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 > 正文

骗子通话9小时骗女子50万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5-11 16:23:50



骗子通话9小时骗女子50万


5月9日,东莞的刘慧慧(化名)在微博上记述了自己遭遇电话诈骗的经历,引发网友关注。刘慧慧称,4月27日晚上5点多,有人打来的电话称刘慧慧名下的银行卡涉及“洗钱”,无辜的刘慧慧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通过各个贷款平台借款给对方设置的“信用账号”共汇去了40余万元,同时由于告诉了对方信用卡信息,还被盗刷了7万余元。为了教平时几乎没用过贷款平台借钱的刘慧慧汇款,对方连着拨打了9个多小时的语音通话,中间由于“体力不支”还找人轮换。直至28日下午东莞警方联系到刘慧慧,她才知道自己上当受骗。北青报记者5月11日了解,目前东莞警方已介入调查。

自称“北京警方”却操东南沿海地区口音

刘慧慧今年27岁,是广东东莞人,现在在东莞的一家培训机构做老师,4月27日下午4点多,她接到了一通自称是“广东省通信管理局”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对方在报了自己的“身份”之后,又准确报出了刘慧慧的身份证号,对方称刘慧慧名下有一张电话卡,涉嫌群发垃圾短信。

“他说会在一个小时以后停用我现在使用的手机,由于着急打车回家,如果电话不能使用,会很麻烦,所以我一下子变得很着急,想要赶紧处理完这件事。”刘慧慧告诉北青报记者,“随后,对方帮我转接了一名‘警察’,说是北京警方的,但是却操着东南沿海地区的口音,但是我当时着急,稀里糊涂地没有在意。对方说我的身份证下,除了有一张电话卡涉嫌群发垃圾短信外,还有一张银行卡涉嫌洗黑钱,甚至告诉我已经被检察院通缉了,所有的银行卡都不能用了。”

为了让刘慧慧相信自己的银行卡已经被冻结,对方让刘慧慧拿一张常用的银行卡去银行,试着取100块钱出来,结果刘慧慧用自己的银行卡去ATM机取款时发现,虽然能够查询余额,但是想要取钱的时候,银行卡一下子便被吞了进去,这也让刘慧慧相信了,自己的银行卡确实已经被公安部门“冻结”了。

而北青报记者5月11日从一位银行工作人员处了解,为了保证用户安全,在提供了身份证号后,银行可以对该身份证下的银行卡电话挂失,所以如果对方知道刘慧慧的身份证号码,又进行了电话挂失,是有可能存在吞卡情况的,并不是所谓的“被警方通缉”。

对方怕手机没电 “贴心”让被骗女子先借好充电宝

“警察”在电话里表示,他个人还是很相信刘慧慧的,但是为了能够证明刘慧慧的清白,对方要求清查刘慧慧的资金状况。在一环套一环的设计下,对方要求刘慧慧必须通过各个网络借款平台上借款,然后将借款统一打到一个“公证账号”上,另外,由于刘慧慧已经被“通缉”,她现在不能回家,也不能用身份证在外面住宿。

“对方说话温和,甚至还很‘贴心’,他告诉我,转账的话需要一直保持通话,所以最好先租好充电宝,以保证手机有电,同时还不能用我自己的身份证住宿,对方确定了我的位置后,说帮我找附近不需要身份证登记住宿的小旅馆,让我可以暂时去那里操作。”

在这期间,对方通过电话让刘慧慧中断了和家里的联系,“从27日下午4点多,一直到28日凌晨1点,9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对方一直在和我保持通话,其间,对方让我通过各个借款APP借款,然后打到他们指定的一张银行卡里。”

根据后来的记录,在这期间,刘慧慧共通过多个借款APP借款43万余元,同时她还发现,对方盗刷了信用卡7万余元,总计50多万元。

刘慧慧说,在整个拨打电话的过程中,先是一个人给他通话,但是后来可能由于对方太累了,中途表示“换一名警察接电话”,于是又出现了另外一个人接听电话,继续教她如何借款。

各借款平台借几十万打给对方 仅一家银行认为“存在异常”拒绝

刘慧慧11日告诉北青报记者,自己平时几乎没有安装过借款APP,所以整个过程都是对方在电话里教她如何操作,“我也是第一次知道竟然有这么多的借款APP,而且最多的金额我能接到10万元,整个过程大概就是要我的身份证照片,还有对着手机点头眨眼一类的操作。”

4月28日凌晨1点多,对方告诉刘慧慧,等28日上午再继续进行操作,在这之前也不能和家里联系,而且手机要调成飞行模式,这期间,刘慧慧也一直住在对方给她推荐的那家不用身份证就能住宿的小旅馆内。“28日上午8点多,对方再次打来电话,直到下午3点多我已经崩溃了,说我不想再等了,对方才在电话里说我可以离开宾馆了。”

而由于在27日晚没有回家,同时又拨不通电话,刘慧慧的家人在27日晚上就已经向警方报警寻找刘慧慧,同时家人也在各处寻找,直到28日下午,家人才终于和刘慧慧取得了联系,随后刘慧慧接到了东莞警方的电话。

“电话里警察问我是不是接到了电话,说我是在外地涉及犯罪了,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突然清醒过来,觉得自己的是上当受骗了。”刘慧慧说,“民警当时让我赶紧去就近的派出所报警。”

据事后刘慧慧自己计算,她从各个借款平台,以及被对方盗刷信用卡,共损失50多万元,“在这个过程中,只有一家银行发现了我的账户存在异常,冻结了我的信用卡,其他的借款和透支过程都比较顺利,如果这家银行没有冻结我的卡,那我的损失可能更多。”

父亲考虑卖房还款 警方已介入调查

从事发至今,已经过去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再过半个月,就是刘慧慧在各个借款平台的还款日了,“我一个月只有5500元的收入,但是现在计算,即使分期,我每个月都要还4-5万元,我实在没有这个能力。”她说,“我父亲已经考虑卖掉家里的房子帮我还款,但是现在我实在不想走到这一步。”

事发后,刘慧慧曾向各个平台进行了咨询,除了个别平台表示可以缓交及减免部分利息意外,大多数借款平台都表示对刘慧慧的遭遇无能为力,她还是需要按期还款。

北青报记者了解,目前,东莞市公安局莞城分局步步高派出所及莞城分局刑侦大队已经介入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