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 > 正文

社会的秘密:资本运转对人间伦理的损害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1-06-10 10:45:23

社会的秘密:资本运转对人间伦理的损害


我们从不把资本的存在与人间伦理联系到一起,资本是经济运作方式,怎么和人的伦理关系有关呢?我们意识到了吗?资本的目的与作用一旦存在,无形中改变了财富的性质,财富显然就具有了资本的性质,而人拥有财富资本,就拥有了占有其他劳动价值的权力,人的财富资本显示为人的价值,有钱就有价值,没钱就失去了价值,这种逻辑不是人伦的怪象吗?

人是怎么产生分别的?亲疏远近是人伦所致,贫富贵贱是财富资本所致,也就是有钱无钱的人间差别,财富资本制造了新的人伦秩序,财富资本改变了人存在的本质。人成了有资本的人和没有资本的人,这两类人的社会性质是大不相同的,拥有资本的人占有较多的生存资源即社会资源,他们似乎有形地显示了人更高的能力和能量,占据了更大的社会范围,资本明显加重了拥有者的份量,巨大的资本拥有者就成了巨大的人,他们便拥有更多的支配权和更大的影响力。而资本较少或完全没有资本的人就显示为弱势群体,他们不但被人掠夺劳动价值,而且会失去发言权和影响力,沦为被剥削被压迫的人。资本这双魔性的手,就这样把人分成两类,有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就这样产生了。

资本的实质是指代劳动价值,劳动价值的体现——财富资本应该是劳动者劳动价值的凭证,劳动价值是劳动者生存的必需,没有对于劳动者的其他含义,而当劳动价值转换为财富资本的时候,我们竟然使它赋予拥有者以其他的意义,也就是说,它竟然用以改变人的存在意义,它在改变人的存在目的与存在过程的时候,也改变了人的存在性质,我们人从生物本质方式的劳动存在,变成了由资本经济驱动的存在,以劳动为核心变成了以资本为核心,劳动者变成了资本家,也就是资本家不再是劳动者,成不了资本家的人才保持劳动者的身份,劳动者与非劳动者成为两类人,人类社会由此被资本的产生所撕裂。

当财富资本代表的价值与人的存在价值关联到一起,当财富资本成为人的价值,人生的价值就是为了追逐财富资本与积累财富资本,富有不知不觉中成了人生的目的。人为什么对财富的渴望如此强烈,其实质还不是他的生存需要使用这些财富,因为财富才是概念上人的实质性存在,我们需要用财富来保持自己的存在,我们需要用财富来显示自己的存在,我们需要用财富来实现自己的存在感,因此,我们疯狂地、贪婪地、永无休止地攫取财富,我们当然已经不是在使用财富,我们在用财富来达到其他非使用的目的,即财富被拥有者当作自身最有力的证明,所以,财富的争夺并不只是经济的战争,财富与资本的积与散,实质上是人伦的较量,是人证明自己存在的对抗之战,这彻底破坏了人的本质关系。

人类的生存活动最有价值的劳动成果被转化为财富资本,这种稀缺的价值资源成了人们生命竞争的主要内容,财富资本的意义早就超出了经济运行的范畴,是使我们生存伦理进入异化状态的催化剂,是改变我们本来的生存秩序、从而建立另一种存在秩序的重要理由,资本财富使人间形成新的伦理秩序,这已经成为事实。我们已经不是围绕着存在运行了数亿年的伦理逻辑在生存,我们在围绕着我们树立起来的财富资本在生存,而财富资本不过是我们自己劳动价值的异化物,这看起来颇为荒诞,但却是我们刻意营造的现实。

劳动价值转化而成的财富资本,虽然不会直接产出新的劳动价值,但它们却是新劳动价值的分配依据,我们的劳动价值不是按需要来进行分配的,在经济运转中,很大程度上是由资本来决定分配,在很多经济项目中,我们运行的是“按资分配”的原则(比如股市),资本成为生存价值的中心。由这种分配关系导致的人伦关系已经不再是简单的生产关系了,它早就已经是深刻的人与人的关系问题,由财富资本影响或决定的人与人的关系,是正常的同种共存关系吗?当劳动被资本所奴役,当劳动的意义被财富资本所篡改,这不意味着我们正在受到主观观念的伤害吗?如果我们不从存在伦理理念出发,我们能彻底取消财富资本的概念吗?如果我们继续用财富资本来界定人与人的社会关系,我们能过上平等、和睦的理想生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