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报恩寺 国内保存最完好的“斗拱博物馆”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5-29 14:18:55

报恩寺 国内保存最完好的“斗拱博物馆”


柱子上的悬空塑像。

  国内叫报恩寺的庙宇不少,但川北平武县报恩寺,被认为是目前国内保存最完好的明朝宫殿式佛教寺院建筑群。这座距今近580年的“深山里的宫殿”,背依群山,面临涪江,掩映在黛色参天的古柏丛林中,在青山绿水衬托下显得古朴静雅,雄伟壮观。
  撇开建筑风貌原汁原味不说,有“缩小版故宫”之称的报恩寺,是一座极为有趣的建筑群:它缘起于一场惊天骗局,完成一段刀尖上的舞蹈侥幸存活,最终成就惊世圭臬。
  川北的热辣阳光,在这座全楠木建筑下投映出浓重的阴影,也让我在历史的褶皱中看到当年民众辛勤劳碌的身影……

1深山修王宫惹出大麻烦

  最初是作为深山王宫修建的,迫于龙颜震怒、面临株连之罪不得不改建成大型寺院——这是近600年来关于报恩寺为何修建的记载里,最为惊艳的一页。如风过树动,张扬着人生智慧的华丽虬枝。
  报恩寺,由明代龙州宣抚司世袭土官佥事王玺、王鉴父子奉圣旨主持修建。王玺、王鉴何许人也?《龙阳郡节判王氏宗亲墓志》《敕修大报恩寺碑铭》记载:“王玺,字廷璋,系宋代龙州长官王坤厚之玄孙。明王朝建立后,王玺祖父王祥于太祖洪武四年(1371年),大军伐蜀,率众归附大明朝廷。成祖洪武七年(1409年),改设龙州衙门,授从仕郎判官之职,世代相传。至宣德三年(1428年),王玺乃奉兄袭父职。宜德九年(1434年)升龙州为龙州宣抚司,王玺提升为龙州宣抚貫上上官佥事,并赐封昭信校尉。”
  这是说,作为白马王氏土司世袭家族,王玺从他祖父王祥下来都是为朝廷立过大功、也受到重用的牛人。王玺本人出身世家,“貌异而才优”,自然也算是个牛人。
  话说明正统年间,王玺进京朝贡。此时正是明英宗登基不久,距朱元璋开基建国已有近60年时间,经过前面五位皇帝的经营,国家已恢复稳定。来到北京,这位白马王氏土司羡慕不已,他决定自己也来修一座王宫,便用重金雇请了几名曾参与修建紫禁城的能工巧匠,带回龙州,大兴土木,历时七载,经王玺、王鉴两代土司的努力,终于建成这座“缩小版故宫”。这一年,是明正统十一年(1446年)。
  王宫建成后,那些扛着叮当作响钱袋子的工匠返回北地,购置田产房屋,尽显风光。很快这事儿传到明英宗耳朵去了。
  明朝是个等级森严的时代,朱元璋的小儿子就因王府超违规制而被定以谋反之罪,虽贵为亲王,但仍落得全家自焚而死的结局。
  龙颜震怒,差点直接下令咔嚓砍人。王玺被宣进京,遭审查来审查去,老虎凳也坐了辣椒水也灌了,就是不认账。皇帝拿不到证据,便派一个谭姓钦差大臣去四川看看。
  谭钦差是个贪财贪色之徒,他一路走走停停,还不时找地方官顺走点古玩珠宝,耗了两年才走到龙州。此前,王玺的仆人早已赶回龙州禀报了王家夫人。王家紧急请工匠改建成一座佛教寺院。
  谭钦差来到龙州后,眼睛瞪得像个铜铃儿:这哪是啥王宫?分明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庙宇嘛。瞅那四大天王威武雄壮,千手观音神态端祥,钟罄法器样样俱备。尤其是大雄宝殿正中,赫然供奉着“当今皇帝万万岁”的九龙牌位……王家趁机送给谭钦差黄金美女若干,又哭诉自己的相公如何如何冤枉。
  谭钦差回京后跟皇帝满嘴跑火车:陛下那王玺是个懂得起的好人喃,他修建的不是王宫,而是为您老人家祈福祝寿的报恩大寺呀。英宗信以为真,认为错怪了王玺,传旨给王玺加官两级,由从七品的龙州土通判升为正六品的龙州宣抚司世袭土官佥事,命“报恩寺”改为“敕恩报恩寺”。王玺一家感恩不尽,将圣旨刻成石碑并修碑亭保护起来。这座碑亭,至今立在大雄宝殿庭院里。
  平武县文管所前所长向远木所著《报恩寺揽胜》一书(中国三峡出版社,2000年,167-169页),也记载了这个明显带有段子性质的野史。奇怪的是,这段野史570多年来一直成为报恩寺修建缘由的强力支撑。当地人更是津津乐道,认为这个说法是平武人审时度势、逢凶化吉的巧妙隐喻。
  王玺父子为啥修报恩寺,正统史书当然另有说法:平武当地志书《龙安府志》认为,父子俩确确实实是出于对皇上的感恩,也想利用宗教来巩固自己的世袭统治。但无论如何,白马王氏土司世袭七百多年,从京城聘请工匠建成的这座经典建筑群已成为珍贵文化遗产,所谓正史野史争议流言,在这座苦心建造的古寺面前已经不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