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 > 正文

年味变迁是社会发展演进的缩影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2-21 09:16:33

年味变迁是社会发展演进的缩影

每到过年,鞭炮燃放与否又成话题。说起来,春节鞭炮“禁与放”的争论由来已久:自1993年春节北京“禁放”鞭炮后,全国近300个城市纷纷效仿,刮起了一阵“禁放风”。然而,受“年味”等传统观念的反抗,12年后的2005年,包括北京在内的多数城市又陆续改“禁放”为“限放”了。但随着鞭炮“年味”的回归,春节的安全维护成本、火灾事故、人员伤亡也随之增加。正因如此,鞭炮的限与禁渐成主流。


在不少人眼里,只有淋漓尽致地放上几挂鞭炮才算过年,否则一点气氛也没有,年味寡淡得很。应当说,这是小农经济时代遗留的观点和产物——从“年”是一头怪兽的原始含义中,足可管窥放鞭炮传达了一种人类对安全感的共同追求。而时代发展到今天,“乡土中国”正加速向“离土中国”转变,这一观点明显已经不合时宜。相应地,传统的节日观,对于年味的认知自然需要与时俱进。


工业化、信息化时代,鞭炮的负外部性正变现得越来越明显。一是污染,烟花爆竹的燃放伴随着噪声污染、固体废弃物污染,给环卫工带来了沉重的工作量,与绿色和谐发展的潮流背道而驰。二是风险,每年各地因燃放鞭炮而发生的火灾或人身伤害事故层出不穷,求喜庆的鞭炮燃放换来了“愁上眉梢”。


对怀旧的人来说,放鞭炮大抵等于“猪大肠味”,如果没有这种味道,过年就失去了味道。在某些人眼里,禁放鞭炮的春节也就是去了味的猪大肠,没了熟悉的配方,也就没了熟悉的味道。其实,这种想法未免把过年的形式和实质弄反了,过年的核心在于团聚,在于情感的融合,在于人心的沟通。放鞭炮或许可以达到这一效果,但并非不可替代。



过年方式的变化,年味的变迁,只是整个社会发展演进的一个缩影,这从农村和城市的对比中可见一斑。为什么乡下一般年味浓郁,反之,在打拼的大城市里觉得寡淡了些?原因就在于偏远的小城,或者说农村多保留传统农耕社会的生产、生活方式,属于强联系的熟人社会。与之相对的是,城市则处在工业社会和互联网社会环境下,并且逐步向智能社会迈进。在城市之所以感觉自由、方便,正是源于陌生人社会关系里强大的服务、工业产业基础,由于市场发达,农业社会家庭里很多东西都被外包了。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跑到餐馆里吃年夜饭,正是商业文明的体现。考虑到年夜饭一般由长辈操持的传统,这一潮流也是晚辈在特殊节日里表达孝心的一种体现。至于逆向春运、旅游过年渐成风潮,折射的也正是这种时代之变、观念之变。由此可见,一些地方之所以春节期间放鞭炮成瘾,背后既有个人观念的问题,也关乎社会治理,但更多的也是由当地发展所处的特定阶段所决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