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 > 正文

世界上最拥挤的岛屿,吸引千人居住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2-12-03 19:24:18

世界上最拥挤的岛屿,吸引千人居住



这是位于非洲水域的一片小岛,小岛面积仅两千多平方米,满打满算也不过半个足球场大小,却吸引了足足一千多人在此定居。人们为了在小岛上居住,默默忍受着恶劣的生活环境,国家为了争夺这片小岛,甚至摩拳擦掌争执不下,这片小岛究竟拥有着怎样的魔力,让人们争相前往?




米金戈岛的居民生活

这座小岛名为米金戈岛,位于维多利亚湖,属于肯尼亚尼安萨省,面积两千平米,最高海拔1142米,而居住人数已经达到了一千人,是当今世界上人口最密集的地区。


维多利亚湖作为非洲五大湖之一,有着59947平方公里的海域面积,鱼类资源丰富,周围岛屿密布。环顾四周,我们会意外发现在米金戈岛两百米远的对岸,有一座面积比米金戈岛大出数倍,却了无人烟的岛屿,这座小岛叫做尤金戈岛。




尤金戈岛上的光景一片萧条,这里只有崎岖的山形和遍地的杂草,与米金戈岛仅有一字之差风景却大相径庭,究其原因却只是因为一个传说。


传说尤金戈岛上居住着一个残酷的魔鬼,所有登岛之人都将一去不返,因此尤金戈岛也被称之为魔鬼之岛。人们落后的思想让他们对虚无缥缈的传说深信不疑,即使没人能说出具体的事例,没人能证实魔鬼的存在,尤金戈岛依然是人们避之不及的禁区。


俯瞰米金戈岛,我们会发现整座岛屿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铁皮屋,就如同鱼类身上的鳞甲,整个岛屿如同密不通风的铁盒,几乎没有任何留白的地方。米金戈岛上的男人们每天驾驶着渔船出海捕鱼,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这是他们唯一的经济和物资来源。


而关于米金戈岛的发展起源,当地民众一共有两种说法,第一种是在1991年,有两名肯尼亚渔民Dalmas Tembo和George Kibebe登上了这座小岛,建立了第一座房屋,从此繁衍生息日间壮大。第二种是一名乌干达人来到这里,并号召来了许多捕鱼同行在此定居,具体哪种说法更具真实性,则无从考证。




无论发展起源如何争议,岛上的居民之所以死心塌地在此定居的原因却只有一个,那就是以捕鱼为主的高收入薪资。


米金戈岛位置靠近维多利亚湖渔场,同时它本身周边就拥有极其丰富的鲈鱼。过去十年中,尼罗河鲈鱼以鲜美的肉质成为了人们口中的香饽饽,市场价格也逐年上涨,涨幅一度超过50%,每公斤超过300美元,这让渔夫们的收入比陆地上的人们足足高了三倍之多。


越来越多的人陆续来到这座小岛,从最开始的歇脚地逐渐演变为了定居所。走进岛上的建筑,我们会发现小岛上的房屋统一由铁皮棚构成,每间房屋不会超过7个平米,每一寸土地都物尽其用,没有浴室,只有公共厕所,甚至没有自来水,人们的饮水由淡水湖解决。




狭窄的街道最多只能容纳一人通行,生活环境更是脏乱差,鱼的腥味和垃圾的臭味融洽在一起,让人悄然中屏住了呼吸。


太阳落海,捕鱼归来的男人们会将渔获带入家中,女人们将渔获一部分处理挂起晾晒方便日后食用,一部分则用于售卖是唯一的经济来源。


现如今米金戈岛因出奇的风景闻名于世,也吸引了许多游客前来体验,小岛也诞生了餐店、旅馆等一系列服务项目,为了满足身心疲惫的渔民,岛屿甚至还开设了妓院。


米金戈岛发达的渔业让居民赚的盆满钵满,与此同时也吸引到了海盗的注意。从开始的渔获被劫,到后来命案频发,政府不得不出手保护居民的生命安全,不过这也成为了下一个矛盾爆发的导火索。




两国政府冲突不断

谷贱伤农,米贵伤民。米金戈岛在唯利是图的商人面前变为了取之不竭的聚宝盆,而乌干达、肯尼亚两国政府对于这块蛋糕也死死咬住不肯松口。


海盗插手后,米金戈岛的归属权摇摆不定,武力冲突频频爆发,被逼无奈的渔民转而向两国政府求救。2004年两国双方各派出和平保卫队前往小岛,然而两国表面看是维和,实际上也在小岛归属权上暗自较劲,甚至双方还发生过枪战。


结果乌干达和肯尼亚的维和行动未见成效,渔民反而深陷争抢漩涡当中,不仅每年要支付大额的保护税款,还要谨防乌干达警方的胡乱指控。有一位渔民面对记者时就曾指出,乌干达警方曾以他们在乌干达海域捕捞鱼类为由,没收了他们刚刚捕获的300公斤尼罗河鲈鱼,就连船上的诱饵都一并充公,这让他们愤怒不已。




到最后局势发生恶化,双方甚至派出了海军陆战队参加到米金戈岛的海岸巡逻当中,由此爆发了那场著名的非洲最小战争。


 2004年肯尼亚政府声称乌干达私自在米金戈岛搭帐篷、竖旗帜,此行是对肯尼亚政府的严重挑衅,双方争端拉开序幕。


 2009年2月双方爆发外交冲突,最终乌干达政府要求居住在米金戈岛的肯尼亚人必须要获得本国的许可证,才能进行居住和捕渔。同年3月12日、13日,两国就此问题重新进行交涉,双方最终决定渔民恢复正常生活秩序,而两国在米金戈岛的边界线则由专家重新划分,双方撤出驻扎在米金戈岛地区的武装警察。




在此之后,所有的人都默认米金戈岛的归属问题得到了妥善的解决,未曾想在2016年双方再次因为归属权发生了矛盾,经过调节双方这次共同组建了联合巡逻队,专门在一些有争议的边线上进行巡逻。


谁知好景不长,没过多久乌干达政府就再次翻脸,直接撤除了米金戈岛上的肯尼亚国旗,此行此举严重违反了双方约定的和平法则,是乌干达政府一意孤行的严重挑衅。直到如今双方依然没有在米金戈岛的归属问题上达到和平的意见,双方依然高呼本国拥有米金戈岛所有权。


如果没有人类的涉足,米金戈岛本来应该是个自然资源丰富的世外桃源,即使是后来小岛用自己的方式吸引四面八方的渔夫们争相涌入,五湖四海的游客游览观赏,它也不应面对这样的问题和结局。




现如今随着人们的过度捕捞,米金戈岛琳琅满目的鱼类极速衰减,资源的快速消耗是否会走向油尽灯枯的一天?让米金戈岛渔夫们每天担惊受怕的不是横行霸道的海盗,而是作威作福的政府警察,这岂不是令人瞠目结舌笑掉大牙?在利益的面前,米金戈岛的居民安全是否能得到公平正义的保障,这个问题值得两国政府深思熟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