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红警下的环保部跨年督查:减产缘何不减排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1-08 17:12:47

  大片红蓝屋顶的平房与矮层楼、大唐风格的仿古建筑、新建高楼……清晨推开窗户,由近及远,洛阳这座古都、一五时期的工业之城,由清晰到模糊。2016年12月30日至2017年1月4日的洛阳,能见度有时不足五百米,有时可达数公里,偶尔高空能看到一点蓝,手机上污染指数未下过200。

  环保人马不停蹄跨年督查

  告别2016迎接2017的小长假,网友在吐槽此轮跨年霾时,各级环保部门正加紧重污染天气应对专项执法检查。2016年12月29日,环保部派10个督查组赴河北、河南、山东18个重点城市开展重污染天气应急专项督查。凤凰网随环保部第八督查组赴河南洛阳,上午开完动员会,下午即刻启程。

  2016年12月30日-2017年1月6日,环保部第八督查组联合河南省环保厅、洛阳市环保局,每天8:30出发,先后到洛阳市老城区、西工区、洛龙区、新安县、汝阳市、孟津县、伊滨区、长河区、伊川县等区县市,现场检查了64企业(点位),了解工业企业限产限排、燃煤锅炉应急管控、重点企业管控、城市交通管控等应急响应情况。

  12月29日,洛阳市收到河南省大气污染防治攻坚办印发的《关于启动重污染天气预警响应的特急通知》,要求洛阳市启动红色预警应对新一轮的污染过程。洛阳市重污染天气应急指挥部按照《洛阳市重污染天气应急预案》和《洛阳市决战30天大气污染防治管控方案》的要求,及时下达启动预警文件,决定从2016年12月30日0时至2017年1月5日24时启动重污染天气红色预警。

  红色预警应急期间,洛阳市玻璃、铝工业、陶瓷工业三个行业21家企业限产限排;焊剂工业、石灰工业、水泥工业、金属冶炼、铸造行业、耐火材料、砖瓦工业等12个行业259家企业停工停产;全市域除集中供暖煤锅炉和居民燃煤设施外,20蒸吨及以下燃煤锅炉暂停使用;全市施工工地停工停业;水泥搅拌站、沙场、采石场停工停业;大型货车和过境车辆绕行市区,禁止黄标车行驶;禁止焚烧秸秆、落叶、垃圾和其他废弃物,禁止露天烧烤,城市区禁止燃放烟花爆竹;中小学非寄宿制学校停课1天。

  环保部督查发现,大多企业(点位)按照应急预案要求做到了限产停产停工,但也发现个别企业未落实停产要求、个别企业对重污染天气应急响应工作不重视、有的企业未制定重污染天气应急预案、一些限产要求存在一刀切现象导致未能落地、个别工地夜晚偷开工、市区个别管控路段有大货车驶入、县城个别路口有环卫人员露天焚烧落叶等问题。

  


  洛阳大洋耐火材料有限公司生产间

  夜查发现个别企业违规生产 工地偷偷开工

  1月1日晚22时,节日里的洛阳一路畅通,环保部第八督查组联合河南省环保厅、洛阳市环保局启动夜查,现场检查了工地、渣土车管控路段、限停产等9企业(点位)。夜查持续到次日临晨1时40分。

  此次夜查中,督查组在孟津县洛阳大洋耐火材料有限公司,发现该厂车间灯火通明,传来机器轰鸣声,十几个工人正在作业,电弧炉等主要设备正常生产。企业一位副总称,接到了一批国外订单,要赶着交货,并称电弧炉不属于工业窑炉。洛阳市环保局工作人员驳斥了“电弧炉不属于工业窑炉“这一说法,按照《洛阳市决战30天大气污染管控方案》和《洛阳市重污染天气应急预案》要求,该企业在停产企业清单上,未落实停产要求。

  1月3日晚22时,环保部第八督查组联合河南省环保厅,再次暗访夜查,对1日晚检查过的洛阳师范学院拆迁工地杀回了马枪,现场检查发现工地偷偷违规开工,挖掘机正在作业,两分钟内有三四辆大货车驶进驶出工地,工地扬尘和道路扬尘较为严重。

  


