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 > 正文

主人深夜“抓贼”致其心脏病死亡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4-22 20:58:34

主人深夜“抓贼”致其心脏病死亡


“一个陌生男子深夜藏进我家厕所,当然怀疑他是小偷,我们采取了正常人的正常举动,不想惹来这一场人命官司,你说冤不冤?”
今年,是李凤英一家在广西桂林市居住的第27个年头,其间尽管有晴有雨有云有风,但还算得上相安无事。本以为日子就这样天天过,但李凤英怎么也没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会将她打得她措手不及。
4月19日,李凤英告诉上游新闻记者,自己平时与丈夫经营禽蛋生意。2018年7月10日23时30分,丈夫陈定和儿子陈可装卸鸡蛋时,发现陌生人黄清躲藏在租赁房的厕所里。陈定怀疑对方是小偷,双方发生抓扯。陈定一边擒拿和压制黄清,一边叫儿子陈可报警。
警方到达现场后,发现黄清脉搏微弱;医护人员随后抵达,黄清已无生命体征。据桂林市公安局象山分局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死者黄清符合胸腹部受到挤压及心脏病导致急性呼吸循环功能障碍而死亡。”
2019年2月28日,桂林市象山区检察院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对陈定提起公诉。李凤英对此难以接受,“这种事情,任何人说不准都会碰上。家里进了小偷,我们采取了正常人的正常举动,如果这都要判刑要赔钱的话,那以后谁还敢抓小偷?是不是抓之前还要先问问他,‘你有没有病’?”
自家厕所深夜发现陌生男
李凤英夫妻开的禽蛋批发店,位于桂林西门菜市附近一条巷子里,位置较为偏僻,除了平时经常来拿货的熟客,店面不太容易被找到。
批发店约30平方米,屋内光线不足十分阴暗。塑料筐里放满了禽蛋,一摞一摞高高叠起。要是屋内白天不开灯,走路都可能撞到鸡蛋框。
事发当晚,李凤英读初一的13岁儿子陈可和丈夫陈定一起卸货。而她,正在从老家浙江丽水赶回桂林的车上。事后,丈夫和儿子向她转述了当晚发生的事情:
当晚,儿子陈可卸了一会儿货,就想到店里玩手机。本来记得手机就放在进门右边的桌子上,但他东翻西找也没找着。屋内没开灯,黑糊糊一片。
几分钟后,陈定想上厕所,躲在店内厕所暗处的黄清,被陈定碰个正着。没人知道黄清是怎么进到屋内厕所的。
于是,在不到3平方米的地带,两个中年男人命运瞬间发生逆转。陈定大声叫喊:“你进来干什么?你来干嘛?”黄清回应:“我进来没干什么,我没有偷东西。”
据李凤英转述,当时黄清想跑,陈定只是想压制对方,以确认他到底有没有偷东西。因为在厕所旁边架子上的台历中间,夹着大概有3000块钱。
二人拉扯之间,陈定拽到了身高1米55的黄清的衣服,往上一提,衣服将黄清的头整个蒙住。随后,黄清踩中了地上的鸭蛋滑倒,两人同时滑到。陈定俯身朝下,整个身体呈交叉叠加状压到仰面朝上的黄清身上。
陈定见儿子愣着不动,高声叫他报警。于是,陈可从父亲裤子后袋里拿出手机打了110。
黄清一听要报警,开始一边猛烈挣扎一边对陈定大喊:“我要是进去了,也会马上出来的。出来了要找你麻烦的,你是做生意的。”
摊上人命官司被提起公诉
黄清隔着衣服咬了陈定的手两口,然后陈定就用拳头朝他脸上打了两三下。几分钟后,黄清多次大喊,“放开我,呼吸很难受。”陈定稍稍松开,并掀起衣服让他透气。黄清透了气之后又开始挣扎,陈定感觉有点按压不住了。
于是,陈定催儿子再次拨打110,黄清挣扎更加厉害了。陈定叫儿子拿来铁棍,敲打黄清的腿。陈可就拿起铁棍敲打了几下。陈定告诉黄清不要挣扎,等民警来处理。
报完警,陈可看到自己的手机,从黄清裤子右边口袋掉到地上。陈可赶紧过去捡起来,发现手机已经被关机了。
李凤英向上游新闻记者反复强调,在第一次民警询问时,陈可因为年龄小不懂事,没有主动向警方说明——自己放回桌子上的手机,是从黄清口袋掉出来的。尽管再次问话时陈可向警方交代这个细节,但警方在核查证据时并没有认可。
让陈定和儿子万万没想到的是,警方到达现场后,发现黄清脉搏微弱,于是马上做了心脏按压。桂林市人民医院医护人员随后抵达,黄清已无生命体征。
据桂林市公安局象山分局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死者黄清符合胸腹部受到挤压及心脏病导致急性呼吸循环功能障碍而死亡。”
2018年7月11日,陈定被桂林市公安局象山分局刑事拘留。当年7月17日,桂林市象山区人民检察院不批准逮捕,随后陈定被取保候审。2018年11月23日,桂林市公安局象山分局侦查终结,以陈定涉嫌故意伤害罪将案件移送桂林市象山区人民检察院。2019年2月12日,检察机关因证据不足延长审查起诉时间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