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 > 正文

在同一堂课上,到底能讲多少个故事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12-19 20:04:29

在同一堂课上,到底能讲多少个故事


“以前我是主持人王凯,后来是配音演员王凯,现在,我是用声音给孩子讲故事的凯叔。”

离开央视的舞台后,王凯打造了专门为小朋友讲故事的节目品牌“凯叔讲故事”,据最新数据显示,“凯叔讲故事”已累计播出1万多个故事及内容,用户超2千万。在他看来,“故事是一个媒介,在这期间孩子跟你聊什么,你愿意跟孩子聊什么,比故事本身重要得多。”

再次来到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凯叔面对的是一场全新挑战——任好未来旗下在线教育品牌学而思网校独家冠名的《同一堂课》第8期主讲老师,给东方红小学的孩子们代课。

讲故事,是凯叔和孩子们的相处方式。而在课堂上,他和孩子们对话、发起追问,也被孩子们安慰;他为孩子们找到幸福童年的必需品,相信爱与科技的力量,并寄希望于共同的生活和未来。

在同一堂课上,到底能讲多少个故事

1 “带孩子们走那么一遭”

“如果王安石知道变法的失败结果,他还会那么做吗?”

“不会。”面对凯叔提出的问题,台下童声稚嫩。

“勇者无畏,只为对得起自己所拥有的机会,对得起当下的时代,也对得起自己。”王安石写下《元日》的时候,正值他政治生涯、家国天下事的开端,一切欣欣向荣。凯叔进一步将话题反转,讲述千年前王安石所面临的具体处境:为摆脱宋王朝所面临的政治、经济危机以及辽、西夏不断侵扰的困境,见诸史册的“王安石变法”轰然开幕。

课堂氛围随词章开始起伏激荡。北宋被灭之际,皇室遗势南迁,在汴梁城(今杭州)建都。强敌压境,国势日衰,而南宋统治阶级却沉湎于歌舞享乐,以粉饰太平。出生在被金国占领的山东,辛弃疾一心想要收复宋朝失地却不被重用。“当所有人都不支持,而自己又觉得这件事是对的,难道会不去做吗?”情节渐次展开,凯叔引导孩子们深入思考。辛弃疾在极度困惑的时候,仍清醒地知道自己是谁,知道要做什么。

在同一堂课上,到底能讲多少个故事

“得知自己的大哥被叛徒杀害,辛弃疾当即带兵闯入敌军军营,以五十人战五万人,把叛徒活捉又全身而退。”话音刚落,全班人拍手称快。凯叔带孩子们从故事里走了一遭,跟着诗人的心走了一遭,从而真正读懂诗歌。

当历史上这两位大人物有血有肉地树立在孩子们面前,真实世界的真相自然显露:有耕耘未必有收获,但不耕耘一定没收获。凯叔总结道,“拼尽全力,但可以接受任何结果。”成长路上,不应只是为成功付出,还有可能是为美好、爱好、使命和理想而付出。

临近年关,凯叔以“年”为主题,一头一尾,解读王安石的《元日》和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文学作品是情绪表达的出口。他认为,学习中国语言,就像是在解码,诗词的密码就是帮我们更准确地传递感受。“一个真正富足的精神世界,该是孩子幸福童年最大的必需品。”

2 无限交互,无穷梦想

善念的羁绊足够绵长。回忆起几年前第一次来到凉山,凯叔所看到的孩子们内心曾极其封闭,不愿主动和陌生人交流,要花很长时间才能“破冰”。此次故地重游,凯叔发现,课堂上几乎无需破冰,也没有尴尬的环节, “这并不是因为我是‘孩子王’,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孩子们变自信了,把内心打开了。”

西南的冬天阳光温热,凯叔带着孩子们在秋黄的原野上开展“游戏课堂”,进入节目的“第二现场”。

“‘年’可以让我们联想到什么?”,“你划我猜”的环节中,孩子们列出了杀猪、斗牛、红包、选美比赛、年夜饭等多个彝族年味的关键词,凯叔与一名同学搭档表演,欢笑声飘向远方。

在同一堂课上,到底能讲多少个故事

回声的另一个元素是孩子们的清脆歌喉。来自哈佛大学教育学院的学而思网校“XES教师天团”张逸老师任本期助教,用一口标准的美式发音,带大家共同学习了“新年”的英语表达“New Year”,而用英语表达新年祝福,便是歌曲中的“Happy New Year to you all(大家新年快乐)”。孩子们纷纷站起来跟随张逸老师一起学唱,等到凯叔来“检查”时,他们已经可以自信地喊出“学会了!”,用轻快整齐的歌声展示学习成果,看得凯叔直呼“好厉害!”。

