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庭院如同宫殿,鼓动村民围堵镇政府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0-10-08 16:00:00

庭院如同宫殿,鼓动村民围堵镇政府


——雕梁画栋的凉亭,十多米深的人工湖,供私人饮食的蔬菜大棚,原本是数十亩的林地,被改造成了一片私家园林。

——如同宫殿般的院子里,各项娱乐设施应有尽有,车库里停了20多辆豪车,金条珠宝,名烟名酒,奢侈品随处可见,数百万现金一袋一袋随意摆放在家中。

——办公室内的茶罐,里面装的竟然不是茶,而是一沓一沓的钞票。一罐五万。

——壁垒森严,里面各个角落都有监控探头覆盖,二层的会议室,是几个团伙主要成员密谋的场所。

这是一个村支书的家。

庭院如同宫殿,鼓动村民围堵镇政府…北京村支书“黑老大”被判无期


庭院如同宫殿,鼓动村民围堵镇政府…北京村支书“黑老大”被判无期


2018年8月25日深夜,当警方来到前述一号抓捕目标:辛庄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石凤刚的住所时,这个在北京占地一万多平米的私人院落奢华程度刷新了所有参战人员的认知。

经清点,除去车辆和奢侈品外,侦查员现场收缴现金720余万元,金条31公斤!

身为村党支部书记兼村主任的致富带头人,是如何一步步成为一名“黑老大”的?

一切要从20年前的一个小卖部谈起。

“被挖掉的这块山当年至少值一千万”

北京市丰台区长辛店镇辛庄村位于西五环外园博园西南角,林木茂密,属于丘陵地带。距市中心20公里,下辖3个行政村,约2700户村民,村域面积7.1平方公里。

庭院如同宫殿,鼓动村民围堵镇政府…北京村支书“黑老大”被判无期


石凤刚,1961年4月出生,土生土长的辛庄村人。20多年前,辛庄村的村民大都以务农为生,人年均收入不足千元。当时的石凤刚靠倒卖废钢材为生,在村里开了一个小卖部,聚集了一帮闲散人员,在村里成了无人敢惹的对象。

庭院如同宫殿,鼓动村民围堵镇政府…北京村支书“黑老大”被判无期


2010年,石凤刚当上了村里的综治办主任,主管联防队,这一任命,让石凤刚抓住了机会,也成了他染指基层政权的开端。

当时村子里的土方工程都由石凤刚来负责,他打起了村里一块小山的主意,没过多久就把它夷为平地。据村民说,被挖掉的这块山当年至少值一千万。

庭院如同宫殿,鼓动村民围堵镇政府…北京村支书“黑老大”被判无期


利用手中的职权中饱私囊,石凤刚的钱袋子很快鼓了起来。综治办主任不是什么官,就能挣这么多钱,要是能当上村主任,机会不就更多了吗?年过50的石凤刚开始对权力充满渴望。

随后两年,他通过各种手段疏通关系,拉拢村民,操控选举,最终如愿当上了辛庄村的村委会主任。

虽然是村委会主任,但石凤刚不是党员,于是他开始金钱开道,伪造各种材料,成功混入党组织,取得了共产党员身份。

庭院如同宫殿,鼓动村民围堵镇政府…北京村支书“黑老大”被判无期


打招呼、拉选票,利用这些伎俩,石凤刚成了村里的党务、政务,村内集体企业的负责人。

2013年,石凤刚成功当上了辛庄村党支部书记。

庭院如同宫殿,鼓动村民围堵镇政府…北京村支书“黑老大”被判无期


石凤刚利用手中的权力,开始大肆在村委会中安插自己的亲信。

石阳,石凤刚的儿子,大学刚一毕业就成为辛庄村党总支委员;于万,综治办主任、村委会委员;于冠珍,党总支副书记;王永胜,村委会副主任;冯超,防火队队长、村委会委员;张磊、张亮,联防队队长;曹哲,村委会工作人员;罗守俊为出纳。这些人都是石凤刚陆续安插进来的。

庭院如同宫殿,鼓动村民围堵镇政府…北京村支书“黑老大”被判无期


控制了辛庄村的基层组织政权后,辛庄村两委的重要岗位,均是唯石凤刚马首是瞻、言听计从的亲信,石凤刚也变成了村里的“土皇帝”,全面把持了村里的党务政务,开始了他为所欲为的疯狂敛财计划。

石凤刚担任支部书记和村主任之后,他和其团队的个人财富与日俱增。

可普通村民的生活却没有实质性改善,为了掩人耳目,他们做足了表面文章。

发点柴米油盐,组织大家旅游观光,表面上看,村民的福利待遇普遍提升,石凤刚这个书记兼主任有模有样。