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 > 正文

理想汽车风波中谋二次上市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1-07-26 19:30:01

理想汽车风波中谋二次上市


继小鹏汽车之后,造车新势力中的理想汽车也要赴港上市。

7月26日,港交所披露,理想通过港交所聆讯,理想汽车将寻求作为具有不同投票权架构的发行人申请双重主要上市。

2020年7月30日,理想汽车刚在美国上市,不到一年赴港上市,由于不满足第二上市需要满2年的条件,因此理想汽车和小鹏汽车一样也是双重第一上市。

最近,理想汽车正陷入水银风波、换代风波中,加上中概股的暴跌,理想汽车美股大幅缩水,近期回落17%,最新市值为273亿美元。

对新能源汽车而言,持续的烧钱必不可少。而目前理想汽车还处于亏损状态,也急需到市场融资,这是其不到一年二次赴港上市的重要原因。但此前7月上市的小鹏汽车,市场反映平淡,最新小鹏汽车的港股股价为150港元,较165元的发行价跌幅约10%。

理想汽车表现会如何?

三年多亏损约45亿

理想汽车于2015年7月创立,首款产品理想ONE 2018年10月发布。理想汽车采用增程电动技术与智能科技,为家庭用户提供6座、7座的舒适空间。

2019年11月,理想开始量产理想ONE,到2021年5月25日推出2021款理想ONE,到今年6月30日,理想汽车交付逾63000辆理想ONE。

在价格方面,理想汽车的定价为20万至50万区间,定位为新能源SUV汽车的细分市场。

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0年及2021年3月31日的三个月,理想汽车的营业收入分别2.84亿元、94.57亿元及35.75亿元,其中绝大部分收入来源于车辆销售。

同期,理想汽车的净亏损分别为24.39亿元、1.52亿元以及3.6亿元,如果加上2018年亏损15亿,理想汽车三年多时间下来累计亏损45亿。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四季度,理想刚盈利1.15亿元,今年一季度又转盈为亏,可见未来盈利状况仍不容乐观。

截至2021年3月31日,理想汽车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限制性现金、定期存款和短期投资为303.6亿元(约46.3亿美元)。

数据显示,理想汽车共经历了11轮融资,获经纬中国、华兴新经济基金、源码资本、元璟资本、中金资本、明势资本、梅花创投和美团、字节跳动等明星基金和公司投资。

在理想的融资过程中,王兴成为关键人物。2019年8月,理想汽车宣布完成5.3亿美元C轮融资,王兴个人出资3亿美元领投,李想个人投1亿美元。

2020年6月,理想汽车获5.5亿美元D轮融资,其中5亿美元由美团领投,3000万美元由李想跟投,投后估值为40.5亿美元。

理想汽车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过程中,美团认购3亿美元,字节跳动认购3000万美元,王兴认购3000万美元,美团和王兴一年时间在理想汽车上的投入高达11.3亿美元。

目前,美团王兴持股3.9亿股,持股占比21.7%,为公司最大股东,且为公司董事;李想持股19.7%,拥有71%的投票权,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值得一提的是,在造车新势力中,理想是一个独特的存在。

自理想汽车成立以来,三年间只推出理想ONE一款车型,甚至是2021款理想ONE上,理想汽车依然主打单一车型。理想汽车业务基本上就取决于理想ONE的销售及成功。

理想汽车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其招股书中称"单一标准配置、统一价格的理想ONE可能并未达到公司预期的效果。""依赖单一车型带来收,并在可预见的未来,带来收入的车型数量有限。"

招股书披露,理想汽车计划于2022年推出X平台上的首款产品—全尺寸豪华增程序电动SUV,并于2023年在X平台上推出另外两款SUV。自2023年起,公司计划每年至少推出两款高压纯电动汽车新车型。

但是,随着投入的大,理想的消耗也大。招股书提到,理想预计2021年净亏损将继续扩大,主要是由于持续投资于未来车型的研发和自动驾驶解决方案,以及)生产设施以及销售及服务网络的扩张。

理想汽车风波

谋求二次上市之际,理想正卷入多重风波中。

首先是换代风波。

今年5月25日,新款理想ONE上市,2021款车型将增程电动系统、理想AD高级辅助驾驶、智能座舱、乘坐舒适性进行了升级,综合续航里程达到了1080公里。

新款车的售价比此前贵出1万元,但是智能科技配置方面提升巨大。这引起了不少老车主不满,因为他们当中有不少是在新款车型上市的前几天购车,而理想新款车型的发售被隐藏得严严实实。因而他们刚购买老款车后,车型价值大幅缩水。

此前,李想的微博下出现了大量老车主的质疑声,有车主称被"欺骗"、被"割韭菜"了,"粉转路",但李想则视而不见,之后干脆设置成无法评论。

与此同时,不少老车主组成维权群体,并通过车身拉横幅、起诉理想销售方等方式,向理想汽车维权。

7月23日,有报道称,一位理想汽车女车主在粤港澳大湾区车展理想展台前,拍摄视频并且呼吁大家抵制理想汽车。这名车主表示理想官方欺骗老车主购买老款车型,还称"李想就是个渣男"。

针对老车主维权一事,李想和理想汽车官方,至今也没有发布官方说明。

相对于换代风波中的沉默,在水银风波中李想显得异常活跃。

今年7月初,一位理想ONE车主在"理想汽车"App的社区发布视频并配文称"理想汽车座椅里面往外渗水银",消息一经发布便引发市场热议。

对此,理想汽车公开回应称其零部件、生产、制造等所有环节对汞(水银)的使用和采购量为零,并坚持通过司法途径解决问题。

然而,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却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发微博称:"造谣我们用水银的人和媒体,祝愿你们血液里流动着汞,脑子里装满了汞。"这条微博让水银事件急剧升温。

尽管李想其后删除了这条微博,但他仍然表示这是栽赃,并质疑有人在操作。还说这已经不是质量问题,很可能是投毒。

而后"水银"事件车主在微博上向理想发出挑战,直指"李想回应的微博内容让我难以接受。"

该车主发出系列质疑:其一是供应商是否可能有其他用到水银的产品,其二,部件测试和仓储过程中有没有可能受到外部环境影响,其三,部件运输和装配过程中是否接触到其他水银产品。

经过检测,理想汽车座椅上发现的物质确实是水银。但理想汽车再次声明称,理想ONE生产制造的所有环节,都没有使用过水银。

后来车主在座椅下又发出了水银。其后,理想汽车再度回应称,通过座椅供应商佛吉亚的调查,更加确认了这不是生产过程的问题,而是第三方投毒。

水银事件真相扑朔迷离,但李想当初骂造谣的方式让自已有些丢分了,也让理想的陷入新一轮的危机公关中,有人说李想是真性情,有人说他是情绪失控,更有人说理想是"公关杀手"。

但不管怎么说,作为创始人,李想面对车主维权的问题,一个选择视而不见,一个选择回怼,有失创始人的身份。

如今理想汽车谋求二次上市,至于是否成功,未来资本市场表现如何,则有待进一步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