,也太难维持规模的增长。大基数的人群势必让费用平摊变得高频,这种高频触达提醒对用户形成了负面价值反馈——平台的公平审查,和持续地被动价值减少相比,不过形如粉屑;与主动公益不同的被动扣款就像又一把悬空令剑,用户的反抗已经无关乎金额、技术,而只关乎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