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让柳州“封神”的,才不是螺蛳粉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12-10 14:35:40

让柳州“封神”的,才不是螺蛳粉


让柳州“封神”的,才不是螺蛳粉

上汽通用五菱柳东宝骏基地。摄影/苏小七

这个三线城市,凭什么有这么多工业传奇?

广西,是个不太有存在感的地方。没有青海、新疆、西藏这样大开大合的景色;也没有云贵、湘西诡谲神秘的传说;桂菜的名气,也不如周围的粤菜和湘菜来得响亮;就连穷和偏远,广西都不太排得上号。

以前说自己来自广西,都还要补上一句“就在广东西边”;现在提起柳州,话题都能以螺蛳粉继续下去。柳州,到底是一座怎样的城市呢?

让柳州“封神”的,才不是螺蛳粉

国民美食诞生记

上世纪80年代的柳州,正是一个风头正盛的工业重镇。湘桂、黔桂、焦柳线在此交汇,地理书曾写,柳州是一个重要的西南交通枢纽,柳州铁路局更是全国唯一一个不在省会的铁路局。

让柳州“封神”的,才不是螺蛳粉


柳州的铁路。图/图虫·创意

借助铁路,柳州工业迅速发展。现在一些退休的老工人说起上世纪8、90年代的柳州,都还是满满的骄傲:“那时的柳州真是应有尽有。什么都造,什么都赚钱!

用的“两面针”牙膏、“千里光”香皂;抽的“甲天下”香烟,喝的“鱼峰”啤酒;床单是“灯花”。远至天津和东北,都有打着“正宗柳州纺织品”的广告牌;上海百货大楼里有整整一排糖果专柜,摆着柳州生产的桂圆软糖、果酱夹心糖等。

让柳州“封神”的,才不是螺蛳粉


1986年,柳州牙膏厂正在生产“两面针”牙膏。现在“两面针”中药牙膏还能在市面上买到。供图/柳州工业博物馆

让柳州“封神”的,才不是螺蛳粉


我家里现在还有一台使用了30年的“双马牌”吊扇。摄影/苏小七

加上钢铁、机械等重工业,那时柳州一条街遍布着几十座工厂,宿舍就建在厂区旁边。工厂有夜班,下班之后饥肠辘辘,大家就都相约去吃宵夜。柳州人嗜吃酸辣,一碗以骨头汤打底,再用酸笋、香辣椒和紫苏等煮出来的螺蛳,够鲜;酸笋闻起来很臭,但酸味吃来比普通的醋层次更丰富。再加上价格低廉,适合一边聊天一边嗦,“嗦螺蛳”无疑是最时兴的夜宵美食。

让柳州“封神”的,才不是螺蛳粉

螺蛳粉。 图/图虫·创意

柳州人爱吃米粉,这是一种能快速饱腹的食物,故螺蛳摊上也常常经营米粉。到底谁做了第一碗螺蛳粉已不可考,但柳州人对螺蛳粉的最早记忆都在上世纪80年初,夜市煮螺摊上,有人要求在米粉里加入油水甚多的螺蛳汤一同食用,慢慢就形成了螺蛳粉的雏形

让柳州“封神”的,才不是螺蛳粉

广西传统节日“三月三”抢花炮。 图/图虫·创意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各家摊主在汤头、螺蛳、骨头、辣椒、酸笋上进行研究改良,逐渐定型为“辣、酸、鲜、爽、烫”的口味。便宜饱腹又酸辣爽口的螺蛳粉,是最好不过的工人快餐。螺蛳粉摊开始遍布柳州,逐渐成为了柳州第一原创小吃。

到了上世纪90年代初,市场经济开放,柳州许多工厂进行改制,再加上新工业区的规划,现在市内已经少有工厂。只有工厂住宅区、红砖楼和家里的老物件,还保留着旧时的模样。

让柳州“封神”的,才不是螺蛳粉

公园内打大字牌的柳州人,这是广西流行的纸牌游戏。摄影/王洪斌

螺蛳粉这种工业美食,也就此融入到了柳州人的生活里。许多老饕青睐的“正宗老店”,往往是在厂区附近或小区深巷里开了十数年的螺蛳粉店——食客多是附近的居民与口口相传的回头客,只有味道好才能经营下去。“正宗的螺蛳粉摊都是顺带卖煮螺的,去摊上随便你捞汤锅,看看里面有没有螺蛳。”

现在螺蛳粉已成为柳州第一原创小吃,许多店家又在这基础上又开发出了许多新吃法,比如螺蛳鸭脚煲、炒螺蛳粉、螺蛳洋芋粉等。

让柳州“封神”的,才不是螺蛳粉

谷埠街菜市,上世纪70年代时是批发销售螺蛳的集散地,据说螺蛳粉就诞生在这里,现在菜市里仍有许多小摊在售卖煮螺。摄影/苏小七

让柳州“封神”的,才不是螺蛳粉

江边的城市总是少不了水产,最有趣的还是广告语。摄影/苏小七

2012年《舌尖上的中国》第一季播出后,迅速有柳州厂家开始批量生产螺蛳粉。还不错的稳定品质、方便易煮、便于运输存放、价格低廉,多少人不是因为一袋螺蛳粉而认识柳州的呢

在2018民间美食地图里,光在淘宝上柳州螺蛳粉就卖出了2840万件,排名第一,真正成为了国民美食。

让柳州“封神”的,才不是螺蛳粉

鱼峰山下,相传壮族歌仙刘三姐在这里骑鱼升天。摄影/苏小七

据出土化石显示,早在2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白莲洞人就开始捕捞螺类食用,而且在吃螺蛳的时候也将螺壳的尾部敲掉,这跟现在的柳州人一模一样!螺蛳,柳州人一嗦就是万年。

螺蛳粉的诞生源于偶然,现在回头看看,这似乎又是一种必然

让柳州“封神”的,才不是螺蛳粉

一代“神车”

这种面包车,你一定不陌生。

看起来不大,但贼能装,坐个20多人,装个100来箱啤酒不在话下。

城市搬家拉货常用它,在乡村县城,它又是最好的交通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