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 > 正文

如何升华社会主义生产关系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0-09-28 18:57:26

如何升华社会主义生产关系



40年沧海桑田,深圳的改革开放实践既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时代注脚,也是我国社会主义道路选择、制度优势的微观印证;同时还是全球独一无二的、最大社会主义国家和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先进城市实践,世界范围尚无源自此制度、此速度、此量级系统性实证研究的经济理论。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面对更多逆风逆水的外部环境和发展不平衡的内部挑战,深圳不仅需要跳出40年跨越发展的思维惯性去丈量未来,更加需要跳出300多年来经济理论的思维惯性,以更加谦卑的反思精神,聚心聚力发挥社会主义制度优势,从容应对系列新的风险挑战,在先行示范征程中走稳走好走出彩。




从发达国家看,资本主义发展方式造成实体经济生产过剩和社会两极分化矛盾以来,尽管对内宏观调控、对外危机转嫁等举措起到阶段性供求平衡、社会稳定之效,但仅能使危机被延后而非根本解决。经过经济、政治、军事等一系列的传导演变机制,有限时空内的生产过剩矛盾,无可避免地滑向无限时空的虚拟经济货币过剩矛盾,且杠杆率大幅提高。天文数字的主权债务和高杠杆的家庭债务,叠加中产阶级萎缩、两极分化、老龄化等问题,一丝一毫也看不到在其所有制、政治和法治框架体系内的解决方案,产业链、财政、金融、主权货币风险均可能成为新的危机触发点。一方面,世界各国都在反思并积极寻求制度优化或更好的制度替代。邓小平早已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中明确指出“资本主义道路在中国是不能成功的”。另一方面,现实倒逼主要发达国家顾不上捍卫其首创的自由主义理论,反而全力以赴地使用贸易保护主义、外交摩擦、长臂管辖等多种手段,乞待挽狂澜于既倒。


从我国情况看,今时今日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和推动高质量发展的环境特征是高货币存量、高成本、高杠杆、高债务存量和较为突出的贫富差距,环环相扣。面向外需的产能与面向内需的产能在国内市场叠加,阶段性产能过剩的矛盾更加突出。宏观调控的进步,市场已不大可能实现全面自动出清。问题的积累与延后,使得经济体系、发展链条的脆弱性明显提高,外部极限施压可能会导致长期问题的某一环节集中引爆,带来经济、社会、政治等领域难以估量的连锁反应。指出,“现在,在波涛汹涌的世界经济大潮中,能不能驾驭好我国经济这艘大船,是对我们党的重大考验。”


在高货币存量、高成本、高杠杆、高债务存量和贫富差距加大的内部环境下,以畅通国民经济循环为主构建新发展格局,扭住扩大内需的战略基点,解决需求不足的突出矛盾,不仅需要发展更高质量的社会生产力,以激活内需、平衡供求,而且更加需要跳出单一的生产力视角,以更大自信、更大决心、更大力度优化社会主义生产关系,通过缓和贫富差距扩大趋势来激发内需,实现效率与公平的新均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