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马恩手稿 首次亮相国内拍场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5-23 09:05:30

马恩手稿 首次亮相国内拍场


    伴随国内拍卖市场日趋成熟,之前鲜有人问津的名人手稿逐渐走进更多收藏家的视野,变身为藏界新宠。在匡时拍卖即将举行的“520全球拍卖节”中,国内仅见的马克思、恩格斯《伦敦笔记》手稿,在昨天的预展中引发各界关注。

    据介绍,两件手稿早前一直藏于日本,直到2009年才由日本古书收藏家释出,转手为台湾著名的老照片收藏家秦风所藏,后于2010年割爱于冯仑。因冯仑早年在中央党校及社科院求学,对于马恩思想的研究本有一定情怀。冯仑昨天在预展现场,回忆当年他拿到这份手稿时的心情:“终于离偶像这么近了,很激动。”他还透露,当年收藏这份手稿的价格,“可以在北京的三环上买套房”。此番上拍,他将把一部分拍卖所得资助秦风的老照片收藏及阿拉善的环保事业。

    此次上拍的马、恩手稿可以说是“一纸难求”。众所周知,马克思和恩格斯作为亲密的革命战友几十年,其间交往的书信很多,在拍卖市场上并不罕见。然而,从事手稿研究的专家指出,弥足珍贵的是马、恩二人为撰写《资本论》及《共产党宣言》的手稿。20世纪30年代,随着希特勒的下台,德国纳粹很快采取行动,搜索、烧毁一切与他们有关的历史文献。是一些有良知的人士抢救出这些手稿,并用各种方法把它们运到了欧洲其他国家。

    目前,作为《资本论》前身的马克思《伦敦笔记》手稿,都被珍藏在欧美的国家图书馆中,私人手中的手稿可以说是凤毛麟角。目前已知的我国公开收藏的马克思手稿共有五份,其中两份保存在中央编译局图书馆,另外三份分别保存在中央档案馆和中国国家图书馆。本次新出现的这两份手稿,无疑具有重要的价值和意义。

    本次展出的手稿,是《伦敦笔记》第二笔记本中的第41页手稿,也是该笔记本遗失已久的最后一页手稿。手稿的字迹全部由马克思所书写,页码“41”也是由马克思所编制、并且标注在手稿的左上角的(也有观点认为,该页码系后来他人复写)。手稿的边缘有所磨损,但主体文字清晰可见,总体保存质量完好。

    马克思在这张手稿上摘录和分析了英国银行家、经济学家詹姆斯·威廉·吉尔巴特的著作《银行实用业务概论》。马克思在后来的研究中多次利用这一部分的笔记。在写作《资本论》第三卷时,马克思也引述、分析了该笔记所摘录的吉尔巴特的这一著作。这张手稿生动地体现了马克思笔记所特有的多语种混杂的书写方式:笔记主要内容摘录自英文著作,但其中许多单词被改写为德文,同时还有拉丁文的短语。此外,马克思在个别单词下方标注了下划线,以示强调。

    总而言之,这张珍贵的手稿堪称马克思为《资本论》进行准备、创立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生动写照。而同时展出的恩格斯手稿为其撰写的一篇军事评论,手稿的内容至今未公开出版。目前,恩格斯的手稿绝大部分收藏在荷兰、莫斯科、柏林的档案馆中,个人收藏的恩格斯手稿极为罕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