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 > 正文

社会影响力投资帮助弱势群体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2-11 13:10:13

社会影响力投资帮助弱势群体


  哈佛商学院在1993年就成立了社会企业行动部(Social Enterprise Initiative),开始研究如何用商业的基本逻辑、手段以及管理方式做有社会效益的事。哈佛商学院的230名教授中有将近一百名教授在研究社会企业。这些教授都非常有成绩,他们开的课也非常受欢迎。有一门叫做《在金字塔底层的商业》(Business at the Base of the Pyramid)的选修课,选修人数达140人。每年哈佛商学院的900名MBA学生中有70人根本不去做能给他们带来全职工作的夏季实习,而是去做跟社会企业相关的公益,并且这个数字在逐年增加。哈佛商学院的校友中,也有许多致力于发展社会企业和社会影响力投资,比如第一个提出“社会债券”的Ronald Cohen公爵。


  社会影响力投资是用商业的基本逻辑,商业的手段和商业的管理方法来去投资对社会有价值、有影响力的企业。在定义社会影响力投资之前,先要定义社会影响力这个概念。社会影响力投资需要考虑地理、人群和行业三个维度。在地理上,社会影响力投资关注发展程度较低的地方;在人群上,关心的是弱势群体;在行业上,聚焦的是医疗卫生、健康、教育等有正面社会效益的行业。


  一般企业的经营活动也能够产生正面的社会效益,具有一定的社会影响,我们称之为“常态”社会影响。讲到投资,是为了获利。一项针对西方资产管理者的问卷调查显示,在社会影响力投资方面,在具有相对较高社会影响力的项目上,66%的投资人期待市场回报率,18%的投资人可以接受略低于市场回报率的投资,只有16% 的人可以接受低于市场回报率接近资本保全的投资。一般的投资追求投向回报率不低于市场回报率的标的。社会影响力投资则涵盖了社会影响高于“常态”、财务回报可以高于或低于市场回报率的投资。


  社会影响力投资的中国案例:老爸评测、村村乐


  第一个案例是老爸评测(Daddy lab)。身为化学工程师的父亲发现自家孩子的书皮气味难闻,检测发现有毒,在与厂商交涉无果后,在网上公布了测评结果,一下刷屏,获得几万家长的关注。在其他家长的请求下,举债200万买设备,继续对其他儿童文具进行评测。在原始资金用完、无奈打算退出时,家长粉丝团纷纷出谋献策,提议众筹,筹集到200万,并建议“卖没有毒的合格儿童文具用品”这个盈利模式。结果因为社会影响力,客户粘性和复购率都非常高,生意和回报率都非常好,最后倒逼文具厂商生产合格产品。


  第二个案例是村村乐,一个聚焦中国农村网民,以村庄为单位,提供社区交流和服务的网站。村村乐创始人兼CEO胡伟现身讲述了创办村村乐的初衷、发展过程以及盈利模式。2010年萌生了创办农民的网络平台,用互联网模式记录村庄美好的初衷和创意,2011年村村乐网站上线,通过村友录、村站长的方式累积网民。而最初创业时的“社会影响力投资”来自于胡伟的妻子。


  今天,村村乐已经覆盖了全国所有的县乡和50%的村,有8万个村庄站长。村村乐近年开始商业化,通过广告、问卷调查、精准寻找某些商品具有购买意向的家户等业务模式创收。


  黄晶生先生分析,任何初创企业的存继和成长都需要现金流来支持。传统风险投资(Venture Capital, CV)的投资周期较短,只有三五年。但老爸评测和村村乐这类社会企业,找到商业模式的时间通常比较长,它们需要一种新型的VC,这就是社会影响力行业的投资人。哈佛商学院有一门课讲述如何做社会影响力投资以及寻找什么样的投资人。


  社会影响力投资对投资标的各种衡量标准不同于传统投资,不是单纯将财务回报率作为首要目标,而是将社会价值作为过滤器,在投资过程中,滤去那些不具正面社会效益的企业。这在股票投资被动化(股指投资成为主流)的大趋势下,相比于“追求财务回报”这个投资的原始目的,社会影响力投资代表对投资意义的延伸,追求的是涵盖文化、社交、品味和价值观念等要义的社会回报,使投资开始成为价值表达的一个渠道,一种手段。而将社会影响力纳入投资的一个标准,也会使更多的注意力精准地集中到那些社会影响力较大的企业。


  黄老师说,所有的社会影响力投资者终将因为在财务回报之上又促进了社会效益而感到更多自豪和幸福。


  杨壮点评:北大BiMBA商学教育的“社会情怀”


  杨壮教授在点评中指出,社会影响力投资不是一个涉及商业模式改变的简单问题,社会影响力投资是时代变革的产物。当今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的、商业的还是政治的环境都在发生巨大的变化。中国面临许多挑战,中国商业模式、中国企业家经营模式和投资模式都需要深刻反思。社会影响力投资对中国具有启示意义。


  中国的企业家从90年代到现在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过去中国的企业家在创办企业时,普遍缺乏使命感。而做公益的人又普遍期待在做公益的过程中获得利益和回报。我们可以说中国的人文环境、生态环境、重视实践的传统是中国企业普遍缺乏使命感的原因,但生态环境的不断变化,现在已经到了一个需要而且可以理念先行、用理念投资和创办企业,并且给社会带来价值的时代。带着使命感和价值理念去做企业,才能基业常青。中国新一代年轻人开始以价值追求为导向,是一个可喜的现象。


  还有一个问题需要深思,那就是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开始关注社会影响力投资?科技、互联网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和工作,但是互联网永远改变不了人性和人心。人具有两面性,有好的、向善的一面,也有贪婪、逐利的一面。互联网时代提供了许多既做公益又能获得回报的机会。社会影响力投资兼顾公益和回报,是符合人性的。人贪婪的本性是改变不了的,但我们必须有一种为社会、为人类带来价值的倡议。社会影响力投资理论倡议的价值投资,实际上可以成为一种对人性贪婪一面的挑战,对人性美好一面的鼓励和引导。


  社会影响力投资这个概念对北大国发院BiMBA商学院也很重要。北大国发院BiMBA商学院有一个理念叫做“北大精神、社会情怀、国家发展、全球视野”,我们的学生在今天这种环境下,在做投资、做企业的过程中考虑社会影响力,在做社会公益时,又能充分发挥出商学院学员的特质,用商业管理的逻辑和方式提高效率,把事情做好、做扎实、做精准,为整个社会底层的人做出贡献,这样对中国改变中国的社会价值和人文环境有极大的好处。


  做好社会影响力投资必须要有正确的价值理念和思维模式,首先要做好人,要知道自己是谁,所往何处,才能做好事情,办好企业。领导力的关键就是身体力行。东西方在谈组织、做企业的时候都强调一个人的能力、品格和价值观与初衷。比如西点军校的领导力培训的理念是“知、行、成”,关键是“成”,英文是Being,在哲学上称为本体论。许多人学习稻盛和夫,但如果思维模式没有跟上,一切都趋于形式,容易急功近利,有短视行为。现在中国社会呼换的价值观不是那种把经济盈利当做人生第一目标的价值观。理念非常重要,没有正确的理念指导,单纯摸着石头过河容易犯错,掉进深渊。


  社会影响力就是领导力,领导企业向一个正确方向走在当今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在经济政治格局变化的今天,赢得拥戴和尊重很重要的一点是在投资领域中,能够站在国际社会的制高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