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 > 正文

它正在改变中国商业社会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11-09 13:38:21

它正在改变中国商业社会 


技术,正在加速改变中国商业社会生态。


最新的权威专利数据库IncoPat数据显示:支付宝的专利申请量首度破万。在全球互联网企业中,这个数据超过了亚马逊和脸书。


在支付宝申请的专利中,1/3与信任有关,集中在支付、区块链、隐私保护、数据安全等领域。


支付宝的价值,一直被低估。它不止是一个工具,更是一个信用传导机制。


这款小工具,正在帮中国建立有史以来首次规模化的民间信用生态,也在推动中国商业社会的彻底变革。


中国商业社会的信用,之前是缺位的。传统金融和商业体系,始终没能解决一放就乱,一收就崩的循环魔咒。


改开四十年来,我们开启了波澜壮阔的外向型经济,但在货币流转到国内实体商业的生产、流通、消费链条时,却没能形成良性有序的内循环。


这一切的根源,是商业信用传导不畅,重投资、轻消费的经济生态,也与此直接相关。


发端于电商交易、弥散于线上线下,如今渗透到实体供应链里的支付宝,像一个小小的支点,正在撬起中国商业社会的信用循环。



马云冒坐牢风险下的蛋,在不断孵化


支付宝是淘宝下的蛋。下这个蛋,马云冒了坐牢的风险。


2003年淘宝上线时,马云规定上线一年内全免费,三年内不准盈利。为的是快速铺规模、聚人气。当然,还得有成交量。


然而成交量上不来。


悦涛2004年在网上买一个512M的mp3,是线下汇款转账支付的。电话给对方说我付钱你不给我发货咋整?对方:你看咋整?不信就别买。


我只能抱着信你一回的态度打了款,忐忑的等待,幸运地收到了货。无牌的工厂货。当时这个厂货要500块钱。对一个毕业时间不长的人来说,还是有点蛋疼。


马云当时也知道:淘宝网发展不起来,缺少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中国的电子商务要想发展起来,必须有一个公开、透明、公正的信用体系。


但是当时的金融体系解决不了。


他回忆:“我当时就问银行说,你能帮助电商转账的服务吗?然后银行说,这个我们不接受。”


马云想推出支付宝,“但那个时候不太敢推出,你如果没有执照做金融的话,那个时候是要坐牢的。”


2004年马云赴瑞士参加达沃斯论坛,听了一段关于“领导者责任”的鸡血,立刻给团队打电话:


“我们推出支付宝吧,一个月我们推出,如果有人要坐牢的话就让我去做吧,如果我坐牢的话你继续做我的工作,你如果坐牢的话我们公司的第三把交椅就继续做这个工作。”


支付宝第一笔交易,订单号现在还挂在支付宝老总部一楼大厅


马云说这是他在阿里巴巴所做的最重要的决定之一。


支付宝这个蛋,作为电商支付工具诞生。再之后,就开始自我孵化了。


马云曾经在多个场合说,支付宝的诞生就是为了解决信任的问题。2004年首创的担保交易,让电子商务彻底爆发。


再之后,从担保交易、快捷支付,到条码支付、先享后付等创新,虽然都是解决阿里生态的需求,但也为中国商业社会重塑了信任基石。


技术上,要保障这个第三方信用中介不宕机,不被恶意破坏,支持各种场景,从交易本身往上游的B端和下游的C端不断延伸。一直到公共事务和生活环节。


支付宝一直跟着需求走,哪里有交易和信用需求,就在哪里切入并解决需求。


现在支付宝在10亿用户的基础上重兵布局区块链:目前拥有的区块链专利申请数量全球第一。


区块链最核心的价值,仍然是信任:全程溯源公益善款的来源及用途;溯源奶粉、大米等商品的来源及流通;将电子发票上链,将票据造假成本提高到“造不起假”的程度等。


行为可追溯,信用有数据,数据反过来指导未来的平台行为。


这是支付宝孵化出来的信用生态。



信用催生商业变革


信用是中国商业之踵。没有信用依托,循环流通受阻,扩张和升级乏力。


商业涉及的供需和交易,大多面临两个问题:


1、货不对时。也就是货款不同步,有时先货后款,有时先款后货。这是时差问题。


2、货不对板。我要A你给我B。或者我要A你给我假A。这是货差问题。


简单来说,就是要解决供需双方的时间不对称和品质不对称。也是信用中介要解决的问题:时差和货差。


然而这两个看似简单的问题,传统金融业没能解决。


中国传统金融业的风险定价和信用识别能力主要停留在两大块:政府信用(国企、地方融资平台)和土地信用(地产、按揭贷)。


这个货币传导方式,国家受不了,银行受不了,实体企业也受不了。


一方面是意愿问题,更多是能力问题。靠人工而不是技术,应对不了市场里魔高一丈的欺诈造假行为。更没有办法提升信用传导效率。


当没有信用约束的时候,各种三角债和假冒伪劣产业链就不断滋长膨胀起来。里面掺杂着各个环节的利益。最后固化为看似分散却牢不可摧的利益集团。


以上种种,导致在中国经营信用、风险和杠杆,成为高危行业,一放就乱,一手就死。商业生态的信用传导阻滞,无法走进以信用为依托的扩张循环。


过去几年兴起的网贷行业,针对民间小微贷和个人消费贷,经过一轮无孔不入的扩张之后,开始批量爆雷。


在互联网和数据时代,信用问题总被称作道德风险,但其实这是一道技术题,而不是道德命题。


支付宝是在海量电商交易基础上成长起来的,在成长过程中吸收了大量交易数据,不断积累数据、优化算法、提升效能、扩张场景。


现在这1万个专利,是支付宝一路走来付出的成本,同时也是积累下来的丰厚资产。


快速识别、高效反馈和多场景多功能的传导,是和大量商业行为无缝对接、针对性技术沉淀之后建立的。


就像一家沙县小吃,接受支付宝地推来的收钱码时,只把它当成收钱工具。但几个月之后,就有了自己的信用评级,可以用它贷款,随借随还,可以赊更多的账。自己的店面随之扩张,有更高的授信额度。


然后再延伸到店主的生活里,从门诊保险,到免费租赁,店主的信用带着他走进了数字化商业和生活。


中国商业正在经历这样一轮无微不至的变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