  环保部督查组夜查调阅企业污染源在线监测数据

  一些县市工业用电量不降反升

  1月3日,环保部督查组赴洛阳市环保局污染源在线监控中心和洛阳市电网公司,对限停产企业和电力企业的污染物排放情况、用电情况进行了调度。发现洛阳市12月3日开始启动决战30天大气污染防治攻坚战,工业企业均已采取停限产措施,因此在启动一级应急响应后,有关企业的污染物排放量、工业用电量等下降幅度不大。

  1月5日,环保部督查组再次调度了孟津、新安、栾川、嵩县、汝阳、宜阳、洛宁、伊川、偃师等9个县市2016年11月份和12月份的工业用电情况,并从停产企业清单中抽查了20家企业调度用电情况。在抽查的20家停产企业中,有5家企业在重污染天气应急期间日用电量较大,其中古城机械有限公司1月1日和2日每日工业用电量由不足4万度激增至约20万度,中金嵩源黄金冶炼有限公司日用电约6万度、豫粤耐磨材料有限公司日用电约1.5万度、钼都钨钼科技有限公司日用电约1万度、鑫腾新型建材有限公司日用电约0.2万度。

  洛阳市于2016年12月3日启动决战30天大气污染管控方案,要求玻璃、铝工业、陶瓷等限产限排,水泥、钢铁、铸造、刚玉、焊剂、陶粒、耐火材料、石灰窑、石材、砖瓦、有色金属冶炼等行业的工业窑炉和产生烟尘的生产工艺停产停工,但是一些县市12月份的工业用电量与11月份相比却不降反升。比如,孟津县工业用电量增加25.38%,汝阳县工业用电量增长24.51%,伊川县工业用电量增长12.97%,新安县工业用电量增长11.58%,宜阳县工业用电量增长11.37%。

  此外,督查组现场检查还发现,燃煤发电企业作为大气污染物的排放大户,在停限产企业清单之外,除了满足超低排放标准的要求,应急相应措施中对这些大户气也没有别的要求。比如中石洛阳分公司3号锅炉于12月28号启炉、洛阳万基发电有限公司6号机组于12月29日启炉,客观上造成30日启动一级响应后区域污染物总体排放量比平常多的情况。

  


  一处覆盖的工地和不远处的新楼盘。此次现场检查中,每到一家企业一处工地,均洒水降尘,凡是裸露的工地都有覆盖。

  洛阳市12月初启动决战30天大气污染防控

  凤凰网随环保部督查组现场检查的多家限停产企业表示,早在12月30日红色预警之前,已经采取限停产措施。多家限产企业应急预案中提到执行决战30天大气污染管控方案限产50%,多家企业负责人称难有再减产空间。洛阳市环保局一位官员也坦陈,决战30天方案已经加足了马力,导致应急期间难再有减排空间。环保部督查组则指出,应急是特殊时段特殊方案,理应较平时更严。

  《洛阳市决战30天大气污染管控方案》又是如何要求的?凤凰网主笔拿到的这份方案,开宗明义指出是为落实河南省大气污染防治攻坚战领导小组会议相关指示。

  方案采取了包括限产限排、扬尘管控、机动车管控等多项具体措施。错峰和限产限排措施中采取如下方案:火电企业执行超低排放;玻璃、铝工业(含碳素)、陶瓷工业在达标排放基础上,除已经停产的生产线和生产设施外,正在生产的生产线和生产设施,通过降低产能、负荷、能耗和原材料消耗等措施,日排放大气污染物比管控措施实施前的工况(非设计或满负荷能力)再削减50%;水泥工业、钢铁工业、铸造工业、刚玉工业、焊剂工业、陶粒工业、耐火材料(无工业窑炉的除外)、石灰窑、石材开采和加工、砖瓦工业、有色金属冶炼行业的工业窑炉和产生烟尘(粉尘)的生产工艺停产停工;炼焦工业实施闷炉保温,闷炉仍超标排放的熄炉停产;小散乱差企业和其他不稳定达标排放企业停工停产。