在同一堂课上,到底能讲多少个故事

在凯叔看来,现在的生活仪式感越来越少,“年”很可能是一年中为数不多的最重要仪式。一堂有趣的课,一次别样的年俗体验,这样的仪式感在孩子们长大后会变成一个美好的、珍贵的回忆。“一堂课不是老师个人的表演舞台,而是老师和孩子们不断交互而形成的美好时光。我的目的是带孩子们体验这个过程,在彼此的记忆里留下美好。”

信任带来更深刻的情感链接。凯叔跟孩子们一起做手工,把一张窗花剪成了两半。课间休息的时候,班上一名叫王琪的小男孩远远地叫他:“凯叔,我安慰安慰你,我剪的还不如你呢。”

和凯叔一起搭档表演的同学阿余格铁,在扎火把时主动变身“老师”,耐心地教凯叔扎彝族火把,当遇到自己也不熟练的地方,则进退自如,立即把问题抛出去,“来,凯叔,你来”。

丰富的特色年俗,编织出不同民族的“年”文化。“我的新年愿望是成为一名作家,还要以凯叔的形象塑造我第一部作品的人物”;“我的新年愿望是,考上一个好的大学,将来当一名‘女将军’”;“我希望大家可以一起过节,也希望祖国越来越富强”……篝火映照在孩子们的脸庞,闪亮着梦想的光。

远在演播室的“第二课堂”同样精彩,作家张大春和学而思网校郑力老师联手,以互动的方式,共同为孩子们讲述了与“年”有关的小知识。

在同一堂课上,到底能讲多少个故事

“新桃换旧符”即将到来之际,张大春老师为大家讲述了贴春联有何讲究,“面对大门,右边是上联,左边是下联,上联的最后一个字是仄声,下联的最后一个字是平声。”紧接着,围绕“年”字的写法与来历,张大春老师用提问的方式引出这一话题,郑力老师对此展开互动,教给孩子们:“‘年’字的甲骨文是‘人’与‘禾’”,张大春老师则补充了另一种写法,即“人”与“千”,“成千的禾稼,这不是丰收是什么?”同一堂课,在“年”字的笔顺中落下帷幕。

3 找到相信自己的力量

以互动为台阶,凯叔从讲故事开始,带孩子们在《同一堂课》上看到不同的风景,并一步步靠近教育的终点——获取受益一生的能力。而当技术使数据变得智能,它便可以像老师般和孩子们进行互动,将优质的教育资源和大凉山的孩子们更深的连接在一起。

地处四川省西南部川滇交界的凉山彝族自治州是我国最大的彝族聚居区,山脉的阻隔使该地与外界的交通、贸易、语言交流极其不便,凉山由此成为我国“三区三州”重度贫困地区之一。

对于久居深山的彝族群众来说,因普通话水平低下,在转移就业、劳务输出、领会落实政策、融入现代社会等方面面临重重困难。以昭觉县为例,彝族人口占当地总人口98.1%,普通话在当地农村群众中的普及率极低。而教育方面,整体呈现师资力量短缺、老师流动性大的趋势。一些老师的发音也不够标准,普通话教学曾面临很大困难。

2018年,学而思网校借助互联网、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打造了一支特别的教师团队——AI教师,并率先走进了凉山昭觉。据学而思网校“AI老师智慧教育”开发团队负责人介绍,“针对昭觉县的实际需求,我们为当地孩子量身定制了智能系统,深度融合了语音识别、语音测评等技术,不仅能实时对发音进行智能评测和纠正,还能提供拼音、词汇、语法等方面的教学。”

针对孩子们不时“走调”的口音,这位“藏”在电脑里的老师会逐字逐句地进行纠正,相当于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专属普通话老师。与此同时,系统中还融合了大量当地常用词汇,包括称谓、动物、植物、彝族美食、彝族服饰、礼貌用语等,将常用词汇以“图片+彝汉双语发音”的模式进行展示,让孩子们一目了然。

为保障孩子们的学习机会,学而思网校还为昭觉县内124个不通网络、缺乏电教设备的教学点配备了全套学习设备,将相关课程和普通话学习软件预置在电脑中。

时隔一年,在凯叔的课堂上,孩子们对这位AI教师不再陌生。一位同学站起来用普通话朗读《元日》,发音的标准程度被AI教师评定为“92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