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高途2021年Q2财报会:发力成人与素质教育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1-09-23 14:30:59

高途2021年Q2财报会:发力成人与素质教育


 9月22日,高途(NYSE:GOTU)发布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第二季度财报。2021年Q2,高途实现收入22.32亿元,同比增长35.3%;净亏损9.18亿元,去年同期净利润为1860万元。

分业务来看,高途在线K12课程收入为20.91亿元,同比增长51%,占总收入的93.68%;K12业务以外的部分,如语培、成人教育等,共收入1.41亿元,同比下降46.9%,占总收入的6.74%。

高途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陈向东在随后的财报会上表示,“双减”之后,高途将重点发展成人教育和素质教育,并探索职业教育和智能数字产品领域。“我们坚信中国的教育市场将继续增长,也坚信目前的教育公司将在其中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

高途CFO沈楠表示,高途持有近55亿元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资金、短期投资及长期投资,仍然有足够的现金支撑高途继续开发和探索新业务。

Q2财报发布后,高途当天股价大涨。截至收盘时间,涨幅超26%,报收3.1美元/股。

持有近55亿元资金支撑业务转型

Q2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高途的递延收入余额为19.76亿元,递延收入主要包括预收的学费。此外,高途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资金、短期投资及长期投资总计54.87亿元。

沈楠表示,尽管高途需要支出因政策变动而产生的租赁协议违约金与员工的遣散费,近55亿元的资金仍然为高途留下足够的现金继续开发和探索新业务,并在未来支持业务发展。

陈向东进一步透露高途的转型计划。他表示,在成人教育领域,高途将继续扩大对包括金融证书与公职类考试在内的现有教育板块的投资,同时探索更多成人教育组合,如考研与留学准备等。“我们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多元化的、包含多个细分领域的成人教育矩阵。”

在“双减”以前,高途已逐步增加对成人教育的布局。去年10月,高途进一步梳理业务线,整合成三大品牌,分别为K12业务的高途课堂,成人业务的跟谁学,以及启蒙业务的小早启蒙。

今年4月,高途正式由“跟谁学”更名,成人业务品牌则更名为高途学院(后又改名为“高途在线”)。高途2020年审计版财务报告显示,旗下成人业务2020年收入为8.87亿元,同比增长117.3%;正价课付费人次为44.2万,同比增长93.0%,已成为高途第二增长点。5月,高途学院推出“同心圆”考研教学产品生态体系,进一步拓展考研赛道。

陈向东曾提到,跟谁学成人业务线的团队搭建已经基本完成了,相信在2021年的下半年会有一个相对的高速增长。

目前,高途在线课程品类覆盖语言培训、大学生考试、财经、公考、教资、留学、管理、医疗等多类型职业教育业务。沈楠在财报中提及,2021年第二季度,成人教育板块的公职类考试保持了较高水平,金融证书类别的付费用户同比增长了4倍。

除了对成人教育的布局,陈向东在财报会上提到,高途还将加大对STEAM教育板块的投资。在今年7月份,高途编程课程从试课到正价的转化率已经超过30%。

在职业教育和智能数字产品领域的探索,陈向东表示,公司对此进行了思考,根据公司长远的发展以及定位,相信高途在这方面能有所作为。

“我们计划把在K12领域积累的认知和经验复制到STEAM教育、成人教育和职业教育中,期冀高途能很快回到2019年时的盈利增长轨迹。“陈向东表示。

停止投放信息流广告,销售费用占比下降

由于K12课程付费人次不断增长,高途2021年Q2收入22.32亿元,为历史的最高记录。Q2财报显示,K12课程付费人次达到156.3万人,同比增长4.5%;K12业务以外的包括语培、成人教育等业务的付费人次为6.8万人,较去年同期的7.1万人下降4.2%。

高途CFO沈楠在电话会议上介绍,本季度99元以上的课程付费人次也达到了最高纪录,共163万人,同比增加4.1%。报告期内,高途第二季度每个班级的平均班容量为1700人。由于提供了小班授课的短期课程,相比第一季度的2300人略有下降。

收入成本方面,由去年同期的3.6亿元增长100.8%至7.24亿元;毛利率则由去年的78.1%下降至67.6%。沈楠表示,收入成本上涨主要因为教师和导师的薪酬、学习材料、租金费用以及工资和其他费用的增加,毛利率下降主要因为增加了教师数量以提高服务水平与学生的个性化体验,以及增加对这些员工的薪酬。

2021年Q2,高途的营业费用从去年同期的14.5亿元增长至23.63亿元。因用于扩大用户群、提高品牌知名度的营销费用,以及销售员工的薪酬增加,销售费用从去年同期的12.05亿元增长至16.41亿元。

具体到不同销售支出,流量获取费用约9亿元,相比第一季度的13.7亿元有所下降,品牌活动费用约9510万元,剩余费用包括人工、服务器等。

今年5月中旬,由于投放回报率较低,并考虑到广告合规问题,高途宣布全面停止对信息流广告的投放。沈楠表示,自停止投放后,高途的销售费用占收入比同比下降至74%,回落至一年前的原始水平。

同时因课程数量增加,以及研发人员的薪酬支出增加,研发费用较去年同期增长204.9%至4.27亿元。一般及行政开支由去年同期的1.06亿元增长至2.42亿元。

报告期内,由于增加了提高市场份额和品牌知名度而支付的营销费用,以及员工薪酬,高途的经营性现金流出额为3.19亿元。用于资本支出的现金为1.07亿元。

今年7、8月份已完成员工重组

近期,针对校外培训机构的监管政策密集出台,高途为合规作出不少调整。陈向东表示,高途在行业内率先全面关停面向3~6岁儿童线上培训,停止信息流广告的投放,并调整业务聚焦方向。

就“双减”政策带来的合规问题,沈楠介绍,目前,高途已完成对学科类培训时间、培训内容的调整,并与银行合作对预付学费进行监管。但在学费收费标准以及“营改非”方面,高途仍在与监管机构进行沟通,一旦获得指示,将遵守所有法律法规进行调整。

“双减”之后,高途的重点将从学科辅导转向其他领域,面临人员优化问题。7月30日,陈向东曾发内部信表示,裁员是不得不做的艰难决策,为保证账上现金“活下去”,必须进行裁员与变革。

财报会上,沈楠表示,“双减”政策发布后,高途已在最短的时间里做出了反应,员工重组已在7、8月份完成。高途关闭了北京以外的一些运营中心,并对一些裁员员工支付了遣散费。重组完成后,高途依然保留足够的辅导老师为四个学期的学生提供学习服务。目前,辅导老师的数量与公司的规模相匹配。接下来,高途也将根据公司未来发展的需要调整公司员工规模。

陈向东在财报与电话会议上均提到,2021年是高途的第三次创业。2014年,高途正式成立,完成了第一次创业;2016年,高途开展在线直播大班课方向的探索,开始了第二次创业,并在随后几年里成为这一商业模式的代表。第三次创业,正值“双减”之下的教育大变革时期,高途是否还能如其slogan一样“向上有高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