  扬尘管控措施坚持冬季不开工、管控不动土,所有工地六个做到百分百(施工现场100%围挡、现场路面100%硬化、散流体和裸地100%覆盖,车辆驶离100%冲洗、散流体运输车100%密封、洒水降尘100%落实)必须落实到位;禁止现场搅拌砂浆水泥搅拌站、沙场、采石场停工停业;城市区道路增加洒水保洁频次、实行定人、定车、定路段、定频次的保洁制度,城市区主干道、310国道城市段路面常湿;PM10日均浓度>150或PM2.5>75,城市区停止渣土清运。

  决战30天期间,洛阳市对渣土车、大型货车和过境车辆采取绕行市区管控措施;全市除集中供暖和居民家用燃煤外20蒸吨以下燃煤锅炉暂停使用;城市区散煤销售发自点和无证无照的散煤销售点全停取缔;全市禁止焚烧秸秆、落叶、垃圾和其他废弃物,禁止露天烧烤,加强垃圾落叶管理等。

  为了确保诸多措施落地,方案中还明确实行24小时值班制度,每个班次由一名县处级领导代班,实行领导分包、现场监管。对扬尘防治措施不落实和拒不执行停工停产措施的工地及有关责任人将提出追责。

  期间洛阳市环保系统委派五个督察组共20多人对全市落实预警管控情况进行督查检查,市直相关部门15个督查组50余人次加强行业巡查、各县(市、区)政府29个督查组130余人次进行督查。凤凰网从洛阳市环保局获悉,自12月5日以来,在督查中共发现问题1544个,立案查处258起,责任追究59人;其中,12月30日以来在督查中共发现问题314个,立案查处46起,责任追究32人。

  洛阳市公安局自12月5日以来,共查处各类交通违法3834例,查处违规燃放烟花爆竹10起,立案查处10起,追究违规燃放烟花爆竹行为10人,共处罚金2700元;其中,12月30日以来,查处各类交通违法3147例,查处违规燃放烟花爆竹2起,立案查处2起,追究违规燃放烟花爆竹行为2人,共处罚金400元。

  


  处于限产状态的的万基铝业一公司碳素厂

  企业减产不见减排 管控方案不能一刀切

  上述管控方案不可谓不严厉,环保系统自上而下各级官员不可谓不辛苦。已经连续多个节假日不休息,环保部华北督查中心调研员马官民一周前刚从河南督查回到北京,便再次来到河南。河南省环保厅和洛阳市环保局同样忙得团团转。仅此次督查,凤凰网一路随行四天的感触,工作节奏快、工作强度大,尤其1月1日当天,从早晨8:30工作到次日凌晨两点。多位地方环保局官员坦言,辛苦不怕,可实际见效甚微,年底考核还是不达标,令人困惑。

  另一方面督查组在检查中发现,由于洛阳市大多企业应急方案执行的是决战30天大气污染防控方案,客观上导致此轮应急期间实际并没有多少减排。多家企业应急预案显示限产50%,伊川县龙泉天松碳素有限公司是为数不多减产75%(红色预警应急期间在决战30天减产50%基础上再减产25%),多家企业负责人称出于生产工艺和设备安全运行考虑,已无再减产空间。

  督查组一行在新安县现场检查发现,洛阳万基铝业有限公司、洛阳万基碳素有限公司一分公司早在11月29日便向地方提出:因工艺原因该企业无法在削减15%的基础上再削减50%。因此造成政府文件中的限产措施停留在纸面,一直无法落地。

  12月4日,督查组在洛阳市环境监测中心调阅污染物排放数据,以豫港龙泉铝业监控数据月报表(1号排放口)数据为例,烟尘浓度:12月29日是12.2,12月30日是12.69;二氧化硫:12月29日117.33,12月30日135.03,红色预警启动后,污染物排放不降反升。但该企业称在12月3日后已经限产50%。

  


  洛阳市区一家企业贴出的停产通知,自2016年11月1日-2017年1月31日停产

  凤凰网主笔梳理检查中了解到一组限产限排企业情况:

  洛玻集团龙门玻璃有限公司,2016年10月8日第一次接到工信委通知限产10%,10月18日再限产15%,11月17日限产50%,天然气用量压减20%,持续至今,同时加大了脱硝药剂浓度。企业生产负责人郭卫东告诉凤凰网,企业目前处于艰难维持状态。环保部第八督查组现场调阅其在线监测数据及脱硝除尘等数据,发现该企业在12月30日启动的红色预警前后减排物并未有变化。

