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 > 正文

全民阅读评估指标体系之我见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10-16 18:15:58

全民阅读评估指标体系之我见


  部分指标体系侧重于“创建”指标,即关注“怎样去做”;另一部分指标侧重于“评价”指标,即关注“现状如何”;一部分体系采用了对阅读方和供给方综合测评的指标体系框架,显然,居民阅读水平应是书香社会评价的核心指标,阅读公共服务水平是书香社会评价的重要指标。


  


  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倡导全民阅读”,十九大报告提出“倡导全民阅读,推进学习型社会建设”;自2014年开始,倡导全民阅读“六入”政府工作报告,且“全民阅读”“书香社会”“学习型社会建设”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共同出现,三者之间存在着密切联系。


  


  书香社会特别强调了读书的价值,书籍是最重要的知识载体。“书香”充溢社会,读书风气盛行,读书是全民阅读发展中最关键的内容。同时,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书籍呈现的形式也趋于多样,数字阅读、视听阅读、网络阅读成为人们读书的新形式,电子书、听书、可视化图书等多样的书籍阅读形式涌现,“读书”的内涵和外延越来越广泛。可见,书香社会的建设很大程度上覆盖了全民阅读的主要内容。全民阅读工作所取得的成就,为“书香社会”理念在中国的推广奠定了基础。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出“建设书香社会”,这一提法不仅把“倡导全民阅读”提上了一个新高度,更为全面深化改革的政治、经济、社会发展增添了文化底蕴。书香社会是将促进读书、养成读书习惯作为全民阅读推广的重点。书香社会建设涉及政府、市场、社会组织、个人等多个主体,它极有可能成为大众消费的快速增长点,对经济发展的综合带动作用十分巨大。随着书香社会的蓬勃发展,相应产生的是如何评价和创建书香社会的问题。


  


  2012年“两会”期间,政协委员聂震宁等13人提出《关于将城市阅读指数纳入文明城市指标体系的建议》,建议通过建立科学、可量化的阅读评价指标,反映地区的公共阅读环境的建设情况,进一步改善城市全民阅读状况,提升城市文明水平。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在2016年出台的《全民阅读“十三五”时期发展规划》中明确指出,应建立书香社会指标体系,定期开展全国国民阅读调查,建设全民阅读监测体系,监测全民阅读发展水平、阅读服务公众满意度、阅读服务标准实现程度;对全民阅读活动和工程效果进行第三方测评,收集群众反馈意见,对活动进行科学评估。


  


  通过书香社会指标体系,一方面,要明晰书香社会发展中全国和各地区的优势劣势、成果缺点;另一方面,需要对工作发展处于何种水平、与其他地区的差距有所了解。最近几年,全国各地区涌现出积极建设书香社会指标体系的热潮,张家港市发布了全国首个覆盖城乡的“书香城市”建设指标体系,力推全民阅读由模糊定性向科学考量转变。随后几年,苏州、深圳、湖南、江苏、武汉、镇江、北京等地也开展了地方书香社会评价、建设指标体系的拟制和发布工作。


  


   为何需要指标体系


  


  建立一套科学的评价体系,科学、合理、全面地反映和评价书香社会的发展情况,并且通过评价体系进一步指导书香社会的创建,是构建书香社会指标体系的基本目的。


  


  书香社会指标体系应当能够大体反映我国各地区、各类型社会的阅读发展概况,同时能够对各地阅读环境设施的建设和使用状况进行持续的跟踪分析,进行多地之间的比较甚至展开国际比较。在此基础上,寻找书香社会发展当中的弱势和问题,提出相应的政策建议和对策。评价和促进两方面的目的和意义,缺一不可。因而,书香社会指标体系应当由两部分内容构成,一方面,评价发展状况;另一方面,指导创建内容。既能够用于评价书香社会的发展状况,反映静态的结果,也能够指导书香社会的创建行动,反映动态的过程。


  


  其一,书香社会阅读评估指标体系能够成为政府绩效评估的手段,成为各地组织领导机构更好地推动统筹规划和资源配置的有效方法,成为政府提高阅读管理和服务水平的抓手。评价结果的公布,则是大力推行政务公开,构建阳光透明政府的有效方法。


  


  目前,我国已有25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建立了全民阅读组织领导机构,这些组织机构大部分由省委省政府牵头,宣传、财政、文化、教育、新闻出版等相关行政部门任成员单位,办公室大多设立在新闻出版部门,这些政府机构在推行全民阅读工作的同时,需要对其工作水平和管理绩效进行评价。书香社会指标体系,经过适当调整,能够适应不同地域、不同类型、不同层级的政府绩效评估,因而其方向导引作用应当大于具体约束


  


  作用。同时,县级政府甚至村级组织,对科学管理和绩效评估也产生了强烈的需求,而其面临的实际治理状况往往非常琐碎和复杂,如何通过这样一套体系满足基层治理绩效评估的需求,是指标体系建设的难点。


  


  其二,书香社会指标体系最重要的意义在于它应当反映整体社会阅读服务供给水平。阅读服务供给的主体可能来自政府、市场、社会组织、公益组织和个人,一个国家、省市、地区的全民阅读水平,是多个供给主体多方力量共同作用的结果,因而,书香社会指标体系应当对政府阅读公共服务水平、市场阅读产业服务水平、公益阅读服务水平等阅读服务有一个综合和整体的反映,并且使阅读服务与个体感知和满意度之间的关系的建立成为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