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公、私募免税天壤之别 统一解读待出 泡面版舌尖2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1-08 11:10:40

公、私募免税天壤之别 统一解读待出 泡面版舌尖2


作为一名从业券商PB业务的陈凯(化名)近期已经熬了多个夜晚,他在朋友圈含泪祈福:“忙乎资管增值税的日子总会过去”。2018年元旦假期,他在加班中度过,直到现在,这种忙碌的状态仍在持续。


事实上,对于金融从业人员来说,像陈凯这样在加班中度过元旦的并不在少数。他们加班的目标是一致的,即为资管增值税的征收做最后的准备。


多次博弈之下,经过两次延期、最终决定采取简易计税法、且税率定为3%的资管产品增值税规定在2018年1月1日实施。


尽管资管增值税已进行多次“打补丁”,但显然准备依旧不够充分,执行过程中困难重重,中小型私募基金颇感迷茫。


“有些问题在咨询税务机关时,他们也解释不清。”2018年1月4日,一名私募基金合伙人表示。


“行业还有一些不明确的地方,基金业协会有发增值税核算估值参考建议,是对细节补充的体现。后期税务局会进一步明确,我相信相关政策都会逐渐明确。”同日,中汇税务集团合伙人赵国庆表示。


对于这个百万亿级别的行业而言,征收增值税所带来的影响无疑巨大深远,不仅可能改变产品类型格局,也会重塑行业整体竞争格局。


券商PB上线模块忙


由于拥有大量私募客户,这个跨年对于券商PB人士来说,压力颇大,因为时间有限,要做的准备工作却太多。为迎接2018年资管增值税的征收,他们要面临系统升级、培训学习等。


上海另一家提供托管服务的券商人士也表示,公司已组建增值税专项项目组,并与国内知名会计师事务所及同行积极保持沟通,探讨相关方案。


上海另一家提供托管服务的券商人士告诉记者,2017年公司已经在人员团队、系统支撑、方案沟通确认与实施、产品设计等方面做了很多准备。但在增值税正式实施之际,仍有很多工作要做。


“最近一周都在加班。这几天主要忙系统模块升级测试、建议方案优化调整及客户确认以及假期后与托管行对账。”1月4日,上述券商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该券商人士进一步表示,在产品设计、系统建设、方案实施上都做了充分准备。例如,产品部根据新规对产品层面的税收影响,修订产品合同中相关税收及扣缴条款;向管理人统一发送提供建议操作的具体方案,收集各管理人的涉税基本信息、应税判断;测试估值系统的计税模块,研发营改增计税系统、开发客户服务模块等。


上述提到的系统建设,最关键部分就是“增值税”模块的上线和升级,用于对私募管理人进行增值税信息采集。而2017年12月25日的90号文的发布,则让PB同仁工作量再度增加。


据了解,2017年12月25日财政部、国税总局发布《关于租入固定资产进项税额抵扣等增值税政策的通知》(财税[2017]90号文)(以下简称“90号文”),对资管增值税进行补充细化。


华南一家上市券商PB小兵李宁(化名)告诉记者,公司赶在新年前已经上线了增值税模块,让管理人通过该模块进行增值税方案的选择填报。“时间非常紧张,12月25日国家税务机关打补丁,我们又要调整模块的参数,要尽早让管理人填写纳税信息,这样才不耽误后续工作的开展。”


也有券商无法及时在年前完成任务。深圳一家券商托管人士表示,“我们已延长管理人服务平台上关于涉税判断和估值核算方案确认的时间至2018年1月2日21∶00,管理人可以在此时间前登录管理人服务平台进行方案的修改和提交确认。”


纳税机构压力大


券商有着加不完的班,更大的压力或落在纳税机构身上,多家券商资管和私募基金人士表示,最近努力寻求政策解读,但在执行过程中仍然“一头雾水”。


据了解,监管部门从2016年初开始至今就先后发布了7个相关文件,这些文件形成了资管增值税征收的基本框架。


其中,多个文件对金融业增值税进行补充细化。比如2016年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明确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金融业有关政策的通知》(财税[2016]46号)与《关于金融机构同业往来等增值税政策的补充通知》(财税[2016]70号)扩大了免征范围,比如明确了政策金融债、质押式回购、同业往来等可享受增值税免税。


2017年12月25日的90号文则再度“打补丁”,比如明确了资产成本价的计算方法;明确了利息收入为18年1月1日起开始产生的利息。


海通资管人士告诉记者,“在12月底我们就忙着解读90号文、协会的估值参考,并保持与同业交流,达成公司应税版本。”


“我们与供应商产品经理一直密切联系,提供业务方案,推进实现。在部分托管行不能支持单券最优的情况下,我们坚持主会计人,要求托管行即使手工也需要与管理人一致。”上述海通资管人士表示,此前,公司亦与主管税局进行了多次沟通交流,内部也进行了两轮培训。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为了更准确全面地理解增值税内容,大部分券商资管均聘请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作为顾问,在增值税缴纳方面听取对方意见,进行制定征收系统、调整工作方法等。


“我们聘请了会计师事务所进行税务筹划,协助处理相关工作,并根据会计师事务所讨论征税细则方案,这些也已经发至产品委托人。”上海一家中小券商资管人士告诉记者。


相比来看,中小型私募基金则缺乏与监管层充分的互动环境,同时缺乏税务学习环境,多名业内人士表示,主要靠券商培训和私下与同行交流。


深圳一家中型私募基金的合伙人正在发愁中,他指出,尽管券商组织多场培训,有专家进行讲解,但对于各家私募基金面临的具体情况,券商均建议咨询税务机关。


“我们的财务部同事去参加上课了,我们发现券商的培训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我们还是有很多不懂的地方,主要因为还有很多问题需要细则明确。”其指出。“我们希望能听到权威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