  位于新安县的龙新玻璃有限公司,2016年10月18日接到有关部门限产限排通知,限产15%,12月决战30天启动后限产提至50%,此轮重污染天气应急预案启动后再无限产空间。该企业负责生产的副总经理告诉凤凰网:“已经没法再减产了,帮我们呼吁下,企业生存太难了”,他透露,原材料成本涨了200%,这个月200工人的工资都没发。该企业12月19日、20日、21日还曾因排放污染物超标被处罚。

  洛阳万基铝业有限公司,2016年10月15日第一次减产30%,10月26号后减产50%,红色预警启动后没法再减。企业负责人坦言,如果再减25%,将无法运行。

  一家国有企业负责人私下告诉凤凰网,有关部门制定文件应该讲求科学,到企业了解了解情况,本来就是达标排放,又要求大幅减产,要么让企业死掉,可都是国家的企业。该企业处于亏损状态。

  从多家企业制定的应急预案来看,多是从生产角度考虑,认为限产了就能实现限排,还有加大脱销药剂浓度。一位环保系统人员告诉凤凰网,相关部门及企业制定限停产措施,应根据行业和生产工艺进一步细化标准,不能一刀切三级响应限多少、二级响应限多少、一级响应限多少,否则不但企业效益受损,还不一定达到减排目的。

  马官民反复强调,减产只是一种手段,最终目的是减排,地方相关部门和企业制定限产限排方案,不能简单一刀切,有的行业限产50%不等于减排50%,制定减限产方案要有科学性和实际操作性,还要防止因减排引发安全事故等。

  督查组还指出,限停产企业名单应及时调整,僵尸企业、停产半年及一年以上的企业要及时从应急预案中剔除,挤干水分。据了解,洛阳市提供的红色预警应急期间的限停产企业清单与决战30天大气污染防控方案的限停产企业清单无大的区别。

  


  邙山体育公园建设项目现场。周围是大片在建高楼

  治霾合力不足 压力集中在环保部门

  根据洛阳市人民政府办公室12月8日下发的《洛阳市重污染天气应急预案》,对企业下停限产指标的并非环保部门。应急预案明确提出,各成员单位按照“管行业必须管环保,管业务必须管环保,管生产必须管环保”的原则启动应急预案。

  在这份预案中,几个主要部门的职责是这样分配的:市环保局负责环境空气质量监测、发布、会商,向指挥部提出建议,对各单位和有关企业落实情况督查等;市发改委负责督促电力企业落实限产限排措施;市工信委负责督促非电力工业企业落实限产限排措施;市住建委负责建筑(含拆迁、市政)扬尘污染防治和减排;市城市监管局负责督促各县市区加大道路洒水保洁频次,禁止露天焚烧等;市交通运输局负责公路扬尘污染防治,督促道路运输车辆做好密闭和防尘等;市公安局负责实施车辆限行措施,查处道路运输扬尘污染行为,查处违反车辆限行规定的机动车等;市园林局负责城市绿化养护作业扬尘污染防治,监督施工单位执行停工停业强制性减排措施等……此外,还对其他多个部门提出要求。

  凤凰网主笔在督查期间,听到多位地方环保系统人员感叹,环保合力仍未形成,压力集中在环保部门,环保部门是治污的,并不是产生污染源的,环保部门对行业主管部门缺少实质约束和手段,一到污染天,公众不明白都骂环保部门,而督查发现的问题或者环境上出现问题,最后板子都打在环保人身上。此外,污染物排放的取证非常难,企业在几分钟内就可以通过一些措施实现达标排放,环保部督查人员曾为了取证半夜偷跟一辆大货车。洛阳市环保局一位工作人员凤凰网,不光是任务重的问题,环保还是一个非常专业的领域,要熟悉政策、法律、工艺、标准等,仅标准一项就有200多种,对基层环保系统工作人员来讲是不小的挑战。

  尽管洛阳市12月3日启动了决战30天大气污染管控方案,但就在环保部督查组抵达洛阳前一天,洛阳日报曝光了市政府冬季大气污染防治综合督查组督查中发现的7处典型环境违法违规问题,这些问题有施工工地违规进行土石方作业、黄土露天堆放未覆盖、散煤露天堆放、企业违规生产等,并未执行决战30天管控方案。

  通报中提到在周山北路道路两侧的多处水泥、沙子临时销售点,物料长期露天堆放,造成附近路面扬尘严重,且销售人员私搭乱建。但曝光中称经市环境保护委员会重复督办,未有改观。12月30日,凤凰网随督查组一行到现场检查,发现正在拆除打扫。

  曝光的还有老城区邙山体育公园建设项目,未按照《洛阳市决战30天大气污染管控方案》有关要求停工,施工现场搅拌砂浆,物料堆放无序,有大片黄土裸露,未进行有效覆盖,且施工现场道路未按规定进行硬化,也未采取洒水等有效防尘措施。12月30日督查组一行检查时,工地已停工,有洒水降尘,裸露部分也已覆盖。据了解,该工地是市园林局项目,一位负责人称该项目是2016年十大民生项目,原定年底交工。对此,督查组指出,该项目并非冬季老百姓生活迫切需要,在红色预警期间,政府部门理应带头执行应急方案。

  


  在一些经过县城的国道上能见到不少大货车。据了解,每天经过新安县的车辆有3万多辆,经过伊川县的车辆有6万多辆。

  环保倒逼产业升级 抓住就是机遇

  一方面是企业对限停产叫苦,另一方面在现场检查中,也发现存在过剩现象。洛阳市区大量新建和在建楼盘格外显眼。在洛阳市环保局提供的红色预警期间停产企业清单中,焊剂工业、石灰工业、水泥工业、金属冶炼、铸造行业、耐火材料、砖瓦工业等12个行业共有259家企业,其中耐火材料类企业和砖瓦工业占大头,分别为50家、89家。

  凤凰网随环保部督查还发现,各地财政收入和经济状况不同,对环保的理解以及经济转型进展也有不同。新安县、伊川县这样的富裕县,分别有万基集团和龙泉集团(原伊川电力集团)这样的大型企业支撑,新安县财政收入约19亿,2016年改制后的伊川电力集团给伊川县纳税2.52亿元。而作为国家级贫困县的汝阳市,引进的企业多是陶瓷等建材企业,主要靠洛玻集团一家下属企业支撑,企业效益并不理想。

  在汝阳县产业园现场检查的四家陶瓷企业,目前均处于停产状态,有的11月底就已停产。但四家陶瓷企业厂房内均有大量存货积压,一位企业主向凤凰网透露,市场行情不是很好。

  此外,在现场检查中,还发现一些企业解决就业能力低、纳税不高,但厂区占地面积非常大。

  环保与发展、企业生存与转型升级、民众就业与良好空气,是否就是一对矛盾体?早在2015年5月,环保部部长陈吉宁就曾指出,发展与环保并不是矛盾体,良好的环境不是发展的约束,发展与生态保护二者关系解决好,会成为推动发展的动力,要将生态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绿水青山带来金山银山实际是一次理念的变革,各地要树立正确发展观,转变发展思路。

  对此,伊川县委书记李新红深有体会,他告诉凤凰网,现在整个发展到了必须注重质量和效益为主、以五大发展理念为主、以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为主的阶段,原来那种靠数量的粗放型增长已经难以为继。在李新红看来,以环保手段倒闭,短期一些企业看似经历阵痛,但最终带来的是产业升级、财政增收、环境治理三赢的效果。

  伊川县在治理污染过程中,已经尝到了甜头。伊川县原有采砂企业近40家,私采滥挖严重,根据大气污染防治要求,目前已将伊河两侧大堤外20余家违规采砂企业全部关停;对河道内无证经营的9家全部拆除,6家存在问题的企业关停整改。通过对违规采砂企业的整治,一方面保护了河床,保护了耕地,恢复了伊河自然景观,另一方面,拆除、关闭违规采砂企业后,市场建筑石料供应紧张,需求量巨大,价格上涨。洛阳矿山机械厂看到商机,在伊川县鸦岭乡、半坡镇投资约5亿元分别建设一家新型绿色环保全封闭式建筑骨料企业,项目建成后,年产量可达近3000万吨,实现利税6000万元。

  磨料模具行业是伊川县传统产业,但过去普遍存在规模小、能耗高、污染重的突出问题,还导致从业人员罹患尘肺病。通过大气污染防治攻坚战,伊川县对金刚砂企业整治,在予以关闭的同时,与大企业和重点实验室等进行深度合作,规划建设了新材料产业园区,该项目建成投产后预计年营业额100亿元,利税10-15亿元,安排就业岗位1000余人。原来小散企业一年销售额仅20多个亿。

  “用环保倒逼产业升级,转变观念,抓住机遇,就会迅速完成产业升级,就能看到环保对经济起到促进作用,如果看不到这个机遇,就会认为是抑制了发展。转的越快、动手越早,对地方和企业越有利”,李新红告诉凤凰网。

  2017年的首个工作日,洛阳市环保局局长杨晓阳参加电视问政,他说此次最大的感触,是老百姓抱怨少了,出主意的多了。他告诉凤凰网,两次红色预警的启动,老百姓在感官上或许没感到多大变化,但最大改变在意识。对环保部启动的督查,河南省环保厅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凤凰网,最大意义在督政,层层传导压力,“过去出了问题都是环保部门扛,需要合力”。

  在新安县、伊川县检查路上及企业厂区,凤凰网主笔不时看到写有“立狠心打赢大气攻坚战”、“提高全员环境意识”的标语。

  1月4日,凤凰网主笔离开洛阳时,红色预警还在继续,大雾下能见度不足五百米,污染指数显示200多。列车经郑州、河北,污染指数持续增加。此轮长达一周多的跨年雾霾,环保人不辞辛劳在督查路上,公众在焦虑中发问:雾霾的成因究竟是什么,持续的治理感官上为何不见效,治理方案是否科学、是否执行到位……

  附:2016年12月30日-2017年1月3日期间环保部第八督查组现场检查企业(点位)名录

  洛阳市区

  邙山体育公园建设工地、洛阳矿宝机械制造有限公司、洛阳富钦耐材有限公司、周山北路物料堆场、洛阳利尔耐火材料有限公司、开元沙场、开元壹号建设工地、中钢耐火材料有限公司、泽川高温陶瓷有限公司、洛阳洛北重工机械有限公司、洛阳冠亚耐磨材料有限公司、洛阳市铁鑫机械制造有限公司、洛阳各合清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洛阳明超矿山机械铸造件有限公司、洛阳辰汉农业装备科技有限公司、西园国际工地、北航科技园工地、龙鳞路联盟路道路施工工地、洛阳钼业有限公司、金泽铸造有限公司、双瑞达特铜有限公司、洛阳市洛南焊剂厂、洛阳市迈乐耐火材料有限公司、洛阳古城机械有限公司、洛机铸造有限公司

  新安县

  中联万基水泥有限公司、万基电厂、新安县新兴建材厂、铁门镇方山耐火材料有限公司、神五焊接材料有限公司、蓝翔宾馆锅炉、润华君悦宾馆锅炉、洛阳万基碳素有限公司一分公司、洛阳万基铝业有限公司、洛阳龙新玻璃有限公司、港弘瓷业有限公司

  汝阳市

  洛阳国邦陶瓷有限公司、汝阳名原陶瓷有限公司、汝阳强盛陶瓷有限公司、汝阳中州陶瓷有限公司、洛玻集团龙昊玻璃有限公司、汝阳龙泽焦化有限公司、洛阳麦德陶粒有限公司、杜康就业有限公司

  伊川县

  龙泉天松碳素有限公司、河南豫港龙泉铝业有限公司、伊川豫港龙泉铝业有限公司、龙泉金亨电力公司、龙泉坑口发电公司、伊川金顺水泥有限公司、锐兴铸造业有限公司、齐瑞铸钢有限公司

  孟津县

  洛阳大洋耐火材料有限公司、孟津县胜华金属机械有限公司、洛阳智明铸造有限公司、孟津麻屯精密铸造冶炼厂、麻屯冷激铸造厂、洛阳万凯耐火材料有限公司、洛阳鸿吉耐火材料有限公司、洛阳托普耐火材料有限公司、洛阳全通窑业有限公司、洛阳榕拓焦化有限公司、洛阳洛钢集团钢铁有限公司、孟津县会盟永盛新型建材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